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8公斤

作者:刘铭

残疾成年人补助金到2019年11月增加为每月900欧元。(Fotolia)

    人气: 693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对食物的需求不多也不高。

就像写这篇文章的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烧饼夹蛋,晚上一碗面就OK了!常常都是这样,简简单单、清清淡淡地就过了一天。之所以这么做,一来不想被食欲掌控,再来是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吃”这件事上。

或许正因如此,从年轻到现在,体重始终维持38公斤。大家不妨做个观察,十个轮椅者有九个胖。因为大部分坐轮椅的人属于重度障碍者,能够从事的运动十分有限;再加上经年累月端坐轮椅之上,新陈代谢的功能较差,若无法在饮食上有所节制,很容易就发胖。

坚持和力行一样重要

不少人感到好奇,我自始至终维持38公斤,到底吃喝的“食谱”是什么?先从喝的来说吧!我的主要饮料就是“天一神水”,这究竟是什么,名称有点神奇,说穿了,不过就是开水或茶水,只是我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我极少极少喝便利商店卖里的碳酸饮料,尽管陈列得琳琅满目、吸引目光。另外,年轻人酷爱的手摇杯,也赚不到我的钱。

在吃的方面,有一种食物是拒绝往来户,大大的忌口,就是“油炸食物”。油炸食物是大部分年轻人的最爱,确实令人爱不释手。不过在我的理解,愈是口味重的食物,副作用加大;愈是口味清淡,吃起来近乎无味的食物愈健康。还有就是三餐规律,不吃零食和宵夜。

有了食谱,接下来的身体力行才是最重要。人生的成绩单不是知道多少,而是做到多少;知道却做不到没有用,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很多人在减重的过程,刚开始由于动机强烈,所以效果很好,两、三个月或半年下来,就有显著的成绩。不过,维持体重却是一条漫长的路,若无法有所节制、坚持下去,往往适得其反;好比复胖,比不减重前还来得胖,还来得令人沮丧。这就是为什么“成功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坚持的人不多”啊!

体能来自乐观的心

在我主持的广播节目中,曾访问过减重的专业医师,我问医师:“饮食和运动当然是减重不二法门,但若无法兼得,必须取其一,哪一种对减重比较有效?”记得那位医师表示,饮食最重要。他举例说明:某人星期天骑了整个上午的脚踏车,共消耗1,000大卡热量;等到中午觉得肚子好饿,大大地吃了2,000卡的食物,结果先前努力地运动不就都白费了。

有人打趣地对我说:“像你这样吃得少、做得多,哪来的体力啊?”我笑答:“体力,我有吃药啊!”对方好奇地问:“吃什么药?”似乎也想得到是仙丹妙药,此时我会搞笑地回应:“大力丸。”

其实哪有什么“大力丸”,我也搞不太清楚,为什么能够吃得少却做得多。体力究竟是来自何处?细细推敲,或许是自己有一颗乐观的心。乐观的心即是良药,慢慢地就转换成正能量,既能护体又能够制造体力。

在没有复康巴士之前,我外出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计程车。而我总以“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来训练自己独立。记得有一次,我搭乘的计程车司机是一位年长的阿伯,在老婆背我上车后,到下车时,我就在等是否有男生经过,请人协助我下车。然而那一次说也奇怪,就是没有男生经过。这时,有一位女生路过,见我面有难色,主动问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表示,我在等路人甲乙丙丁,当然是男士经过,请他们抱我下车。那位女生完全摒除“男女授受不亲”的尴尬,表示是否可以让她试试看,我点头同意了。对方顺利地将我从计程车抱上轮椅,并问我为什么这么轻。我近乎自豪地告诉她,我只有38公斤。

让自己保持如此轻盈的体态,主要的目的还是一种体恤,体恤协助我的人,不论是抱或背,在举起我的那一刻,意识到的不是重重地像一块废铁,而是轻轻地宛如一朵白云。

专栏作家

刘铭

三岁罹患小儿麻痹,必须终生仰赖轮椅。现任混障综艺团团长、大爱电视台主持人、复兴电台主持人。著有:《轮转人生》、《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人生好好》、《从残童到富爸》、《坐看云起》、《当偶像遇上明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5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香港女星惠英红刚获得金马新科影后,很多人不知道57岁的她人生流离颠沛,虽然是被认证过的满族正黄旗后裔,但年幼时因家道中落,这位没落的贵族不得不到红灯区乞讨。长大当演员后享受过掌声;又于中年沦为配角,失去舞台被弃如敝屣后,罹患忧郁症而一度想轻生。好不容易再度回到萤幕前,竟陆续遭逢兄长、母亲相继离世的悲痛。2017年仿佛是老天注定赐给她的苦尽甘来,演艺事业攀上另一巅峰。
  • 一月份,我和李淑桢─也就是大爱电视台《人生逆转胜》这部戏中演我太太的女主角─合出了一本书,书名叫做《当偶像遇上明星》,这是我的第七本著作。
  • 大家看到身边的人心情低落、生活不顺遂或健康出了问题,多半会随之担忧,有时候只是听闻陌生人的不幸遭遇,也会自然地产生怜悯之心,这其实是人性本善的慈悲特质。然而若只是停留在同情的情绪漩涡中,对事情的帮助并不大。不论是当事人或旁观者都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想清楚事情的原委,才能有效地解决困境,甚至是避免下次问题的发生。
  • 相信大家都听过、也可能遇过好多好多的“为你”而做的事或牺牲,不知道各位听到有人为你做了什么事或牺牲了什么,感觉是什么?是开心,觉得理所当然?还是担心,觉得害怕、有负担呢?倘若所有事情都是“为你”而起的,那么对方“自己的感受”如何呢?
  •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若不幸伤害了别人,就只能努力弥补,因为人生的最后,无论是名气、钱财、亲人没有一项能带得走,唯有问心无愧,才能不留后悔与世界道别。
  • 台南群聚的古迹已经是旅游地标,如果游腻了照本宣科的历史景点,不妨从蕴含文学深度的另一面向来欣赏古城。一日的文化之旅,非常适合喜欢悠闲旅行的文青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