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中共拉拢西澳政客和商界领袖

图为位于西澳首府北桥和珀斯中央商务区之间的亚甘广场(Yagan Square)上的露天剧场。(周鑫/大纪元)

人气: 32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凡、林达澳洲珀斯编译报导)仅在正式访问北京几天之后,西澳州长麦高恩(Mark McGowan)就在如何处理和中共的双边关系上开始质疑联邦政府的做法。这引起全国各地情报界和安全界的警惕。

据今日西澳网报导,麦高恩曾表示,西澳商界人士向他抱怨说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和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已经有2年没去过中国了,中国需要被澳洲政府更加友好和尊重地对待。

“异乎寻常的是,澳洲的外交部长没有与我们的头号贸易伙伴合作,这个国家在过去2年内为西澳提供了数十万个工作岗位,”麦高恩说,“这很奇怪,需要改变。”

麦高恩说出了一些富有的西澳商界人士一直在说的话,而这些商界领袖一直试图在影响联邦政治。麦高恩应该并不知情,他对总理和外长施加压力之举正在北京方面的掌控之中。

一位专门研究中共在澳洲影响行为的学者表示,看起来麦高恩已经被珀斯高调同情北京的“中国俱乐部”说服了。事实上珀斯的政客、商界领袖和中国之间的关系现已成为澳洲情报与安全委员会的焦点。

中共瞄准经济困境地区

查尔斯斯图尔特大学公共伦理学教授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曾因为他的书中提到中共对澳洲的影响而引起纷争,他担心西澳一些商界人士和政界领袖“认为西澳的未来取决于中国”。

这个“珀斯中国俱乐部”是中共政权使其战略野心在西方更加如鱼得水的一个高度成功的产物。“他们为了整个州和他们自身的利益,会尽一切可能为中共、其代理机构及其代理机构的影响服务,”汉密尔顿教授说。

“当我研究并撰写我的书《沉默的入侵》时,我注意到西澳似乎特别容易被商业人士和被培植多年的政客的政治影响力所左右。”

汉密尔顿表示被中共列为目标的地区都是经济处于困境的地区。“在澳洲,我们发现这种情况尤其发生在西澳和塔斯马尼亚,”他说。

巴贝奇博士(Ross Babbage)是前国家评估局战略管理负责人,该评估局负责向总理和内阁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咨询。他现在是华盛顿特区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警告称政客和商业领袖在与北京打交道时存在风险。

“令人非常沮丧的是,人们以为和中国合作,在某种程度上和与英国、德国或日本合作相同,但事实并非如此。”

西澳是“政治战争”目标

西澳国会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作为前SAS官员和国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认为外国政府正试图在西澳的“政治战争”中施加影响力。

他在6月份向国会表示,“独裁国家正在利用政治战争通过瞄准我们的媒体、政治进程、金融网络和个人数据来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合法性做出干预”。

“这些独裁国家将政治战争看作一种标准的治国工具而非专业工具,”他说,“他们的中央政权可以利用其国家力量的一切来实现其战略目标。”

那些战略目标中就包含西澳。

哈斯蒂告诉今日西澳,西澳资源丰富,对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来说“肯定是一个目标”。

汉密尔顿教授表示,中共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发展了一套“复杂而微妙的技术。通过发展温暖的人际关系来影响外国人”,从而让人们像北京政权一样看待整个世界。

“有很多手册可以用来为共产党干部提供培训,这就是他们所做的,同时他们特别擅长这一点,”他说,“看到澳洲的政治领导人陆续前往中国,一回到澳洲就开始不断地表达反映北京方面利益的观点,真令人感到痛苦。”“我认为工党在这一点上尤其存在问题。”

华为合同背后有隐情

哈斯蒂指出,最近由州政府和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达成的价值1亿3600万澳元的协议就是在珀斯的铁路线上建造一个移动塔网络以满足铁路通信。

在今日西澳披露华为为包括负责招标的厅长在内的5位西澳官员支付差旅费并赠送手机之后,这笔交易最近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哈斯蒂说这次华为之旅和公司送给议员手机作为礼物“有种特别令人怀疑的味道”,也是外国势力试图影响澳洲的一种活动。

哈斯蒂说,他的委员会建议联邦议会制定一项关于外国影响力透明度的计划,其中包括国会议员申报礼物的利益登记。

防外国政府施加影响力

麦高恩说,他对澳洲政府的批评是因为不敢得罪北京,因为西澳经济依赖于它。他说,无论他去哪儿,和谁交谈,都将西澳利益置于首位。

但巴贝奇博士表示,他理解西澳不想放弃“大把黄金”,但他质疑澳洲领导人对中国贸易的重视。他说:“我认为,我们把与中国的贸易神话了,中国不是澳洲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根本不是。”

“假如你总结一下,我们是卖给中国很多东西,但我们没有在那里做太多投资。他们也卖给我们很多东西,但也没在这做太多投资。”他说,“在和北京的关系方面我们欠缺考虑,尤其是中国人口已进入老龄化,其经济结构变化迅速,其经济增长也一直在下跌。”

哈斯蒂则表示,为促进更密切的外交和经济关系而同政府官员及其代理人打交道时,政治人物尤其需要将过程更加透明化。

“我们的民主体系欢迎外国影响力。”他说,“这不是坏事……但假如一个外国政府要在暗中施加影响力,那就是一个问题。”

对政客们讲出真相

许多澳洲情报官员认为,人们没有意识到同中共打交道的危险性。“两国的政治制度完全不同,”巴贝奇说。“这些人访问中国回来以为就像访问日本回来那样,其实不是。”

汉密尔顿教授说,政治人物该把中共施加影响力的情况公开化。“我认为,我们需要透明化,因为所有那些渗透活动都在私下进行,我们看不到,听不到,我们看到的是,突然间,商业和政治领袖们开始和北京的宣传口径一致了。”他说,“更重要的是,澳洲公众需警惕并坚持要求其领导人继续代表澳洲而不是北京的利益。”

“我认为,有必要为地方政府和州政府做些内参和简报,直接了当地告诉他们真相。”

巴贝奇认为这不是没有可能。“有时我向商业团体和其他人做简报时,几乎每个人都说,‘我们不知道呀’,”他说,“其中一些人非常生气: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他们愤怒的有道理,我理解他们。如果不去告诉,他们怎能知道?”#

责任编辑:高敏

评论
2018-07-30 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