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庭园祭:伦敦一角的浮世绘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1日讯】两行石灯笼,将悠悠小径衬托的更为笔直,这隐于楼宇之间的秘道,引领人们,遁入和之国度,是千利休、久石让、黑泽明的故乡。

顺着石径而去,不久即来到一个棕色木门跟前,一看便知是日式风格,古朴简单中,散发着厚重的坚实感,门的那边,由日本驻英领事馆和“日本协会”(Japan Society)所举办的“日本庭园祭”(Japanese Garden Party),正不亦乐乎地欢庆着。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一个世纪前,Hammersmith 公园曾是充满了异国风情的世外桃源,1902年随着《英日同盟》的签订,两国的“蜜月期”也带来了文化层面的沟通交流,该公园也正是在那时候,作为日本文化展的一部分,被注入了大和民族的血液。

自公园里一进门处的图片展中,会发现在那时候的日本文化展更加隆重,甚至还曾建了一个日式城堡。据当时媒体报导,整个展览先后吸引了八百万人次前来观看。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能出国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而观看博物馆和文化展成为了解他国的最重要的方式。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当然还有食物也是最为重要的,就像如今提到日本,估计多半人会最先想到三文鱼寿司,要知道寿司在江户时期,还只是街边的快餐,地位与如今的三明治无异,今天却登上了大雅之堂,街边是吃不到了,大阪章鱼烧成了今天活动的小吃主角。

下午时分的太阳烧得正旺,园中的人们依然兴趣盎然,有的看着、把玩着日式盆景,有的写着日本字或玩折纸,而在特意搭建的舞台前面,百余人席地而坐,欣赏着日本的传统节目。

百余人席地而坐,欣赏着日本的传统节目。(鲍天雨/大纪元)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此刻是太鼓的表演,领舞者的是个女鼓达人,不知怎的,让我想起了出云阿国,一个传说中的歌舞伎演员,她生活的年代正是日本战国的桃山安土时代,那时的大大名织田信长,依靠乐市乐座政策,让商业、娱乐业即便在战乱年代,也能蓬勃发展。

伦敦日本庭园祭活动。(鲍天雨/大纪元)

溜到爪哇国的思绪,被几位美丽的女士又拽了回来,准确说是她们身上雍容典雅的和服,感觉只有它,才能将日本女性的温顺仪态尽展无遗,而无论东洋、西洋还是喜洋洋的女士们,穿上它的那一刻,都自觉不自觉的内敛谨慎起来。

话又说回来,这和服本是源自唐衣,顾名思义,当年日本大化改新,将大唐政治、文化,包括服饰等几乎原封不动地照搬过去,所谓“国比中原国,人同上古人。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如今我们这“中原”人已不知替换过多少服饰,而日本却“年年二三月,桃李自阳春。”

在园子最后处,水流沿磐石而下,汇成一小溪,环园林而流,一石桥横越其上,一柳树摇曳于岸旁,这一溪一桥一柳,令人心神荡漾,睹物思情。

伦敦日本庭园祭。(鲍天雨/大纪元)

“翘首望长天,神驰奈良边;三笠山顶上,想又皎月圆。”

阿倍仲麻吕的这首《望乡诗》,没能让他落叶归根,最后终老长安。

又有多少人,把这里当作了奈良河畔。◇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