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铮:美国国会议员跟我学“退党”

美国国会议员罗拉巴克2018年7月26日在他位于国会瑞本大楼(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中的办公室接受英文大纪元专访。(Samira Bouaou/大纪元)
人气: 18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29日讯】2018年7月26日下午一点半,我如约来到美国国会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的办公室,就他所发起的支持中国人民三退运动的932号议案对他进行专访。

以前在照片中看过他很多次,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他。他的日程看来非常紧,刚刚送走一群非洲人,在我后面还有一个电台等着要采访他,因此他的助手很紧张地问我需要多少时间,怕他排不过来。

大家都是忙人,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就先坐了下来,准备开始采访。

没料到,还没等我开口问问题,罗拉巴克却先一边念叨“Tuidang”,一边问我,他说得对吗?显然他想用最正确的方式把“退党”的中文发音说出来,因为他的议案直接用的就是“Tuidang Movement”来描述三退运动。也就是说,“Tuidang”作为一个新的英文名词,已经进入美国国会议案了。

罗拉巴克在采访中。(Samira Bouaou/大纪元)

既然他问我,我也就老实不客气地告诉他“退党”二字的正确中文发音(这个问题上咱们还是有优势的!)。他说到第三遍时,就已经非常准确了,于是我们这才开始进入采访提问。

采访完毕,想起这个细节,不禁有些感慨。这么多年了,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中国人认清中共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危害,为了帮助中国人摆脱中共的精神控制和毒害,付出了多少心血!

那天看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布的《三退大潮二〇一八年综合报告(二)》,里面有些数字让人深受触动。

比如,由法轮功学员组建的“电话劝三退的快速退党服务中心(Rapid Tuidang Center)”,通过手工和自动工具给中国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并帮助民众办理三退。

据不完全统计,仅二零一五年一年,此中心共就拨打手工电话九十一万二千四百一十三通,三退九万九千一百四十五人。

罗拉巴克在采访中。(Samira Bouaou/大纪元)

另外,此中心也用自动工具打电话,通过播放录音讲真相和提示按键完成三退程序,或按键要求“电话劝三退的快速退党服务中心”人工回拨,以进一步了解更多三退信息。据不完全统计,此自动平台每年拨打电话五至六亿通,到二零一七年,积累拨打自动电话已达五十六亿多通,总三退人数二百三十多万!

罗拉巴克办公桌上的“法轮功之友”水杯(被用作笔筒了)。(Samira Bouaou/大纪元)

五十六亿多通!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平均每个中国人收到过四次这样的电话!这是多大的投入和付出!

据我所知,这些电话虽然是用自动工具打的,但电话费却是要使用此工具的法轮功学员自己出钱付的。五十六亿多通电话,这得多少电话费?

采访结束后,罗拉巴克摆姿式接受英文大纪元摄影记者 Samira Bouaou拍照。(曾铮提供)

也就是说,在我们所看到的“表面上”三亿多三退人数的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付出和辛苦?这还不算中国大陆那些为传九评、劝三退而身陷牢笼、遭受酷刑折磨,甚至有可能因此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牺牲和付出。

我不知罗拉巴克议员对这些到底了解多少。不过,在采访中,他切切实实地说,法轮功学员和三退义工是时代的道德巨人、道德典范,美国人民应该感谢、表彰他们的努力,因为他们将带给我们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我们的后代也将生活在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中。他发起这个议案,也是想告诉三退义工和法轮功学员们:他们并不孤单,美国人民与他们站在一起。

附:我为英文大纪元所做专访报导:Rep. Rohrabacher: Movement to Quit the Communist Party Makes My Children Safer and the World Better(《罗拉巴克议员:三退运动让我的孩子更安全  让世界更美好》)

采访结束后,罗拉巴克接受英文大纪元摄影记者 Samira Bouaou拍照。(曾铮提供)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7-29 6: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