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不自由是被谁捆绑了?

作者:Ines

芒种一词,始于《周礼》:“泽草所生,种之芒种。”东汉郑玄释义曰:“泽草之所生,其地可种芒种,芒种,稻麦也。”芒种时节,正是收麦养稻之时。(Fotolia)

    人气: 361
【字号】    
   标签: tags: ,

有个有趣的隐喻故事:“小女孩跟爸爸去看马戏团表演,结束时爸爸带小女孩去马戏团的动物区看刚刚表演的那些动物。小女孩很纳闷地问爸爸说:‘爸爸,大象这么大!为什么会被一根那么小的木头上面的绳子绑住?那个比大象的腿还小一半的木头,大象的鼻子应该一下子就可以拔起来了!为什么大象不跑?要被绑在这里呢?’爸爸随着女儿的话语也认真看了一下那画面,的确,木头是绑不住大象的,这到底怎么回事?爸爸就问了一旁的训兽师:‘师傅,请问你们是不是有对大象进行什么特训?让它这么乖巧地待在原地,不会挣脱绳子乱跑?’小女孩这时聚精会神看着训兽师,等待神奇的技巧与答案。训兽师看着这对父女,大笑着说:‘什么技巧都没有!这只大象在刚出生不久还是小小象时,就来到马戏团,那时候就是用这根木头跟绳子绑住它,一开始小小象会努力想要挣脱,但它试了很久都没有成功,后来它就放弃了。虽然它慢慢地长大,体型变这么大,但是它后来都没有再试着挣脱了!’”

在我工作中,常会有个案的处境跟这隐喻故事的情节相似,看着一个成人讲述着他被困住的难题,内心就跟那只小小象一样,自觉无能为力挣脱现况……。那该怎么办呢?人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现在拥有的能力与资源已经跟小时候不一样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适合的人、事、物捆绑,身、心的成长可以是对等的。

很多人问我怎么办?怎么做?甚至有人问我,自己的家人在这样的情境中,我有方法可以协助他吗?我试着用文字说说看这在生命中需要实际操作练习的课题。

检视自己 活出不同

我们可以依序来检视自己的情况:一、问问自己,我对自己的认识有多少?这个个体内在所有的想法与意图,我是否真的了如指掌?二、这就是我吗?我真的就是这样?我想要我就是这样吗?三、我有多害怕跟担心改变,它会把我带到怎样的未来?我对于要适应新的情况是很恐惧的?四、如果我现在已经过得很不爽、不自在、不舒服、不像自己,改变会比现在更糟吗?

以上这些问题,是面对与认识自己最基本的入门问题,如果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在,你会有机会看见自己现在过得如何?这样的情境与生活是你渴望的,还是被捆绑的?若你每天活在忙忙碌碌又不舒服的生活中,认真地把下面这问题放在心上:“这一切是真实的吗?”在你自己的心里、有空的时候、面对到问题的时候,把每个问题反复地用这句话问自己,渐渐地你会听到你的心给你的答案,你会发现自己不是之前以为的那样。那么,我是什么样子?这是接下来要去面对的第二阶段;也就是说,当你真的认清了自己的所有样貌并接受了自己,才能让自己活出不一样的生活。

认识、看见进而接纳自己

接纳自己的现况有多难?举例来说,前天在一个工作坊,有个个案抽到青蛙这个力量动物,他问我这动物是什么意思?我回应要提醒他的讯息是:清理你内在的垃圾。从一开始个案看到自己的动物是青蛙,他就进入了抗拒的历程,直说这是蟾蜍不是青蛙、这个颜色不是青蛙、我不喜欢这个动物……;在团体进行中他多次跟我说他抽的不是青蛙,甚至介入每个分享自己动物的成员说,你的动物比我的好……,最后他表示他要最后才做分享。在团体即将结束前,他很认真地再一次问我说,这个动物要跟他说的是什么?我说:“清理你内在的垃圾。”他笑着看我说,真的,他内在有好多混乱又脏的东西,他觉得需要清理。他现在还没做到,但他想做!这个简单的例子如同前面所述,展现了人在成长时要面对自己的一个过程,我们都是在这样的道路上认识自己、看见自己进而接纳自己。如果不愿意面对,就永远不会走到接纳,就长不出力量拯救自己,就如同把自己关起来像小小象一样动弹不得!

专栏作家

▍Ines

身心灵工作者。生命就是体验,唯有爱也只有爱!

勇气、决心、诚实、丰盛,成为完整的自己。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6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 通常提到意大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文艺复兴发源地;徐志摩深爱着并献给她美丽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经无比强盛、几乎占领整个欧洲的罗马帝国;接着便是举世闻名、一生一定要造访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华。
  •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