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夜市景气 从一个网路直播主说起

过去承租的店面如今转型当作仓库,也是小曼拍卖物品的小小摄影棚。(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1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说一口流利台语,20年前随爱嫁来台湾,如今的小曼是一位网路直播主,主要叫卖皮包、皮件,另外经营的2家店面,分别位于逢甲夜市黄金地段、许多国际观光客喜爱造访的商场内。过去承租的店面如今转型当作仓库,也是她拍卖物品的小小摄影棚;在商圈打滚超过15年,小曼没想到自己会跑到网路上亮相卖东西。

“这2年真的跌太快了!”一路走来,小曼见证了逢甲商圈的潮起潮落。“从2015年14.5万元的店租、2016年降到11.5万,今年上半年腰斩剩下7万元”,不过这样的价钱小曼却直言,“刚签下承租契约就后悔了!”

指着商城入口走道上二大排娃娃机台,小曼抱怨,“这样生意真的会做不下去。”谈起最风光的时候,“那时在商圈有4家店面,而且都算是黄金店面,卖的是流行服饰,现在整体营收剩下不到一半。”

谈起生意最惨淡的日子,她说,曾经有一个月的营业额不够付员工的薪水;为了消化库存,转型开直播是她的求生之道,“现在线上每天都有上百位固定客户,从今年4月开始,到7月的业绩一路成长,营收已大大高过另外2家实体店面的亏损。”

“死守逢甲”是她对商圈多年情感的表现,回想近10年国际旅客的变化,小曼深有感触说:“在陆客团未到之前,星、马、港澳、日都是主要客源,有的甚至会拍照,回国后再吩咐家人来台湾找我买货”;如今很多团客都不来了,自由行的旅客其实并没补上。”

昔日荣景不再,观察主要原因,小曼认为,过去的“陆团客”以购物为主,如今自由行是以赏景为主,停留时间短,也无心采买。她说,“现在来最多是越南的、没消费力,只能再等候时机了!”

电子商务崛起 冲击实体店面

网路“电子商务”崛起,改变台湾许多民众的消费型态,遭受最大冲击的则是“实体零售业者”;全台各地商圈都传出不堪租金压力、收摊,进而被“夹娃娃机店”趁机攻城掠地的窘境。若从全零售角度看,根据统计,台湾整体零售市场总值从2000年的2.5兆元,至2018年已成长到4.1兆,成长率高达65%。其中“无店面零售业”则呈现连续11年的正成长。2016年台湾电商总值约占零售总体的27.6%,2017年年成长率达到7.4%,远优于整体零售业的成长。在电商市场大饼持续扩大下,有学者认为,如今不管是B2B、B2C的销售型态,均已无大差别。

实体店面遭受史无前例大挑战,基本面相对优异的逢甲商圈,也无法抵挡这波考验。大大的“待租”横贴在黄金地段、巷弄间,随处可见;据估计,这一波关门大吉的店家超过200家以上,占商圈店面总数逾一成,其中尚不包括频频换手的店面。

“陆客走了,东南亚的今年好像也不来了!”经营早餐店的曹家父子叹,“生意滑落了一半。”

逢甲路上,过去以学生为主要客群的“早餐一条街”,随着观光客的减少,本土客人似乎也在消失中。指着对面街上的黄金店面,曹爸爸说,“这半年就关了5家,每家店还换手了3次。”

“唉!我讨厌那个娃娃机。”指指左边三角窗店面,曹爸爸无奈地说,“那家过去一个月店租要50多万元,现在20多万就租给夹娃娃机了。”

前商圈主委、现任游客中心主任王朝艺分析商圈出现变化的原因,包括“电子商务崛起、客户群的改变、一例一休、原物料上涨、消费力下降”等等,都是近2年业者大举出逃的原因。

来到逢甲商圈的本土与国际旅客占比约7:3,其中陆客团占国际旅客总数近四成,估计陆客每人每日消费是1,350元,东南亚旅客500元,本土客约1,000元。王朝艺指出,关键在于过去因陆客团造访所形成的“经济食物链”,包括游览车司机、导游、柜姐等,都因此大受影响。

针对政府补贴南向观光政策,王朝艺认为,问题在于“穷爸爸”与“富爸爸”的差别,现在“提袋率”真的降低了,他要问:“陆客团会抢面膜、太阳饼,那东南亚客人会抢什么?”

商圈过去以创意商品闻名全国,许多商品会先来这里测试成功后,再转至全台各地,例如章鱼小丸子、大肠包小肠、熊掌包等等,都曾红极一时。如今商圈到了需要转型的时候,希望政府能协助做好迎接东南亚旅客的相关配套,才能让低潮期快点结束。

“淘宝货”攻占台湾夜市    本土客也不买账

全台各地夜市都传出经营困难,台中市更是一年倒了6家夜市,包括大里文创夜市,北屯水湳经贸夜市,西屯环中夜市,妖怪夜市、丰原圆富夜市、兴大夜市;归咎众多原因,不难看出电子商务冲击的力道。

在消失的商店中,被认为最早被淘汰出局的是“服饰店”。每到周末,许多年轻人喜爱逛逛买衣服的“屋台街”,如今仅剩靠近马路的一楼店面在苦撑着;走进巷弄里,昏黄的路灯下、铁门深锁,仰头望去的二楼服饰店面,更是死寂。

一向炙手可热的逢甲商圈,为何近来连台湾客都兴趣缺缺?有专家指出缺乏特色是主因,夜市里走没几步路就是卖鸡排、大肠包香肠、地瓜球,就连过去以创新起家的逢甲夜市也不例外,除了美食之外,许多琳琅满目的生活小物及3C周边商品,仔细一看,不只提包、手机壳似曾相识,架上整排手机壳造型,都能在淘宝网上找到,价格也差很大;譬如,一个水钻手机壳在淘宝网上单买仅需台币139元,夜市却要价千元;在资讯流通的时代,难怪连台湾人也却步。

“与其怪陆客,不如检讨自己。”一名在台湾交换的大陆生归咎台湾夜市缩水在于“陆客锐减、小吃没特色、荷包缩水”等因素,并提到刚到台湾时确实很喜欢台湾夜市,每天有空就会去逛逛,但几个月后觉得这些夜市都差不多,除了小吃摊,就是“淘宝货”,“我身边的台湾朋友现在很多也不爱逛了!”

抵台自由行升温 学者分析:二、三线城市要等

全球疯“自由行”,可望为台湾观光旅游指出新方向。根据交通部观光局公布上半年最新来台旅客显示,中国大陆旅客回温中,与去年同期相较并未衰退,而是微幅成长3.85%。学者分析,陆客自由行会持续升温,传统旅行社应思考如何转型、开发在地化行程,开发所谓“破碎式旅游”规划,为台湾争取更多自由行旅客。

而为填补陆客在政治因素下锐减的观光数字,中央政府从2015年开始投注新南向市场,不过业界对东南亚旅客能创造多少观光产值疑虑不小。根据观光局最新报告指出,2017年新南向十八国共创造28.1亿美元的外汇收入,整体已超越日本成为来台观光外汇的第二大市场。其中“纯观光”的东南亚旅客,日均消费更超过陆客188美元、来到200美元以上,住宿消费更是陆客的2倍,实质消费力超乎预期。

静宜大学副教授黄正聪表示,2017年至今,东南亚市场每个月都有三成的成长率,目前成长力道还在持续,预估今年可再增加60万人次,有机会超越陆客来台人数。他认为南向市场还有很大成长空间,因为目前只是刚起步,包括越南、印尼等国也未设置外办,也未开放免签,若持续深耕,成果会非常可观。

观察南向政策实施2年来,旅客主要以大台北地区为主,中南部业者频频反映,未感受到新南向的成果。学者则认为,新市场的旅客初来乍到,旅游地区一定以首都为主,几年后才会逐渐往二、三线城市扩张。

争取观光分流 推“中进中出”

台湾观光外汇市场持续走强,但国际旅客主要集中大台北都会区,为争取国际游客,台中市推动“中进中出”旅游模式。台中国际机场2015年至2018年已成功开拓18处新航点,今年6月、7月正式开启日本东京及柬埔寨金边航点,目标打造“亚洲1日观光生活圈”。

台中市府观旅局长陈盛山表示,2014年至2017年间,东南亚旅客入住台中从29万人次攀升至45万人次,成长比是50%。分析主要客源,2016年至2017年间,越南旅客成长幅度最大,从1.7万成长至10万人次;泰国旅客2.4万至5.4万次,成长幅度也有126%;2017年至2018年东南亚1至5月,从16万成长为21万,显示进入中部的旅客在直线上升。

陈盛山说,每年下半年是台湾旅游旺季,而“台中世界花卉博览会”是台湾下半年最大型的观光盛会,相信将为台湾挹注更多观光能量,打造更多观光产值。◇

逢甲商圈便当街知名“大肠包小肠”,过去陆客大排长龙的荣景不复见。
逢甲商圈便当街知名“大肠包小肠”,过去陆客大排长龙的荣景不复见。(黄玉燕/大纪元)
电子商务冲击,相对抗跌的逢甲夜市文化路上仍具基本面。
电子商务冲击,相对抗跌的逢甲夜市文化路上仍具基本面。(黄玉燕/大纪元)
逢甲商圈周末,许多年轻人喜爱逛逛买衣服的“屋台街”,仰头望去的二楼店面一片死寂。
逢甲商圈周末,许多年轻人喜爱逛逛买衣服的“屋台街”,仰头望去的二楼店面一片死寂。(黄玉燕/大纪元)
大大的“租”出现在逢甲路上黄金地段已经1年,隔壁就是一家娃娃机店。
大大的“租”出现在逢甲路上黄金地段已经1年,隔壁就是一家娃娃机店。(黄玉燕/大纪元)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