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安局局长:中俄正在将信息武器化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及网络司令部指挥官中曾根指出,美国需要全政府的努力来对抗外国影响和网络攻击。中俄对手正在将信息武器化。图为中曾根今年3月在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 (Alex Wong/Getty Images)

人气: 563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及网络司令部指挥官中曾根指出,美国需要全政府的努力来对抗外国影响和网络攻击。中共和俄国对手正在将信息武器化,自2011年以来,他们已经加强利用信息战来控制民众,这是数字时代的新威胁之一。

中曾根强调说,美国军方已经开始将信息战纳入其战术训练中。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7月26日报导,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及网络司令部指挥官中曾根(Paul M. Nakasone)在上周的讲话中指出,美国军方和整个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应对来自外国的信息战,并利用信息业务来打击对手。

中俄正将信息武器化

众所周知,中共建立了全球最先进的网络监控系统。国际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发表的2017年度全球网络自由报告显示,中国连续第三年被定为侵犯网络自由最严重的国家。

自由之家报告发现,政府会聘用评论员、使用自动化账号、假新闻网站及宣传网站来操控网上信息。而中共是这种做法的带头者之一。

2010年底至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社交媒体和互联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整个中东地区和北非的几个政府最终被推翻。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及网络司令部指挥官中曾根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Aspen)举行的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说,这(阿拉伯之春)表明了一个自由开放的互联网在全球能够有多么的强大。

“我们从这个视角来看到这个问题。但我也将会说,我们的对手(中俄)是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看待它。”中曾根认为,中俄将自由互联网视为对其政权存在的威胁。两国都在“阿拉伯之春”后加强了各自国内的网络控制和其它内部安全措施,旨在阻止类似事件蔓延到中国和俄罗斯。

“从那时起,你所看到的,我将会说,就是信息的武器化,”中曾根说,也就是说,利用虚假信息来控制民众。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我们正在开始看到。”中曾根说。

中共限制自由开放的美国社交媒体(比如脸书和推特)进入中国。对于诸如微信和微博等中国社交媒体,中共利用其进行大规模的政府支持的影响力活动。

比如,中共政府控制了一个叫“五毛党”的团体。他们是受雇佣发表有利于中共政府或相关部门评论的人员。“五毛党”正式名称为“网络评论员”。“五毛党”这个称呼是网络上对网络评论员的一种常用别称,用以象征性地讽刺他们每发一贴“能赚五毛钱”。

中共也部署了能够控制搜索引擎搜寻结果的在线技术。比如,如果你在中国的网站上搜索“天安门”三个字,将不会出现89年镇压学生的六四事件。

美军将信息战纳入战术训练中

中曾根表示,美国军方已经开始将信息战纳入其战术训练中。

“我们已经意识到,在我们的陆军部队内进行混合战的重要性。”他说,“我们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在国家训练中心这样的地方进行训练,将信息战的概念与地面作战元素结合起来。”

美军的训练表明,军方意识到将信息作战与传统军事行动结合起来的重要性。中曾根认为,在全美范围内,美国需要解决信息战威胁问题,采取措施应对这些威胁。

“我认为我们的国家有这个能力,”中曾根说,这不是什么新东西。在冷战时期也有过,而且我们非常有效地解决了,“我们将会再做一次”。

中曾根:外国网络攻击已达破坏程度

除了来自国外的信息武器化的威胁之外,中曾根说,网络威胁的第二个趋势是针对大型数据库。

他表示,数据被盗窃以及确保数据安全的重要性,是过去几年美国已经注意到的挑战之一。

美国方面谴责中共窃取了大量的美国政府和私营部门的数据。中共骇客在2015年盗窃了2200多万个联邦工作人员的纪录,其中包括一些极其敏感的数据,可被中共用于情报招募和进行未来网络攻击。

据信,中共正在利用盗窃来的大量数据协助其使用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

中曾根表示,美国正在密切关注中共对人工智能的发展。他指出,美国仍然是技术创新的领导者,因此在人工智能发展方面,将能够与中共竞争。

在过去十年,外国对美国网络攻击并盗取数据的网络威胁在升级,中曾根将这种行为称为间谍。

“这种情况已经发展到了破坏程度,”他说。“这是我们看到的来自对手的全面的阻断服务攻击(DoS attack)。”

中曾根此前也曾表达过类似观点。他说:“目前网络攻击的水平和速度是不可容忍的。”“通过在该领域的持续活动,我们的对手看到了获得战略优势的机会。我们必须有目的性地去挫败他们的意图,增加他们的代价,降低他们成功的可能性。”

针对来自中俄的威胁,中曾根说:“我们必须有一些方式,以便能够在网络空间等领域对抗他们(中俄)”。

“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如果我们决定站在场外观望,我们就不会把我们国家的力量用在对抗我们在网络空间的敌人”

中曾根还说,令他担心的是,如果不把美国的全部力量带到一起应对对手,如果不认为对抗对手很重要,那么,这些对手会更容易地去做他们要做的事情。

“我们应该在网络空间领域内预知,我们的对手将会继续渗透并继续尝试渗透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中曾根说,网络司令部已经采取了一种被称为“持久性参与”的方案来进行应对。

保护美国高科技武器系统

网络安全的另一个领域是保护美国的高科技武器系统(如导弹驱逐舰和F-35喷气式战斗机),免受网络攻击。中曾根说,情报机构需要进行积极的网络情报行动,以了解对手的能力,计划和意图。

中共盗取美国的军事技术近年来引起美国的高度警觉。去年3月,中共的歼-20正式服役,而几年前,中美之间曾就歼-20战机是否是美国F-35战机的山寨版,发生口水战。因为这两款战机看起来十分相似。

中国的歼-20战斗机。(Alert5/Wikimedia commons)

在2014年,美国先后逮捕了两名在美工厂涉嫌窃取F-35战斗机发动机技术及制造技术的中国公民。美国“战略之页(Strategy Page)”随后发表一篇题为“情报:中共全都要”的文章说:“在中共致力于取得有关F-35战斗机详细资讯的情况下,你可以知道歼-20与F-35为何会相似。”

中曾根认为,对于网络攻击,美国除了保持警惕外,还要能够根据对手在网络中可能做的事情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网络部队也将能够采取行动,确保美国国土安全部拥有应对此类威胁的信息和能力。#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7-29 10: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