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45)

作者:李科林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31日讯】38.在市议会上的演讲

一个曾被打倒被迫害的右派,在劳改时,肩扛过二百斤大米,浇庄稼时用脸盆盛粪,和衣睡在稻草铺的猪圈,等候母猪半夜下猪崽,好叫醒老农。五十多年后竟然在美国加州奥克兰市市议会上,向市长,市议员及市民们作演讲。这么大的反差,好似一步登天的转换,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在这个崇尚自由,民主,人人平等的国家,看待这一类事,如批评总统,市长,市议员等,就是很平常,不足为奇的事了。而老百姓在市议会上演讲,点评市政,也是人人都有的机会。我不过是正好碰上了这一机会罢了。

我市每年年终,市议会都要讨论和研究下一年度的预算。由于整个美国的经济不景气,市长召集的市议会讨论预算,也要相应地紧缩。哪些部门要减少预算,哪些部门要紧缩,裁员,甚至关门,议员们各持己见,争论不休。最后市长就要邀请市民代表与会,听听老百姓的意见。在市议会讨论的项目中,就有全市图书馆分馆的去留问题。全市有一个总馆,十几个分馆,这次预算计划必须关掉八个分馆,其中就有我们老人公寓附近的中国城的亚州图书馆。我每天去中国城买报纸,蔬菜,水果,然后总要去图书馆看香港出版的“争鸣”“开放”“动向”等报章和杂志。因此我和图书馆馆长,馆员们都很熟。

有天馆长找到我说:“李先生,市议会要关掉我们亚州图书馆了,是不是请你在市议会上为我们呼吁呼吁,要求保留亚州图书馆。” 我一听就急了,那怎么可以!全市就那么一个亚州图书馆,关其它分馆也不能关我们的亚州图书馆。我毫不犹豫地答应她,好,我去。一时激动答应下来容易,仔细一想还真有些害怕,我从未在市政府里作过演讲,要摆事实讲道理,要以理服人,又是用英语讲,我行吗?一言既出,硬著头皮干吧。

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讲稿写好,并请我的美国朋友修改一下,看看有什么文法和语句的问题,然后拿去给馆长看是否可用。馆长看了很满意,但说在市议会上每位代表演讲的时间只限三分钟,只能删减,或加快演讲速度。我答应馆长回去考虑一下。

我在小学六年级时,参加过毕业班的一次英语演讲比赛,我们班的英语老师要求我一定要将讲稿背下来,结果得了第一名。现在八十八岁了,背吧,记忆力衰退,还必须在三分钟之内快速讲完。删稿吧,本来讲稿就不长,不知从何删起。我决定挑战我的记忆力,将它背下来。每天晚饭后一边散步一边就开始背讲稿,因这是自已写的稿子,内容差不多都存在脑里了,只花了一周,就背下来了。

市政府大厅里,人山人海,台上是市长和议员们,台下是市民代表和高举著五花八门的标语牌前来助威的市民。九点正,市长宣布市议会开始,她是去年刚当选的第一位华裔女市长,精明能干,颇有魄力。会议首先由市长作简短的2012年预算报告草案,然后市议员们将各自对预算的不同意见提出。有提增加治安警力,交通,公共设施预算的;有提缩减教育,图书馆,儿童乐园,老人康福中心预算等等。议员们讨论结束,市长宣布由各部们市民代表讲话。

代表们依次上台,如不会讲英语,用华语,日语,韩语,老挝语的必须要有翻译,有的侃侃而谈,有的慷慨激昂,再通过翻译,等于只讲了一分半钟。我被安排在第八位,叫到我的名字起身离座时,腿还真有些发软,心也砰砰直跳,究竟是要在市长“大人”和议员们面前,批评,指责他们不重视亚州图书馆的意见。馆长见我有些紧张,她举起拳头在胸前摇晃了几下,鼓励我别怕,加油! 当我一开始说尊敬的市长,尊敬的市议员们时,声音还有些发抖,开始正文了,我竟然拿出我当年义无反顾参加远征军的气概,和小时参加英语比赛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量,准时在三分钟内一气呵成。

我说:看美国的强大不是看她的航天,核武,而是她的立国之本:自由,民主,平等,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为什么全世界的人们都争相到美国来求学,进哈佛,史丹福,柏克来,就是因为美国的教育是培养人们独立思考,勇于创新的精神。而教育系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图书馆。学生课余,可以在有大量藏书的图书馆中,获得在学校里得不到的新知识和新信息,退休人士,失业人士,残障人士都有可能在这里再受教育。对于亚州移民,请议员先生女士们给予特别的关注。

我们华裔经历了八年抗日战争,内战,以及历次的政治运动,特别是十年的“文革”,人们失去了很多受教育的时间和机会,其它国家,如韩战,越战,柬埔寨,老挝等,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他们经过千辛万苦,逃离了战乱和政治迫害,来到这个自由美丽的国家时,接受正规教育的时间,机会,都失去了。他们一边打工一边还要学英语,学新的知识,技术,为他安生立命的国家尽更多的力量。由于国家经济下滑,紧缩开支,关闭一些分馆是必要的。讲英语的读者,关了他所在地区的分馆,他只是多花一些时间,多跑一些路到别的分馆。但亚州图书馆全市只有一个,关了,就等于切断我们亚裔再受教育的机会,这是极不公平,也是违反美国立国之本,人人平等的理念的。

如果一位政府官员,眼里只看到超市,商场,饭馆,能增加税收的部们,而缩减没有眼前效益,却有着提高人们知识水平和素质的长期效益的图书馆,中国有句成语叫:“鼠目寸光”(在这里我用了一句Chinglish:中式英语)“Mouse Eye,Inch Sight”(还有点押韵呢)至于保留亚州图书馆的经费预算从何而来,我建议卡掉那些华而不实,浪费的,没有经过深入调研的建设项目。譬如市府计划在我们区附近汽车公司的一片空置的房地,建起超市,餐馆,商店,为我们这里近七百户老人公寓的居民服务。

我首先要感谢议员们的关心和良好的愿望,但请你们在作计划前,必须要深入了解,这里居民的生活习惯。这七百多户居民,有一半是华裔,其次是韩裔,越裔以及其他亚裔。我们都是低收入的老人,尤其是华裔,善于勤俭持家,精打细算,有.39的香蕉,决不买.49的,即使要多走两条街也不在意。如果新建的超市,商场,商品价格比中国城的贵,人们宁可买月票坐公交车去中国城。

另外,在中国城有华人喜爱的豆腐,豆芽,韭菜,除了买菜,还可以去邮局,银行,诊所,图书馆,上一次街什么事都一齐办好了。市府计划新建的设施,我认为不可能有这么齐全的配套。因此,我衷心希望市长,和各位议员们,请你们再次慎重地考虑一下亚裔公民们的呼声和需求,改变取消亚州图书馆的计划。

当我回到我的座位上时,一位金发高个子的女士来到我面前,问了我的名字和电话,还要了我的讲稿。起初我还有些紧张,以为是哪位官员要记下我的名字给我小鞋穿或秋后算账呢。她递给了我一张名片,我一看是位议员,我想可能是我演讲的内容,符合她的主张,记下我的名字电话,可能今后会有些用,心里也就释然了。

一个月后,当我去图书馆看书时,馆长过来热情的握着我的手说:“李先生,市府通知我们,市议员大会全体通过保留亚洲图书馆。谢谢你,你为我们图书馆立了一大功!“我说这哪是我的功劳,是你们全体职员努力的结果。”回到家里,我也暗自高兴,并不是我的演讲有多大的说服力,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留下来的名句“鼠目寸光”在美国市议员中起了震慑作用,议员们谁愿去做一个被人称做目光短浅的老鼠呢。(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