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盛顿7·20反迫害集会 法轮功学员吁营救亲友

——来自纽约法轮功学员的呼吁

这些来自纽约的营救呼吁者也于7月16日纽约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前举行的反迫害19周年集会及烛光悼念活动中,一同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李桂华/大纪元)
人气: 6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桂秀华盛顿报导)继“6·20华盛顿DC法轮功反迫害万人游行”之后,7月19日数百名来自美东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纪念碑前举行“停止迫害法轮功”集会。

炎炎烈日,华盛顿DC国家大草坪上,遍布着身着黄色T恤的法轮功学员与大法真相的各色条幅,“共产主义邪灵正在统治我们的世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回归传统,人类才有出路”,“世界需要真善忍”,“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的中英文条幅与蓝天辉映。

集会中,有一群来自纽约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手举着展板,呼吁立即释放被中共非法抓捕关押的大陆法轮功亲友,他们都因为坚持信仰、向大陆民众散发真相而面临难以想像的苦难。

来自纽约的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7·20反迫害集会现场,呼吁立即释放被中共非法抓捕关押的大陆法轮功亲友。(李桂秀/大纪元)

在反迫害集会现场,这几位举着展板的呼吁者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宗教自由大联盟主席(chairman religious freedom coalition)威廉.穆瑞(William Murray)在集会现场发言表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不能坐视不管”后,与他们合影且其手中也展示一张“北京孟秀华”的营救展板以示对此行为的支持与声援。

在反迫害集会现场,宗教自由大联盟主席威廉.穆瑞(William j Murray)与这些营救者合影且其手中也展示一张“北京孟秀华”的营救展板以示对此行为的支持与声援。(李桂秀/大纪元)

这些等待营救的均为大陆法轮功学员,他们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无限期囚禁在中共洗脑基地,有的被被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72岁的老母也没有躲过中共的牢狱

高红梅在集会现场讲述:“每年7·20这个日子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很沉重的。今天我的心更是雪上加霜,因为我72岁的老母亲胡玉兰今年5月20日上午在吉林市桃源路市场发放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到南京街派出所,之后派出所三名警察到我母亲家抄家。我母亲现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高红梅。(李桂秀/大纪元)

高红梅说:“母亲是一位正直善良的老人,仅仅为了一句真话,告诉人法轮大法好,却被多次抓捕、判刑。”

邓成联自己出钱为家乡修了几条水泥大道

手举“立即释放上海邓成联”展板的丁连浩说:“邓成联是上海市闵行区法轮功学员,3月23日被非法抓捕关押,公安声称在邓成联家中抄到三部手机,里面有多次上百人的微信群内发布法轮功内容。”

法轮功学员丁连浩。(李桂秀/大纪元)

丁连浩表示,邓成联就是因为传播事实真相被中共囚禁。他说:“邓成联是生意人,修炼前自私自利,放纵自己,随波逐流。直到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年,邓成联把所有的陋习都戒掉了。”

丁连浩介绍说:“邓成联的名字在当地可以说是家喻户晓。2009年邓成联一次性拿出三十多万元,为家乡修了几条平整宽阔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闭塞的小山村与周边热闹的镇、大的集市连接起来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没有不夸赞邓成联的。每次回老家,邓成联都会挤出时间去看望村里的孤寡老人、困难户,并慷慨解囊,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丁连浩在明慧网看到了近期中共对邓成联的迫害。他说:“邓成联被劫持到看守所后,六个人强行按着他把他头发剃光,被24小时戴着手铐、脚镣,长达十多天。邓成联反迫害第一次绝食时,看守所强制导尿,把他生殖器插红肿。第二次绝食,邓成联又被劫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四肢被绑在床上,胸前再绑一道;插鼻饲,强行灌食,每天打营养液。现在他喉咙红肿、胸口疼、鼻子红肿出血。因一直被绑在‘死人床’上,后背已经开始溃烂。”

“如今我父母如同消失了一般”

来自湖北的青年纽约法轮功学员鲍汐萌,其父母鲍裕农、蔡满意4月23日同时被中共绑架,并被无限期关押在玉笋山洗脑基地,她说:“洗脑班是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私设的黑监狱,抓人时不走法律程序,可以无限期封闭关押。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精神折磨及酷刑的使用和劳教所、监狱一样惨烈,手段残忍。玉笋山洗脑班位置偏僻,地处武汉市郊区,当地的邪恶利用这种地理条件,无恶不作。”

法轮功学员鲍汐萌。(李桂秀/大纪元)

“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基地成立以来,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包括不让学员睡觉,罚站、用电棍电、长时间吊铐等。”

鲍汐萌继续披露:“而对于依然坚持信仰的学员,洗脑班还有一种更为歹毒的迫害手段:在食水中施放不明药物或直接注射毒针(不明药物)。受害人中毒后,有的精神错乱,丧失记忆,全身浮肿,器官衰竭,吃饭喝水都很困难,下肢失去知觉、行走困难;有的大量吐血、便血、尿血;有的是两类症状同在。因为中毒症状呈慢性表现,有的人在数月、数年后才逐步加重离世。”

“玉笋山洗脑班惯用的恶毒伎俩之一就是饿饭和投毒。每顿只给法轮功学员吃一小碗疑似加过慢性毒药的食物,这些毒药属于慢性发作,服用后人会逐渐精神萎靡、身体浮肿。据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回忆,那里的管教都不和他们吃一样的食物,偶尔有伪善的加餐、关心饮食健康等行为,实则是暗地里下毒手害人。”

鲍汐萌无比担忧地说:“洗脑班的邪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如今我父母如同消失了一般,杳无音讯。”

“你不转化,我就放两条小蛇在你身上”

来自北京的赵晓平曾与魏学军、张秋莎夫妇是多年的邻居(北京大兴富强西里小区),也是挚朋好友,当她得知魏学军、张秋莎家中四人6月26日被警察、辅警等共十多人暴力撬门绑架时,她说:“我的心都好沉重好沉重,泪水时不时地往下流,脑海里总是浮现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纽约法轮功学员赵晓平。(李桂秀/大纪元)

赵晓平回忆张秋莎曾经对她讲述中共警察曾怎样迫害她,张秋莎跟她说:“有一天半夜,两名国保警察把我铐到杂物间的房顶,吊起来,拉来狼狗吓唬我逼我放弃法轮功;还有一天三更半夜,自己似乎被什么惊醒,睁开双眼,黑夜中,一个男警察的脸几乎要贴在我的脸上,淫笑着威吓道:‘你不转化,我就放两条小蛇在你身上。’”

赵晓平哭诉着说:“这是一对非常善良的好人,我亲眼见证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思想境界得到升华。张秋莎曾对我说:‘过去恨二房婆婆,怕跟我们争财产,现在我一点都不恨了,婆媳关系变好了。过去怨公公不给孩子钱,现在无怨无求,教孩子自己自立。’”

“他们时常被绑架、抄家,孩子的心里极其恐惧,生怕敲门声,担惊受怕,郁郁寡欢,在我2013年离开大陆之前,孩子的卧室长年不分白天黑夜,总是挂着厚厚的遮光布,不许一丝光亮进入。”

其他等待营救的法轮功学员

来自长春的法轮功学员葛志钢营救家乡同修谢蓉春。谢蓉春是软件工程师,被中共关押多次,也遭受过“用铁勺刮身上被打烂的肉”的酷刑。

曾经在四川生活21年的池鹏飞营救四川德阳市法轮功学员蔡兴碧,在大陆他们经常见面,这次蔡兴碧因涂抹所谓的“爱党”标语牌, 被德阳国保绑架并关押。

来自天津的赵惠子营救家乡的耿冬、李明君、吴殿忠、王莲容。2016年12月7日天津国保和各区派出所警察统一行动,在同一时间绑架28名法轮功学员。目前天津西青法院欲对耿冬、吴殿忠、李明君、王连荣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

这些来自纽约的营救呼吁者不仅在华盛顿DC“7·20”反迫害集会上控诉中共对人民的残酷迫害,他们也于7月16日纽约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前举行的反迫害19周年集会及烛光悼念活动中,一同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制止中共迫害。

在集会上发言的张鸿玉、石宁表示,要求中共立即释放家人与亲朋,如果中共一天不释放、不停止迫害,她们一天都不会停止在国际社会上发出对中共的揭露与控诉。◇#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8-07-20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