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主权移交21年 彭定康出席人权会议

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组织在英国国会举办研讨活动,众多关心香港民主法 治的政要和民运人士参加。(新唐人电视台)

人气: 1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讯)7月3日,在香港主权移交21周年之际,“末代港督”彭定康出席了“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组织在英国国会举办的研讨活动。他在演说中指出,香港的自治和法治,都正在受到侵蚀,同时他还特别指责中共近来以《安全条例》来打压民主人士的行径。

彭定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香港人权状况十分悲观。(新唐人电视台)

当天活动由英国国会(下议院)议员凯瑟琳.威斯特(Catherine West)主持,“香港监察”组织主席罗杰斯(Benedict Rogers)也做了简短演讲,与会的还有前中英联合联络小组英方首席代表戴维斯(Hugh Davies)、台湾太阳花运动领导人之一的林飞帆先生、反活体摘除器官组织(Bristol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创办人詹姆士女士等众多关心香港民主法治的政要和民运人士。

活动一开始,彭定康爵士做出了一个简短的演讲,他首先对“香港监察”的重要性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香港监察’是香港及其700万左右市民的福祉,也是英国持续关注(香港)的一种表现。我很高兴能让很多议员参与其中。”

彭定康爵士认为,“香港监察”确保英国政府和议会能时刻与香港保持密切的联系,从而让国际社会能够密切关注香港在中共统治下所面临的种种问题。

同时他还赞扬香港人在历史上所展现出的勇气和伟大作为:“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生活中都无法展现出这种勇气,而且不是由外部因素所操纵的。”他表示半数以上的香港人,都是在中国被中共统治后逃难而来的难民,在极少资源的情况下将香港打造成如此繁荣的都市。

彭定康爵士认为当时英国移交给中共的香港,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社区,并在很大程度上具有社会政治的稳定性”,但中共则一直不这样认为,总是觉得英国离开时是“带着很多‘战利品’离开”的。

彭定康爵士认为英国目前所能做的,只能是督促中共政府按照当初签订的《中英联合声明》的内容来执行,“鉴于这是一项国际条约,并且是被联合国认可,因此这非同寻常,但奇怪的是,总有人会说香港发生的事情与英国人无关、与国际社会无关。”

去年10月份,英国保守党人、曾公开评论香港人权问题的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被香港当局拒绝入境并遭到遣返, 彭定康爵士打趣说,这是因为罗杰斯是个“危险”人物,携带有能攻击中共合法性、信誉度的热能导弹。

他谴责道:“这是可耻的,而且到现在都没一个基于《基本法》的合理解释。我认为我们应该得到就此事的答案。”

在会后接受采访时,彭定康爵士特别言及近些年来,香港政府以《公安条例》来打压民主运动的行径,不久前香港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正是被香港最高法院依照该条例,判定“暴动罪”成立,被处以6年徒刑。

彭定康爵士言道:“我认为被殖民政府废除的《公安条例》的恢复不是一件好事,《公安条例》的设定一开始是为了应对(中共)文化大革命动乱期间在香港发生的左派暴乱,现在却用于针对镇压民主运动。”

他表示,《公安条例》中对于“非法集会”以及“破坏社会治安”的定义不明确,容易被滥用。其任内曾废除相关违反人权的内容,但1997年之后被恢复,并用以针对民主维权运动。

前中英联合联络小组英方首席代表戴维斯(Hugh Davies)在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英国国会议员,都想要给予那些为了香港更大程度开放和民主自由奋斗的人们以支持。”英国国会议员威斯特议员也言道:“支持香港年轻的维权人士和政治家追求自由。真正的自由意味着不怕参与政治,服务国家和社会。”

这次会议还有许多来自香港的学生参加,李宗泽就是其中一人,他表示目前香港年轻人对未来都很消极:“我对于香港人权状况十分悲观,我在这两年所看到的,是很多我们原本的权利被中共、被香港政府没收,比如选议员的资格等。我们看不到出路,看到的只是一步一步受到挤压。”

他说现在在香港,对政府的质疑声会遭到多方面打压,自由受到严重限制:“我们所拥有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只是他们(中共)控制的自由,是他们喜欢的自由。

李宗泽还表示,中共对香港人权的打压已经愈发强烈:“以前还好似‘温水煮青蛙’,现在则会直接威胁说‘我要杀死你’,非常露骨。中共的干预对我们香港人来说是非常反感的。”他直言在胡锦涛执政时期还允许游行,现在则已经几乎完全看不到了。

对于未来,李宗泽感到非常悲观,并表示绝大多数香港年轻人都持相同观点:“在很多议题发生的时候,香港的年轻人感到无力,不再参与,觉得不会有什么改变,以前年轻人都会谈论政治,但现在我看到更多年轻人不再谈论这些。”

他呼吁中共政府能给香港更多自由空间,“在世上很多事情,不是通过打压就能够处理的,有的时候,给予足够空间,更多的彼此谈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冲突。”◇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