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芬太尼泛滥美国 川普:这是一场战争

人气: 198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这“几乎是一种形式的战争”,毒品“正在杀死我们的人民”,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8月16日的内阁会议上这样形容来自中国的、以芬太尼为主的类鸦片毒品,“我对此非常坚定。这是一个耻辱,我们可以阻止它”。

这并非是美国首次将中共对美的毒品输出视为一种形式的战争,美国军方在2014年发布的一份白皮书中披露,中共向外输出“毒品战”、“文化战”等非常规战的可怕目的。那就是,用来破坏对手的道德结构,削弱对手。而无论是“毒品战”还是“文化战”实则都属于中共战争论著中提到的“超限战”。

要了解“毒品超限战”,首先看一下席卷美国的芬太尼为何能被用来充当“武器角色”。

芬太尼为何能被用来充当武器?

芬太尼之所以能够被用来充当武器要从其杀伤力说起。芬太尼是一种药性强劲的,人工合成类鸦片止痛剂。其特点是起效迅速,作用时间短,效力比海洛因强50倍,比吗啡强100多倍,只要几粒沙粒的大小就可致命。

专家指出,在21世纪中共对美国的“鸦片战争”中,芬太尼充当着“武器角色”。由于芬太尼的杀伤力,以至于其已经被作为“化学武器”来研究。另有专家将其等同于神经毒剂。

近年来,中国的芬太尼以惊人的速度充斥着美国街道。洛杉矶卫生官员说,这种让人容易上瘾的毒品在洛杉矶街头越来越普遍。因芬太尼而死的人比任何其它类鸦片药物都要多。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估计,仅2016年,就有6.4万美国人死于毒品过量,其中2万人因摄入芬太尼死亡。美国芬太尼的绝大部分源头都在中国。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2017年2月曾发布一份题为“芬太尼:中国对美国的致命出口”的研究报告。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017年2月曾发布一份题为“芬太尼:中国对美国的致命出口”的研究报告。(USCC网站截图)

报告说,源自中国的芬太尼,成为引发美国近年来致命毒品危机的一个主要原因。它们多是先从中国被运往墨西哥和加拿大,而后再走私进入美国的。

一场袭击美国的“毒品超限战”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发表的一份题为“应对非常规战”的白皮书披露说,“近期的中国战争论的专家提出,要使用广泛的作战形式反对它的敌人,包括美国。”“毒品战”就是作战形式之一。此外,这种广泛的“非常规战”还包括“心理战”和“文化战”等,以破坏对手的道德结构来削弱对手。

白皮书说,中共解放军空军少将、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乔良和前空军大校、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概述了中共如何利用军事和非军事行动相结合攻击美国的计划。乔良说:“超限战的首要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没有什么被禁止的。”

白皮书分析说,乔良的“规则”实质就是“任何手段都将被使用,不惜一切代价地赢得战争”。这个理论对美国来说“构成挑战”。

白皮书指出,根据乔良和王湘穗的“超限战”战争论,中共将会使用一系列手段来赢得战争,其中很多都是超出常规战的领域,包括“毒品战”。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发表的一份题为“应对非常规战”的白皮书。(白皮书封面截图)

如今席卷美国的这场毒品超限战对美国的冲击之一就是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克鲁格(Alan Krueger)的研究显示,美国近年来参加工作的劳动力人口下降,有20%退出劳动力大军者是因类鸦片上瘾而无法工作。他们主要是25—54岁的青壮年人口,是美国的核心劳动力。

川普总统去年10月宣布国家进入应对毒品危机的紧急状态,由此可见问题的严重性。

在今年8月16日的内阁会议上,川普督促司法部长塞申斯对阿片类药物供应商和制造商提出“重大”新诉讼,而不是加入各州对这种高度上瘾且致命药物提起的现有诉讼。福克斯新闻称,川普采取了不寻常的举措。

中共惯拿毒品当武器 专家披露其可怕目的

对于中共来说,使用毒品超限战攻击敌人并非新鲜事。前中央情报局副局长道格拉斯(Joseph D. Douglass)在他1999年最后更新的《红色可卡因》一书中,详细介绍了中共使用这个战略的历史。

他写道:共产主义政权“在低级别的战争中,使用毒品这种决定性武器对付西方文明,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在1990年前有这么一段时间,所有的数据和证词都把共产党国家和毒品走私联系在一起。”

当年毛泽东为了养军、扩军夺政权,获取需要的武器及资金,曾种植和贩卖鸦片大烟。道格拉斯写道,1928年毛泽东指示其下属谭震林“大张旗鼓种植鸦片”。在延安借开荒生产之名,种植和贩卖鸦片,一方面获得所需物品,另一方面贩毒给非共产国家。

道格拉斯说,中共掌权后,鸦片生产被“国有化”,“毒品贩运针对非共产主义国家,成为新兴共产主义国家的一种正式活动”。

这种“正式活动”尽管在1951年被美国和日本的独立调查所披露,但至今从未停止过。

《拉丁美洲邪恶轴心和世界新秩序》一书的作者Heitor De Paola在接受英文大纪元的邮件采访时,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毒品被用作武器的可怕目的。他说, 毒品是用来“刺激目标国家中青年人毒瘾的一种方式”,以便实现共产主义团体的政治目标。

毒品除了被中共利用作为超限战的一部分实现其政治目的外,另有专家认为,毒品所带来的巨额利润也吸引著中共官员们。

中共放任 致命毒品源源流入外国市场

外国毒贩如何在中国订货?网络自然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美国司法部去年10月表示,已经起诉两名中国毒贩严晓兵(Yan Xiaobing,音译)和张建(Jian Zhang,音译),他们涉嫌制造芬太尼,并通过互联网直接向美国客户销售。

联邦特工在严晓兵的网络中确定了100多个毒品分销商。在这起案子的侦破中,调查人员对嫌犯的互联网跟踪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2017年10月17日宣布,美国当局已经起诉两名中国毒贩。(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纽约时报》称,在中国近年来出现制毒,贩毒,全程网络化、传、制、销,一条龙全在网络上完成。网络销售对中国的毒品输出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在中国的维库(Weiku.com)网站上,有近百家中国公司表示销售芬太尼。

中共拥有全球最先进的网络监控技术,中欧大学高级研究员、美国史丹福大学胡佛学院访问学者Markos Kounalakis认为,中共要想遏制毒品出口的话,利用其对中国人的网络控制,完全有可能。

他说,中共的国家警察工具,有能力监督和管理国内的毒品犯罪活动。既然中共能够“很容易地”、“经常性地”抓捕博客、VPN用户、艺术家、抗议者和其他无辜者,那它“肯定也能够发现并破坏那些向美国销售致命街头毒品的犯罪团伙”。

Kounalakis去年11月发文称,“在21世纪中共对美国的鸦片战争中,芬太尼充当着武器的角色。”

他说,芬太尼今天已经杀死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是中共两面(two-faced)战略的另一个例子。这种化学品真正的价值是被中共用来作为一种“有利可图”的鸦片出口品,同时也可被用来“摧毁美国社区,搅乱美国的政治格局”。中共对鸦片战争如何能够“震撼一个国家”并“摧毁一个帝国”非常清楚。

他说,鉴于中国大量运输这种致命的白色粉末到全球市场,如果美国能够让中共限制供给,将会大大减少美国的芬太尼问题。但是,当中共被要求“负责任地行事”时,却表现出更加“被动”。

BBC在2016年10月的一篇报导披露中国多家公司公开出口超强效毒品卡芬太尼(carfentanil),其效力是芬太尼的100倍。报导称,美国政府之前已经对中共施压,将卡芬太尼列入黑名单,但中共方面迟迟没有行动,放任这些致命程度等同神经毒气的物质,源源流入外国市场。

直到2017年2月,中共才开始宣布管制卡芬太尼等四种芬太尼类物质。#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20 8: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