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美中关系诡异 论世之事、因为之备

人气: 75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9日讯】

人难与天争

密苏里的观光鸭子船 (Ride the Ducks) 号,19日下午在布兰森市 (Branson) 近郊的桌岩湖(Table Rock Lake)出事,当日傍晚7时多警方接获船难求救。据了解,观光船在启程后天气突然转趋恶劣,气象部门约在6时半已发出暴风雨的严重警告,且最高风速达每小时63哩。事发后相关人士表示,这次翻船意外前,气象部门早已发出连串警告,提醒民间提防狂风暴雨,换句话;这次事故只要船公司稍加注意,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

(Ride the Ducks) 在行驶时,被风暴掀起的巨浪卷入湖中,全船31人有17人遇难。死难者中有9人是来自印第安那州同一个家庭,只有2名家人侥幸生还,妇人(Tia Coleman) 在生还之后说:“我失去了所有孩子,也失去了丈夫,只有我和外甥活下来。”她也向访问的人表示,全家11人原定去佛州旅行,但因前往密苏里州的路程较短,所以改变了行程,他们在登船后,船员称气象部门有提出警告,但会在暴风雨来之前带他们游览湖泊,后来船长改变路线以避开风暴。

Tia Coloman称,鸭子船出发的时候风平浪静,她当时坐在船上较前的座位,湖面初时看来没多大威胁,就好像平时一样,后来才变成波浪起伏,船长也在船上向游客表示,没需要穿救生衣,“所以没有人在出事前去穿救生衣”,只是听船长指示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想不到等大家意识到要去穿救生衣的时候,一切发生在刹那间,已经来不及了,原本很多人可以不用命丧湖底的。

这件事发生后,我们读到不少报告与报导,任何说法都有,甚至连鸭子船结构或老旧都有人批评。这使我们想到,好像聪明的人类,遇到事情的发生,总离不开找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增加发生不幸事件的矛盾,给予永远离不开的压力。好像从来没有人愿意,先给不幸遇到灾难的人,一点温暖让他们梳理悲伤的情绪,使之能积极面对未来的困难。

老实说,在气象局警告之后,这艘观光船本来就不应该冒险出航,但老船长有可能对桌岩湖相当的熟悉,且存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只是湖岂能掀起什么大浪?他又改变了路线,应该没有大问题,于是又犯了第二个错误,叫大家不必穿救生衣。整起事件,完全是人为的因素,却也显现了当阳寿已尽时,人是难与天争的,Tia coloman一家11口人没有去佛州,改变了行程,最后只剩下二人幸存,冥冥中的玄机,值得我们去领悟。不过“人溺己溺”我们还是得先为所有失去亲人的受难者祈福,并送上我们虔诚的哀悼!

华人终究躲不过宿命

自从美中关系愈来愈紧张,多年来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矛盾加剧,只因彼此在政策面上拥有解不开的“结”。我们一直希望,至少能避开“贸易战”,然而事与愿违,还打的相当的热烙。我们的忧虑是怕,在美的华人受到美中关系恶化的影响而受到非议,仍然逃不过,只是还不到恶化的地步。

近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举行的 (Aspen) 安全论坛中,美国政府多个情报高官纷纷指陈,中国(实为中共)是美国巨大的威胁,且远远超过俄罗斯。中情局东亚部负责人Michael Collins就直言,中方正对美发动安静的冷战,除使用传统间谍,也有经济间谍,是调动一切资源试图取代美国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当我们看到这则报导时,虽然不至于震惊,反正该来的还是会来,只是想不到比我们预估的快。)

Aspen研究所是总部设在首都华盛顿的国际问题智库,而安全论坛是该研究所每年都在科罗拉多州举办的研讨会,探讨国家安全的一些关键问题,今年召开的时间从7月18日至21日。20日下午的会议主题为“中国崛起”,Michael Collins说:“从中国官员的言辞来看,我们提出的论点是从本质上说,他们对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一种冷战。”

Michael Collice继续说:“这种冷战和美苏先前的不同,但按定义来说就是冷战。一个国家利用合法和非法、公开和私下、经济和军事的所有权力管道来破坏其敌手的地位以便后来居上,同时又不诉诸冲突,中国不想要冲突。”他也表示,这与俄斯更加公开的活动有所不同。(我们最忧虑的是,他认为中国(中共)对美国的威胁是“国家级的”,除了传统间谍、经济间谍,也以非传统的方式以及通过网路收集情报,最终的目标是破坏美国全球影响力。)

如果Michael Collice达的是个人观点也就算了,在这次的论坛上我们感觉它显然也是美国政府内部的,一种相当广泛的共识。因为在同一论坛上,承担美国境内反间谍组织职责的(FBI)局长也说:“我认为在反间谍角度来说,中国(中共)在很多方面是美国当今所面临最广泛、最具有挑战性、最重大的威胁。”美国的情报总监也表示:“我们必须要做一个判定,中国究竟是一个真正的敌手,还是一个合法的竞争者。”

这一些观点的可怕是,对于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华人,尤其是仍未入籍为美国公民,或者是说连“绿卡”都还没拿到的人,直接造成“影子”威胁。美国现在的反移民政策,很大一部分是不愿再去负担“拉美裔”的非法移民,然而拉美国家无一拥有可以成为“美国敌人”的条件。中国既被认定是美国的威胁,加上“间谍论”,未来一些未入籍或非法居留的华人,倘若因本身好出风头的个性,摊上了些事被抓,立即被染上了某种色彩,我们岂不是要经常走上“街头”抗议?来营救他们吗。

偏偏国内的兄弟姊妹仍不断地往美国跑,我们之前也提过,在中国骂美国最凶的主,不是本人就是家人首选都是住在美国,无形当中,也给争取尊严、重视华人社区的我们,在往后的日子,在各项工作中,带来一定的难度,而且有些事,也许连民意代表都无能为力。而最可怕的盲点是,华人在美出事互咬的事件频发,结果是造成对华人的伤害“雪上加霜”。

美中贸易战双方都有心理准备

也许会有人以为美中这场贸易战是一个突然发生的状况,但是如果你稍为注意一下二大国在这三年的互动,肯定会发现,很多方面双方早已暗中都在准备。只是今年以来,二大国都在寻求避免冲突,你来我往努力的谈判,却被不断升码的喊话破坏,再经由媒体的推波助澜,使双方的紧张关系,不断的由绿灯转红,弄得人心惶惶,其中以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为最,犹如在洗三温暖一样。现在贸易战已开打,反而使大家坦然以对,至于升不升级,已非众人所关心的议题,若一定要去找一个最大公倍数的答案,就是“何时会结束”。

早在二年多前,中国已逐渐减低从美国采购农产品,尤其是大豆,而且早已规划对美反制增税的收入,将用于补贴各项受贸易战影响的企业。美国农业部24日宣布,计划拨款120亿美元,紧急援助因贸易战蒙受损失的农场主。川普当天在堪萨斯城举行的海外战争退伍军人全国大会上敦促国人,在处理关税问题上要有耐心,表示贸易谈判正取得重大进展,好的结果即将到来,农场主最终将是贸易协议的最大得益者。

中国与一些国家的自贸谈判亦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其中包括一直被美国控制的巴拿马运河,主要的原因是川普政府一直在减低对外的援助,甚至不惜向盟友叫板要公平、要钱来壮大美国。但我们也看到已开发的国家中,在政治、经济各方面与美国比较类似的如“欧盟”,到最后必定会在某些部分与美国妥协,这也可能导致“WTO”的直接走向没落。

人类的发展,有很大一部分都与政治、军事思维有关,所占的逻辑远比我们想像的强大,也会使各国在潜意识上,会很自然的在遇到困难时,我不同意你,但选择理解你,这种精神上的坚持,是历史的情感,也是一种共业,为了生存的不得不“相信”。就像我们曾说川普总统该骂,指的是他在处理俄罗斯的问题上,令人难以理解,甚至民调只有26%的人支持,但7月份美国民调上整体支持川普的人为45%,还比6月份微升1%,这其实也说明了一个事情,人们企盼美国“再回到从前”。

早在2016年中国已经开始控制外汇资金的不正常流通,也在减低对美地产的投资,并逐渐要求把资金移回国内,我们也曾撰文提醒美国的房产业者,主要的原因是,我们也担心美中的不正常资金往来,会在华人社区埋下不可预期的祸根。当美中贸易关系紧张,加上中国相关部门打击境外投资的政治压力,去年中国买家大手购入美国物业的热潮,早已在悄悄的逆转,中国物业拥有者,已开始抛售,只是为了保持一定的价位,都在掩盖消息。但美国的买家早已等待许久,能瞒的就只剩华人社区,中国的投资者早已成了美国商业物业的卖家多时。

中国保险公司、企业集团过往热衷在美投资房地产,动辄花数百亿美金购买酒店、办公楼和天价的空地兴建大楼住宅,都已逐渐的人去楼空。(Real Capital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投资者出售了12.9亿的商业物业,购入的物业仅值1.26亿美元,相差逾10亿美元,是2008年以来首次。美中贸易战开打后,中国政府改变政策,转而打击境外物业投资,借此稳定汇率和银行体系。有分析员指出,海航集团、绿地控股集团等中国企业正估售昂贵的物业,以偿还债务,同时应对国内的监管和市场压力。

美中贸易战,首当其冲的竟是华人社区,从去年开始,一些开发商已很难从银行借到营造贷款,我们替高价收购空地的华人开发商感到担心,有钱买空地,没有钱盖大楼的现象肯定会层出不穷。加上购买房产的人,如果没有良好的信用,将越来越难向银行贷款,合格的也只能贷50%,这种现象,会迫使业者转向民间集资,这些奇怪的循环若走入“恶性”,后果将不堪设想。等到美中贸易战结束或告一个段落,该倒的人也已无救。(我们常说,金银财气需要福气,福气用完了,金银财气就成了过眼云烟,应验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目前在国家安全忧虑之下,加上往日部分项目未能兑现创造就业职位的承诺,部分州和地方已改变欢迎华资的立场,反而对华人有关投资格外慎重,使得中国投资过去2年直线下跌。中国发展商谭志兴(Tan Zhixing)去年9月在德州(Tyler),原本计划斥资16亿美元推动房地产项目,据他说是为了数以千计的中国留学生到当地升学,并为周边地区创造逾千个就业机会,但由于牵扯到利用各种理由吸引中国投资者,使当地官员质疑谭志兴无力筹募资金,以及纳税人是否需掏腰包,项目已经陷入胶着。谭志兴的建筑方案,更被认为有可能是利用德州大学研究系统,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近三年,我们一直希望,国内的家长不要一昩的鼓励子女到美国留学,以物质大量的提供给第二代,忽略了该有的“家庭教育”。从海外的角度,我也们不得不语重心长的讲,希望中国各省地方政府也要自我提升留下莘莘学子的条件,否则就像一位来自内地的友人私下表示,为了下一代,不愿回到生长的地方生活,这是真心话,也令人鼻酸。

就拿最近爆发的“问题疫苗”而言,肇祸的长春长生公司,从整体数据显示,整个企业在制做疫苗的过程造假,已经行之多年,但这毕竟关乎亿万小孩子的健康,再怎么丧尽天良赚钱,也不能“摧残国家幼苗”。况且事情已爆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看到地方官场的无感和不作为,等到中国的领导人习近平要求彻查、严惩,才使得主事者董事长高俊芳及公司多名高管被拘留并严肃调查。(虽然我们在海外,可是当中国发生类似的事情肯定会关心。)

结语

现在的美国,民主党的内部出现一批“反骨”的左倾热潮,尤其是最近在民主党内部的初选中,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有一个统称叫(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DSA),但仍未成为独立政党,还是在民主党党内。DSA最令人瞩目的表现是28岁的(Alexandra)在纽约初选中爆冷的击败纽约皇后区党主席,资深的国会议员(Joe Crowley),也使得这位年轻的拉美裔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她在Twitter 上更经常用拉美语推文做为诉求。

最近由于DSA的跃进,也使得部分政客认为此乃有机可乘,但是不断的以宗教、肤色、移民做诉求,想要造成美国族裔问题,来加大对立的严重得到选票可能吗?同时我们也担心,这会导致共和党的极右派因此而死灰复燃,两个极端的碰撞,对善良的选民而言,都将是一种灾难。

坦白说,美国绝大多数人,都深爱这个国家的法律与制度,在少数族裔中以华人最守法,因为大多的华人就凭着“克勤克俭”的毅力,在美国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而且人数不少,对美国是心存感恩的。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多年的选举学习中,华人已不是过去的“吴下阿蒙”,不会再被激情的政治口号所“迷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29 1: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