【山居手札】惊险坠崖记

作者:张卉中
  人气: 4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别看我把车开来开去,其实既没方向感,对机器的操作又极其笨拙。曾在南投山中住过三年,周间每天送儿子和他的表弟下山上学。一段时间后,说不清什么缘故,一个早上竟让车掉下悬崖两次,发生在一个大转弯处。

第一次,在大转弯处掉下约两层楼深的一个小平台上,赶紧熄火下车,和两个小朋友爬上路边。当回头往下瞧时,大吃一惊,车子已四轮朝天了,至今还不明原因。路边的人家召来八名大汉,帮我把那辆很重的四轮传动休旅车抬回路上。小姑接手将孩子送下山,另一位姑丈陪我开车回家,车子没什么大问题,后视镜损坏。等小姑回来,开两辆车一起前往修车厂检修。

当途中再度经过大转弯时,不料竟让车飞下万丈深渊,直奔谷底。幸好脑袋空空,没踩刹车,旁坐的姑丈也没作声,只是用单手帮忙把住方向盘。途中压倒两棵茶树,很像当年游南非国家公园,坐向导的车追逐野生动物一般,倒像是旅游活动。车子飞速往下冲,最后卡在浅水的谷底,撞上前面一个巨石,感到额头和膝盖有点痛。赶紧熄火下车往上爬,这倒不难,如同农闲时经常独自翻山越岭般。全程傻乎乎的都不知害怕。

从谷底往上看,彷如天际遥远的路边站满了人,他们被一路上发出的巨大声响吸引,想探个究竟。只见又是这辆车在闯祸。当看到人好好的住上爬,众人渐散,忙农事去了。后来才知道,想载我们从修车厂回家的小姑,一路开车在前面,哪知嫂子的车途中竟然失去踪影,于是往回找,却发现这惊人的一幕,吓得手脚发软,心想这回完了,没命了。

第一次帮我把车抬回路边的壮汉说,早知你要把车开到谷底,我们何必费那个劲,直接推下去就好了。小姑对我全然失去信心,开禁车令一个月,她亲自送孩子上学。也没有人跟孩子提这件事,怕太惊吓,只说车子送厂维修。打电话跟在台北的外子报告此事,他说,你的车是不是要装履带?

当禁车令期满,我又开始开车下山。第一次经过大转弯处时,心里毛毛的,尝到了所谓的后怕,只能硬着头皮慢慢往前开。经过一次次的克服怕心,最后就顺了,又能在山中悠游了,体验到一种天地重启的自在。@*

点阅【山居手札】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从小就傻呼呼的,东西南北老是搞不清楚,对很多事情都超乎寻常地没概念,闹了不少笑话。半个世纪过去了,好像也没长进多少。
  • 该糟!跟错车了。这趟惊奇的千里长征,既铺陈了别开生面的驾驶训练,同时谱写了令人笑到泪崩的乌龙篇章。
  • (Pixabay)
    今生这样的魔鬼训练,既不是为了安排我成为田径选手,也说不出其它什么理由,只能解释为,在生命的长河中,可能折磨过它,欠下了业债所致吧。
  •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