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福特一一兑现竞选承诺

安省施政报告 强调尊重纳税人

7月12日,发表施政报告之前,安省省长福特与夫人在省议会大楼门口迎接省督。(周月谛/大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周月谛多伦多报导)安省保守党政府周四宣读第一份施政报告,强调以人为本,尊重纳税人,恢复政府信誉及创造就业。

保守党以尊重纳税人的理念赢得了多数党政府,自由党则因丑闻缠身,只获得7个席位。

正如安省省督杜丝苇(Elizabeth Dowdeswell)在议会宣读施政报告时所说,民主的特点,就是你“代表选民暂时占据这些席位”。

7月12日,省督杜丝苇(Elizabeth Dowdeswell)在多伦多检阅仪仗队。(周月谛/大纪元)

福特政府强调政民互信。施政报告称:“您不应该为了让政府活得更轻松,被强迫付更多的钱,被强迫更努力工作”。“相反,您的政府应该更加努力,更精明,更有效地工作,为您提供更好的生活”。

信任纳税人

福特政府称,只有你最珍惜你口袋里的钱,所以政府要采取行动“减低汽油价,降低电费,为父母、小生意及上班的穷人提供有意义的、必要的税收减免”。

新政府取消了碳税,该税被认为直接推高汽油价,使众多与能源有关的商品成本升高。

不过,联邦自由党正在全国推行碳税。施政报告称,这种惩罚性的碳税安省人付不起,“您的政府将利用其掌握的所有工具,反击在安省施加此税”。

降低电费的一项行动是要换安省电力公司(Hydro One)的董事会及首席执行官,本被认为有难度,还可能要付出代价,但结果是,这董事会已宣布自愿辞职,首席执行官退休,那巨额的终止合约赔偿金也不要了。

多伦多时政评论员冯志强对《大纪元》表示,电力公司的现状是“不得人心的自由党政府的产物”。有人传说,这些人是希望免于被调查,“他们知道活不下去了,因为政府换了”。

重塑可靠政府

自由党政府之前的多项开支,与政府授权的独立监督机构的审计结果差别很大。福特的承诺之一,是对前政府的所有支出做“详尽、逐行”的审计。

施政报告称,安省财政状况动摇了省民对政府的信任,“您的政府打算从根本上解决这问题”。首先要做的是调查政府的财务运作,“会计技巧和诡计的时代必须结束”。

还将包括对所有政府支出进行彻底的逐行审计,以找到并消除重复和浪费。政府将迅速采取行动,恢复公众对省电力系统的信心。

施政报告称,最终的目标,是以负责任、务实的方式,“恢复安省的平衡预算”。

优先的利民措施

省府强调有长期稳定资金支持的保健系统,包括未来5年增加15,000个长期护理床位;对精神健康和成瘾问题投入38亿加元。

保守党废除了很多家长反感的性教育大纲。政府称,将尊重父母意见,按咨询结果制定一个适合孩子年龄的性教育大纲。

省议员彭锦威(Billy Pang)告诉大纪元,他代表的大部分选民支持这决定。他曾做过的调查显示,超过80%的人反对上届政府的性教育大纲。

省议员甘乐庭(Logan Kanapathi)说,许多亚裔和南亚裔选民关心性教育课程。咨询程序启动后,他将咨询选区内的家长、老师、中小学生、社区代表、文化团体、信仰团体的意见。

政府的优先政策,还包括支持城市发展公共交通;支持城市打击毒品、枪械及团伙暴力犯罪。

安省保守党首份施政报告称,省府最终目标是以负责任、务实的方式,“恢复安省的平衡预算”。图为安省省督杜丝苇。(加通社)

新政府重塑保守理念 面临挑战

(大纪元记者周行报导)福特政府已宣读了施政纲领,目标都不易达到。不过多伦多市政评论员冯志强认为,最大的挑战是媒体。

“最重要的,是媒体可能对他不友好。” 冯志强说,“自由派的大本营就是媒体。”

他说,比如取消碳税后,碳税收入支持的那部分学校维修资金自然就没有了,媒体却拿这大做文章。其实,省政府也说了,可能会对具体维修项目另给资助。“媒体是社会公器,媒体的价值取向确实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联邦政府在全国推行碳税也是一个重大挑战。冯志强说,安省如果对联邦的政策不满,可以使用不合作的对策。联邦政府能做的,就是以削减相关的财政补助来威胁。

不过,冯志强说:“政治从来都是讲妥协的,不会像一般老百姓想像的那么坚决。”

他提到卑诗省和亚伯塔省的输油管之争,联邦政府介入,强力支持环保人士极力反对的输油管项目,是因为这项目与经济和民生关系大。现在安省选民认为,碳税对当地经济民生影响很大,所以要取消。

冯志强认为,这次省选是自由主义和保守理念长期博弈的一个分水岭,这体现了一个世界潮流:“民众开始意识到,不能在自由主义的路上走得太远”,也体现了华人的说法:“物极必反”。

他说,新政府反映出保守理念,比如重视政府可靠性,谨慎理财,尊重纳税人,尊重传统。性教育大纲与经济没关系,但却反映出传统和前卫的自由主义理念之间的博弈,也是挑战挺大的。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