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民间故事

芳华女不背信 嫁的老头竟是神仙

清 沈铨《百鸟朝凤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3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南梁天监年间,韦恕在扬州担任曹掾(古代官署各分部门以及郡县的正官职),任满后回到扬州六合县。他有个邻居叫张老,是个种菜的老头。

那时,韦恕的大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韦恕找来乡里中的媒婆,请她帮忙寻门好亲家。没想到邻居的种菜老头巴望着这门亲事。

攀亲

韦家有女初长成。图为中国传统画家章翠英作品-蝴蝶仙子(正见网)

张老在韦家大门等到了媒婆,亲切地把她请进自己家们,并备了酒食请客。酒将吃完,张老向媒婆问清事实,并且表白自己的愿望:“我虽然体衰年迈了,但我种菜园,也能够丰衣足食,希望您替我去向韦家求婚。事情办成了,一定送份厚礼感谢。”

媒婆把张老大骂一顿,走了。但是过两天张老又邀请媒婆,媒婆说:“老头儿为什么不估量自己,难道有官绅人家的女儿,肯嫁给种菜老头的吗?这韦家的确贫穷,但你不是婚配的对象,门当户对的士大夫家也不少。我怎么能因为你一杯酒,去讨骂呢!”

张老并不气馁,一再拜托媒婆:“就请你勉强替我说一说,说了,如果韦家不同意,就是我的命。”

媒婆硬着头皮到韦家去提这件事。韦恕果然大怒道:“婆婆由于我家贫穷,竟这样看不起我们!我们韦家怎么能有这样的事!种菜园的老头是什么人,胆敢说这样的话!我不怪老头,但是婆婆怎么不识是非到这种地步呀?”

媒婆缓一缓气氛说:“的确不是我应该说的,被老头说得没办法,不得不来转达他的心意。”

韦恕怒冲冲地说:“告诉他,今天能送来五百贯钱,就可以。”

媒婆把韦恕的话告诉了张老。张老乐呵呵地说:“好的。”不一会儿,用车子装了五百贯钱交给韦家。

农家乐。 (农委会提供)

韦家的人大吃一惊,说:“刚才是开玩笑的话罢了,一个种菜的老头怎么能弄到这么多钱?原本估计他一定拿不出这么多钱才说的。现在钱送来了,该怎么办呢?”

不背信

韦恕叫家人暗中探探女儿的心意。女儿说:“这原是命啊!”就同意了这件婚事。

婚后,张老照样种菜园,挑肥、锄地、卖菜。韦恕的大女儿成了他的妻子,亲自做饭洗衣,并不觉得矮人一截。亲戚们都觉得她嫁了个不入流的人,疏远了她,但也影响不了她。

离开

就这样过了几年,亲戚朋友中有见识的人,责怪韦恕说:“你家的确贫困,乡里难道没有穷人家的好子弟吗?为什么把女儿嫁给种菜的老头?你已经把女儿嫁出去不要了,为什么不让她到远处去呢?”

过了几天,韦恕摆了酒席,叫来女儿和张老,稍微透露了要他们离开的意思。

张老欠身说:“我们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这儿,是惦记您可能不舍得女儿。现在既然讨厌我们,离开这里有什么难呢?我在王屋山下有一座小庄院,明早我们就回去了。”

翌日,天濛濛亮的时候,韦家大女儿和张老来告别,“如果哪一天想念我们,可以叫大哥到天坛山南麓来探访。”张老让妻子戴了笠帽骑上驴子,他自己拿着拐杖跟在后面走了。

驴。(fotolia)

寻访

他们走后过了好几年,一直没有音讯。韦恕想念起自己的女儿,心想女儿过苦日子,大概会变得蓬头垢面吧?再相见应该都认不得了。他让大儿子韦义方去寻访张老一家。

韦义方走到天坛山南麓,遇见一个昆仑奴,(注:古代泛指中印半岛南部及南洋诸岛之地为昆仑,其人流亡到中国,卖身为奴,故称昆仑奴),驾着黄牛在耕田。

韦义方问道:“这里有座张老的庄院吗?”那昆仑奴好像等他很久了,放下手里的牛鞭拜了拜,说:“大舅爷,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我为您引路。”

两人向东走去登上一座山,下了山穿过溪水,一路上景色渐渐变得跟人间不一样了。他们来到一座山下的溪边,北面有座朱漆大门的豪华宅第,楼台亭阁高低错落,花木扶疏,祥云笼罩,鸾鸟、白鹤和孔雀徘徊飞翔,清晰响亮的乐曲与歌声缭绕。一股特殊浓郁的香气,洋溢在山崖谷中。昆仑奴指着说:“这就是张家庄啊!”

到了仙界

眼前的景况让韦义方感到万分惊讶。庄门前有穿着紫衣的管门小吏,向他行礼,并把他带进中厅。厅堂中摆设的物品,韦义方从来也没有见过。他忽然听到佩玉的声音渐渐靠近,两个丫鬟出来说:“主人来了。”

接着看到十几个容貌十分美丽的丫鬟,两两成对而行,在前面引路,后面戴着远游冠,穿着大红色绸衣,仪表堂堂,体态魁伟,容颜芳嫩的主人出来了。一个丫鬟领着义方前去行礼,仔细观看,原来是张老。

张老说:“兄长劳苦了。人世间辛劳,好像生活在火里一般,身体还没得清凉下来,愁苦的火焰又旺起来,不得片刻舒适。兄长长久生活在人世间,用什么来自我消遣呢?……您妹妹稍作梳妆,就会来见您。”于是向韦义方作了个揖,请他坐下。

不一会,一个丫鬟前来禀告:“娘子已经梳妆好了。”请韦义方进去。那正房用沉香木做屋梁,用玳瑁装点门面,用碧玉装饰窗牖,挂着珍珠帘子,台阶都是冷冽滑溜、青绿色的玉石。妹妹身上衣裳、饰品的绮丽,韦义方在人世间从没见过。妹妹讲了几句应酬话,问了问父母长辈的情况,情意很是疏淡。接着请他用餐,食物精美芳香无法形容。

第二天天刚亮,张老陪韦义方一起坐着闲谈,对他说:“我妹妹突然想去游览蓬莱山,你妹妹也该去,但是我们天没黑就会回来。兄长只管在这里休息。”

神仙驾凤升天

一会儿,义方看到五色彩云从中庭升起,鸾凤在空中飞翔,琴瑟箫笛齐奏。张老、义方的妹妹各自乘了一只凤,其余随从几十个人乘鹤,渐次升上天空,向正东飞去,直到隐去了身影,还隐约有音乐的声音。

图为清 沈铨《百鸟朝凤图》局部。(公有领域)

义方住在内厅,受到小丫鬟周到的服侍。

天将黑时,笙簧的声音响起,瞬间张老他们一行在庭中降落下来。张老和妻子见到韦义方,对他说:“您独自一人待在家里,太寂寞了。但这个地方是神仙的府第,本不是尘世俗人能来游览的,兄长因命中注定应该来到这里,但是也不能久留,明天该告别回去了。”

韦义方动身回去时,妹妹跟他辞别,殷勤地说了话,请他代向父母问安。张老说:“人间俗世跟这里相距很远,我来不及写信了。”张老送给义方二十镒黄金,又像是能看到他们家未来的困境,又给了他一顶旧席帽,说:“兄长如果没有钱,可以到扬州北邸卖药的王老家去拿一千万贯钱,拿这顶旧席帽作凭证。”张老又叫昆仑奴送义方出山,一起走到天坛山,昆仑奴拜别,义方一人往回走。

义方独自背着金子回到家。家中的人很惊讶,问了他情况,有的人认为张老是神仙,有的人认为他是妖怪。

上扬州取钱

过了五六年,金子用光了,当韦家的境况陷入困难时,想取那顶旧席帽子换钱,又觉得荒诞不可信。家里人说:“即使取不到钱,去一趟有什么关系!”就要义方上扬州。

义方上了一趟扬州王老药铺,王老药铺的一个小女孩说:“张老曾经来过,叫我缝帽顶,那时我没有黑线,是用红线缝的。线的颜色和缝的针迹,我都可以自行检验的。”一看,席帽果然是真的。义方得了钱,用车子装了回家,大家终于相信张老是真神仙。

宛然就在身边

过了些年,韦家又思念起女儿,再次让义方到天坛山南麓寻找她。到了那里却是千山万水,不再有路了。有时碰见打柴的人,也没有人知道张老庄了。全家都认为仙界与人间是不同的两个世界,没有相见的日子了。

义方又去扬州一趟找寻王老,然而王老也不在了。

再访旧地,那些人都不在了。(fotolia)

又过了好几年,义方偶而游览扬州,信步走过北邸前面,忽然看见张老家的昆仑奴,走上前来行礼,说:“大舅爷家中境况怎么样?娘子虽然不能回家,却像天天侍奉在父母身边一样,家里大大小小事,没有一件不知晓。”

昆仑奴从身边拿出十斤黄金给义方,说道:“娘子叫我送给大舅爷。我们家主人跟王老在这家酒店喝酒,大舅爷暂且坐一会儿,我进去报告主人。”

义方在酒旗下等到太阳下了山还不见昆仑奴出来,就走进酒店瞧瞧。他看到满座都是喝酒的人,但席间并没有张老,王老,也没有昆仑奴。他把金子拿出来看,倒是真正的金子。义方又惊讶,又感叹,就回家了。从此以后,就再也不知道张老在哪里了。

资料来源:《玄怪录》@*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
2018-07-10 4: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