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毒害人类灵魂的共产主义理论(上)

--由马、恩两《言》的荒谬理论所感

共产主义危害人类除造成战争、饥荒、屠杀、暴政造成了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之外,还造成大面积的家庭解体、社会混乱、道德崩溃和整个人类文明的沉沦。(AFP)

人气: 21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2日讯】

引言

近一个半世纪以来,共产主义对于人类的毒害而造成的灾难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它们近乎控制了整个人类。可是被共产主义理论毒害了的千千万万信徒们,包括被信徒们搬上神坛一代代的共产党领袖们,在他们被毒害之前、以至于被毒害之后,并不一定知道他们已经中毒和怎样中毒的,也认识不到自己所犯下的滔天恶行……。偶然间在《炎黄春秋》看到一篇《对〈共产党宣言〉的补充和修正——读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有感》的文章,使我提笔写下此文。

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最为经典的两篇巨著,即所谓两《言》:一是指1848年马、恩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二是指1859年马克思为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写的《序言》。两篇文章用“混乱的逻辑”和对共产主义“相悖的定义”,着实写出了共产主义的本质特征和邪灵毁灭人类的途径同时包含了“暴力共产主义和非暴力的共产主义。” [1]

本文尝试从两个层面来看共产主义理论的魔鬼本质,再以两《言》关于共产主义理论最经典的表述,来看魔鬼是怎样给人类注射最致命的这一剂毒药。

魔鬼的教义

《宣言》赤裸裸的暴露了共产邪灵要把全世界的共产党人变成毁灭人类的“先锋队”,致使共产党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无论是从规模、激进和恐怖程度、特别是对人类灵魂的毒害深度,在人类的历史和文化中都无法找到类比和参照来描述。恐怕人类也找不到语言和文字可以足够形容共产主义的“共产党”对人类、以及人类居住的这个星球所造成的,无法修复的毁灭和破坏。

在共产主义的理论家们看来,《序言》似乎是《宣言》更近一步的理论补充,可是它们运用的是相悖的理论表述,也就是说,在理论上是不可能成立的。奇怪的是这并没有引起和导致御用文人们对其理论的批判和否定。即使马克思、恩格斯在世时,自己对于这种共产主义理论相悖的定义也没有过任何明确的说明和解释。可是后来的共产主义者仍然把这相悖,逻辑错乱的理论摆在神坛上无条件的膜拜。从表面上来看,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序言》是对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目的进行掩盖、修饰和美化。

两篇文章相距十一年,写作的背景有所不同,写作的目的似乎相差很大,而且文字的风格、气度各异。但它们对虚假的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仇恨世界和人类的本性,以及对所谓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欺骗和煽动是一脉相承的。如果对这被共产主义理论家们吹嘘的两篇“雄文”,细细研读一下可以看出:两篇文章除了对读者最强烈的毒害外,其余都是以尽其所能的,哪怕理论是相悖的,也要用尽所有可能的“谎言”和“欺骗”,一来宣扬仇恨、鼓动暴力;二来通过渗透和蚕食、非暴力的共产主义来毁灭人类。

其实《炎黄春秋》中《对〈共产党宣言〉的补充和修正》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对共产主义基本理论的理解产生了疑问,如果再搜索一下会发现、只有大量的关于两《言》进行更加混乱、荒唐和更加错误的竞相“理解深刻意义”、“修改和补充”似的论文比比皆是。可以肯定,在共产主义邪灵的控制下,一是不让有负面影响的论文发表;二是论文被用来充数的。对于这种疑问来说,实质上再高的马列主义理论家都无法回答,只是他们有发表他们研究结果的权柄,可以给出权威的、似是而非的、却一定是错误的答案。原因就在于:共产主义的理论根本就不是人间的理论,而是魔鬼的教义。

“它不是人间的理论、学说、主义或者失败了的尝试。” [2]只要一旦你在血红的党旗下宣誓过,无论你是否可以读懂共产主义理论,也无论你是在东方或西方,你都会按照魔鬼的意志行事。

二、从两个层面来看共产主义理论的魔鬼本质

第一个层面:人类对“理论”的认识

从人类关于“理论”的认识层面来看,我们即使排除其理论的所谓学术用语,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仍然是生僻、漏洞百出、逻辑纷乱。可以说一般人不容易读懂和理解,可读性不强。很多共产主义信徒,包括其御用理论家,通过反复多次研读也不一定弄得懂,问题依然不断。

当共产主义信徒们要干什么事,做什么大的决定就会从当中去找根据。可是在需要让你懂的部分会让你得到你所需要的,它可以指导你去在你所能理解的层面去干该干的违背人性本有良心的事。也就是说,当信徒们还有人性和一点恻隐之心,或干坏事之前需要理由、根据和勇气时,他们会要求其理论家们从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中找出条文来说服信徒。如果找不到直接的依据,被封为领袖的人物就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发展、创造”。只要是朝着其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或当共产政权遇到生存、发展危机时什么决定都是符合共产主义“原理”的。因为共产主义的邪恶本性是从来没有,也不会讲任何规则和道理。即使作为人起初的愿望并不一定是坏的,也许是为人民的,可是这个理论一定会使结果按照魔鬼的目标,让你在你所在的“位置”朝地狱迈进。

共产主义理论会搜集一切人类社会思潮、理论中最邪恶和最肮脏的内容,因为其本身就是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只要是最邪恶,哪怕与其初创的所谓理论相悖也不在乎。各地的共产主义领袖们也都会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提取出他们应该取出的部分,从而在各国以共产主义的名义实施魔鬼统治。 这就是会有列宁主义针对俄国和东欧国家的共产政权;毛泽东思想会否定其所有中共前期领导从布尔什维克那里照搬来的思想而专门针对中国;主体思想会针对北朝鲜……等等。

他们都在共产主义的大旗下实行着毁灭人类的计划。起初它们相互之间除了短暂的合作外,一定是交恶,也会大打出手,因为共产主义在毁灭人类的时候,一定要自我毁灭掉。

所有的共产党员之间的关系,除了刚刚加入组织或被共产邪灵附体之初,相互会有一种亲近的感觉和情感外,很快就会被魔鬼的“党性”取代。这种“党性”只是“魔性”的代名词,毫无疑问,这种“魔性”是要驱使那些共产党人变成具有人类外形但按共产邪灵意志行事的魔鬼。

从共产体制解脱出来、并且退出了共产组织的原共产党员一定会有亲身的体会:共产党的各级领导、共产党员之间的交流,特别是在党的会议上,除了党文化的“党话”、“套话”等相互欺骗的各种“豪言壮语”、“自我检查检讨”、“新的体会认识”和“谦虚的建议”外,剩下的就是相互揣摩、猜忌、妒忌、加上算计。应用批评和自我批评进行相互明争暗斗,人间最阴险、狡诈、恶毒的人人为近敌的绞杀就发生在共产党内部。这就是暴力的共产主义,也就是被共产政权统治的国家和民族,各自都将神给人创造的世界与栖身之地毁掉后,只能与魔鬼同住。

第二个层面:共产主义的全盘计划

以共产主义的全盘计划方面来看,共产主义理论是怎样毒害人类灵魂的?从1848年马恩发表《共产党宣言》,到1859年马克思为《政治经济学批判》所写的《序言》仅仅相隔十一年。可是这两篇都使马克思感到十分满意、被称为共产主义雄文的经典之作,其理论却是“相悖”的。对此几乎所有共产主义理论家们,虽然使尽解数去解释,却毫无否定或认为其理论会有错误之意。人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因为共产主义理论的本身并不是我们理解的和学术意义上的理论。前面说了它就是魔鬼的教义。作为人,即使你再聪明、有再高的学术造诣也是无法读懂和通过逻辑推理能理解的。这并不是说其理论如何高深,而是因为它有意纷乱逻辑、使人类的正常思维轨迹发生错乱,以至于不容易发现其教义的邪恶性;还加上它太过邪恶和狡诈。

其实《序言》是写给其他富裕地区的国家和民族的。邪灵利用人的善良、同情和恻隐之心,在物质十分丰富(现在有些地区似乎已经属于物质过剩)的国家和地区,搞共产主义那一套的绝对平均(所谓的高税收、高福利),毁灭家庭(女权主义、同性恋等)、消灭国家(全球一体化、共同体)、共产共妻(性开放);借用“民主”的名义,“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3],实质性的实践著共产主义的魔鬼教义。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有史以来第一次揭开了共产主义魔鬼的真实面貌和阴谋手段:“魔鬼惯用相互对立的表现形式迷惑世人:或为强制极权,或鼓吹民主;或为计划经济,或为市场经济;或是全面的言论管制,或是极端的言论自由;在一些国家反对同性恋,在另外一些国家推动同性恋合法化;有时大肆破坏环境,有时鼓噪环境保护,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张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变。它可以表现为一种政治经济制度,也可以表现为艺术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现为纯粹的理想主义,也可以表现为冷血的阴谋权术。共产极权国家只是魔鬼的一种表现形态,绝非其唯一的表现形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说的一部分,绝非其邪说的全部。” [4]

那么,共产主义的表现形式和运行手段同样也包括:“暴力共产主义和非暴力的共产主义。渗透和蚕食是非暴力共产主义的主要手段”。这也是人类,特别是西方社会很难识破、防不胜防备受魔鬼欺骗的招数,共产主义邪灵“是在貌似对立的东西方两大阵营里同时布局。当魔鬼轰轰烈烈侵略东方的时候,同时也改头换面潜入了西方。……冷战过程中,苏联和中国的大屠杀、集中营、大饥荒和大清洗,使一些西方人庆幸自己仍然拥有优裕的生活和自由的环境。某些社会主义者从人道主义出发,甚至公开谴责苏联的暴行,更让很多人放松了警惕。这些流派或运动,或来源于共产主义,或被共产主义所利用,来实现其邪恶目的。”[5]

当然共产主义的魔鬼教义无疑就包含了相互对立的表现形式,也即两《言》中对共产主义理论完全对立和相悖的表述。实际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国家,现在共产主义魔鬼已经控制了我们的世界。人类的灵魂已经被魔鬼的教义所毒化,人类本身正处于被魔鬼吞噬的毁灭之中,这一切绝非危言耸听。

(未完待续)

[1]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gb/18/5/19/n10410036.htm

[2]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1/21/n9876205.htm

[3]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http://bbs.tianya.cn/post-no01-414376-1.shtml

[4]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gb/18/5/19/n10410036.htm

[5]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http://www.epochtimes.com/gb/18/5/19/n10410036.htm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12 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