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736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三年花了60多万还不见效。现在我只能到大深山里去挖中药给孩子调理。”张从刚这些年一直为儿子的病情而苦恼。

原来在外打工,每月能挣上万元的他,不得不返回老家四川绵阳市三台县塔山镇。2015年3月17日下午张从刚带着家中排行老三、唯一的儿子张博程到三台县塔山卫生院接种了脊髓灰质炎二类疫苗。然而接种后的第六天,张博程就开始发烧。

这一发烧,竟然烧了三年多。当时不足3个月大的张博程,成了全家人的心病。可这一切却源于那支被医院称为进口的疫苗

张博程。(张从刚提供)
张博程会不断出汗。(张从刚提供)

“后来出事了,医院不承认是进口疫苗了,说深圳赛诺菲巴斯德生物的疫苗是国产疫苗。”一向对孩子打疫苗很谨慎的张从刚非常生气,“我到县、市、省各级政府或疾控中心说明情况,甚至到北京上访反映情况,他们不是给我留白话,就是把我拘留,不承认孩子(发烧)是疫苗所致,都搪塞我。”

如今3岁7个月的张博程才刚刚会走路,说话最多能说出“1、2、3”“姐、爸”,“连叔叔、阿姨都不会说”,“他心里清楚,但就是表达不出来”。他每天要抱着个大瓶子喝水,勉强能走路、能吃饭。“现在天气热,前天一天他就喝了9斤水。最多的时候一天喝过12斤。”

张博程拿着大瓶子喝水。(张从刚提供)
张博程拿着大瓶子喝水。(张从刚提供)

艰难的就医过程

张从刚介绍说,孩子打疫苗时并没有感冒,当时还做了全身的儿保检查,都正常。医生说进口的疫苗贵,但对孩子好,他就选择了那款进口疫苗。发烧后,医院按照普通发烧状况治疗,孩子却一天不如一天。即使是做了血常规等检查,塔山镇医院依旧按照营养不良、贫血来治疗。

2015年3月17日接种疫苗前做的儿保检查。(张从刚提供)
2015年3月17日接种疫苗前做的儿保检查。(张从刚提供)

2015年3月26日,张博程出现病危状况,张从刚夫妇不得不把孩子带到绵阳市医院,做了腰穿、胸穿等各项检查,最后判断是脊髓性病毒感染。但医院也束手无策。

同年4月1日,张从刚夫妇又把孩子转到三台县中医院,想用中医的办法来缓解孩子的痛苦,仍无果,又不得不转到三台县医院。

医生说,张博程所有的器官都正常,就是找不出发烧的原因。这时,张从刚才开始怀疑是不是疫苗所致。“我的手挨着孩子睡觉,但是孩子烧得特别厉害。当晚我就睡不着了,把孩子的病例都看了一遍,我怀疑是疫苗。”

张博程打完疫苗后出现肚皮肿胀的现象。(张从刚提供)

那晚,张从刚彻夜未眠。

第二天,他就去找接种疫苗的医院,可是医院却说:那么多孩子都打了这个疫苗没出事儿,我们的疫苗没问题。

4月份起,张博程已经不太吃东西了,基本都是强行灌奶。

8天后,张博程又发烧了,用物理降温(洗澡)的办法已经无法解决问题了。在这期间,张从刚又一次去找镇医院,对方回应依旧如故,说他们没责任,把他支到县疾控中心。

三台县疾控中心说:我们的疫苗没问题。

三台县东塔镇医院给出的结果。(张从刚提供)
三台县东塔镇医院给出的结果。(张从刚提供)

张从刚不得不又在4月20日,租私家车把孩子带到成都华西医院。

“三天用了三万块,在华西。”张从刚说,“最后因为没有排上床位,医院不接收。”

5月9日,张博程入成都妇女儿童医院,住院20天。儿童医院最后回应:不知如何下药,没法治疗。

成都妇女儿童医院的病历纪录。(张从刚提供)
成都妇女儿童医院的病历记录。(张从刚提供)

此时张博程吃奶只能吃进20毫升。

不得已,张从刚后来只能带着孩子四处寻找老中医。三年间,看了10多个80多岁的老中医,最后老中医们都不敢开药了。“每次找一个中医,刚开始吃药起效,后来就不起效了。没办法,只能从头循环给孩子弄着吃。”

花钱如流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为孩子治病,三年花了60多万。老中医也看不下去了,就劝张从刚自己去山中挖草药,教他基本常识,按照药方给孩子调理。

“还不能到小山挖,得进大深山挖。”张从刚说,“小山都有庄稼地里的化学残留物污染。”

无望的维权路

2015年5月,在张从刚带着孩子就医时,绵阳市三台县发生了一系列事情。

“三台片区的12岁以下的所有孩子,全部要做常规检查。”“三台县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全部换掉。”

张从刚所在村子的一个老乡,曾在疾控中心工作,换掉后,私下里和别人合伙倒卖疫苗,被判刑5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6月2日,张从刚再次找到疾控中心,“他们却说孩子的这个情况不属于接种疫苗后的病情反应,是偶合综合症。”

从那之后,张从刚一边挖药调理孩子,一面四处、各级维权。目前张从刚已经到镇、县、市、省、北京各级政府、疾控中心、卫生局、信访办反映过情况,也找过厂家,但都不解决问题。

卫生局的受理单据。(张从刚提供)
卫生局的受理单据。(张从刚提供)

“找政府,政府说没法管。我说那你打条说你没法管,他说不给打,你爱怎么怎么样,就不给解决。”张从刚说,“我对他们感到太失望了!”

2015年7月20日前后,到北京上访的张从刚被当地国保抓回,关在三台县东塔镇拘留所6天;2016年1月底,因四川省政府要开年终总结大会,他要去上告此事,结果1月20日又一次被拘留7天;2016年3月10日,张从刚又一次进京,当时正逢中共两会,他再一次被抓回拘留,这次是10天。

拘留书。(张从刚提供)
拘留书。(张从刚提供)

2015年9月3日中共大阅兵前,张从刚又一次到北京,当地政府很紧张,“说你回来,回来马上给处理。回来后,就给1000元补助。然后再去找政府,政府就不搭理你”。

2015年11月17日,三台县、四川省的疾控中心局长都到了张从刚家,答应同意帮助孩子治病,同意给家人生活补助一万元,最后均没有下文。

当地政府甚至称,给张从刚10万元一次性买断。张从刚生气地说,“我说我给你10万,你把孩子治好”。市卫生局说暂时受理,但没有直接管理能力。

三台县卫生局不再受理。(张从刚提供)
三台县卫生局不再受理。(张从刚提供)

2016年,中共两会时,张从刚要去上访被抓回时,当地政府就威胁他,要将他判刑,“我说判刑就判刑,无所谓”。结果,政府官员说:“你别去,去了我乌纱帽保不住了。”

2017-2018年间,张从刚均没有成功到京上访,不是被软禁在家,就是一路被跟踪。

张从刚为维权准备的展板。(张从刚提供)
张从刚为维权准备的展板。(张从刚提供)

今年7月24日,他有一次买火车票要进京。结果镇上的官员到他家看着他,扬言:“你走哪儿,我走哪儿。”

“我前面是两个闺女,后面是一个小子。就这一个小子啊,还是罚款来的(中共一胎化政策所致),还出这事。”张从刚心灰意冷,“我对政府感到太失望了。”

如今,张从刚一家只得依靠他开荒、种庄稼凑合过活,稍有余钱,就攒着,为上访做准备。“我们没有别的要求,既然出现这异常反应,你就按照正常政策处理啊。”#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7-26 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