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134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在今年的瑞士达沃斯论坛上,一个知名人士就美国税改告诉法新社:“几年后,我们可能会说,川普绝对是个天才。”

川普的减税法案在质疑声中通过,但美国经济随后进入的快增长已证明他是对的;在贸易战喧嚣中,川普的关税政策再次被讥讽,但或再次被证实是对的。

《华尔街日报》首席经济评论家叶伟平(Greg Ip)周五(7月20日)发表文章指,从通过关税重振钢铁制造业到否决中国企业技术投资,川普总统正将美国经济政策导向一个全新的方向。

无论是重新界定产业保护政策,还是呼吁美国制造回流、以及收紧对外资并购的审查,外界认为,川普的经济策略已在中、美贸易战中部署到位。

界定产业保护政策 用关税撼动对手

外界认为,川普在重新界定产业保护政策,用关税等非常规方式撬动对手。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经济学家和贸易历史学家欧文(Douglas Irwin)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通过《关贸总协定》(GATT,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在全球范围内领导贸易壁垒削减。

“但是各国的产业政策仍然存在,因为许多国家试图通过国有化或补贴来促进或支持其冠军企业。”他说。

在实践中,国家产业政策通常有两个方向:一是支撑成熟产业,另一个是让新兴产业免于外国竞争。

但从结果来看,各国在第一个方向——对扭转衰退产业、改善产能过剩的成绩都不太好;而在第二个方向——支持新产业方面的保护就更加突出,尤其是大幅竞争补贴初创研究。

从理论上讲,在赢者通吃的行业或寡头市场,建立成功的技术往往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但形成规模后、增加新客户的边际成本则几乎为零。

换句话说,初创企业能否赢得前期投资至关重要。既如此,各国政府也都在补贴产业,那何来好坏之分?

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6月接受华日采访时也表示,包括美国在内的每个国家都在追求产业政策。

“但重要的是,你要能区分哪些是掠夺性的保护主义、重商主义的产业政策,而哪些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产业政策。”

不妨以日本为例。20世纪80年代,日本为发展科技、保护国内企业,规避外国竞争,曾迫使美国公司,如国际商业机器公司和施乐公司有许可证后才能进入日本市场。

但到了90年代,由于日本经济衰退,美国公司在互联网、软件和社交媒体领域占据领先地位,日本的产业政策也逐渐淡去。

但是现在,中共为核心行业提供补贴,鼓励合并组成全国冠军企业,同时强迫跨国公司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竞争对手,以换取市场入场券。

纳瓦罗负责的白宫贸易及产业政策办公室6月发表的《中国的经济扩张是如何危害美国和世界的技术和知识产权的报告》,有详细列举中共的多种不当行为,且每项指控都有出处。

“中国(中共)是把日本当时的剧本翻倍使用”,华日的叶伟平说。他认为,川普政府现在用关税这种非传统做法对抗中国(中共),虽可能会对一些美国产业造成损害,但这也可能是维护美国技术优势的切实计划。

美国制造业回流 重塑全球供应链格局

中共的掠夺性经济政策已被外界所公认,接下来的关键一步是如何重塑美国经济、甚至全球经济格局。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主席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中共要求的专有技术转让可能已经对美国造成永久性伤害。

他解释说,科技公司依赖于专业供应商、客户和工人构成的生态系统,一旦该生态系统迁移到国外,就可能永远不会回归。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长期关注高科技公司的技术转移以及贸易行为,是美国排名第一的科技智库。

川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就提出“美国制造”的口号,上任后也一直尝试让美国企业回流,以及让外资企业在美国设厂,其中台湾企业鸿海集团(富士康)在美设厂是一个例子。

鸿海集团计划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辛州建厂,预计在当地创造1.3万个就业机会,平均工人年薪5.4万美元。

当地政府估计,鸿海新厂建成后将带来直接和间接就业约2万个,鸿海有望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制造业工厂之一。

川普在出席鸿海新厂动土仪式时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美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同日表示,川普政府了解重建消费者电子商品制造业的重要性,虽然美国仍引领高科技产品的创新,但也必须在消费电子产品中“重新站稳脚跟”。

郭台铭曾在赴美设厂前表示,现在富士康的最大挑战不是劳工,而是美、中之间的紧张局势将影响全球供应链格局。

郭台铭在本年度的富士康股东大会上表示:“贸易战不仅仅是贸易,而是技术战、制造业之战。”

加强外资并购审查 并给美大企业松绑

除了推动技术产业回归,川普政府也在采取更强硬的路线来谨防美企优势转移到中国。

今年3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阻止了当时总部在新加坡的博通(Broadcom)公司恶意收购美国的高通公司(Qualcomm),理由是高通对新的5G无线通信未来发展至关重要。CFIUS设在财政部下面,负责筛选外国投资对美国的安全审查。

在财政部公开的CFIUS写给高通董事会的信中说:“弱化高通长期的科技竞争力和标准设定影响力……中国(中共)可能会填补高通留下的空白,”在5G领域让位主导权给中国(中共)“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负面后果”。

美国国会日前有望完成十年来对CFIUS的首次重大改革。据悉,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已最终敲定一项法案,将赋予CFIUS更大权限,加强对外国在美投资,尤其是中资企业在美国先进技术领域的并购交易。

该法案已确认并入两院的国防支出议案,预计最早在本月投票通过,国防收支议案是每年都一定会通过的法案。

负责监管CFIUS的财政部官员塔伯特(Health Tarbert)今年1月曾告诉国会:“保持公开投资环境以及维护国家安全不是共和党或民主党哪一党的问题。”“改革会有成本,但我们必须考虑不作为的代价:美国技术和军事优势的潜在损失”。

当然,保护也会有不利的一面,甚至可能造成意外伤害。但纠正长期中、美贸易不公平的提案已获得国会两党高度认同,即便对做法有不同意见,但不会影响整体方向。

此外,川普政府还准备改变反垄断方面的监管措施,为大企业进一步松绑。过去,美国科技公司、专利持有人容易遭受竞争对手的反垄断诉讼,被控抑制竞争和创新。

一旦在反垄断监管方面松绑,高科技企业有望比以前更坚挺,这或许也会是对抗中共不公平贸易行为的一部分。

6月,白宫报告指中共政府之前以反垄断为由、迫使高通公司支付罚金、降低特许使用费,这是对美国公司“勒索特许权”的实例。

“美国官员认为,中国(中共)正在进行经济战,目的是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技术和军事力量,”中国经济研究服务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的创办人克罗伯(Arthur Kroeber)在1月写给客户的报告中说。“因此,应对措施必须远远超出正常的贸易工具,要直接打击中国(中共)的技术野心。”

报导说,综上所述,在中、美关税战背景下,川普的经济政策已悉数到位,备足一盘好棋。

“从多年的经验中我学到,不要对赌美国经济,”在今年达沃斯论坛时,瑞信首席执行官塞姆(Tidjane Thiam)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不是一个取胜的策略”。#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7-22 8: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