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言:宗教邪变与和尚魔变

中共全国政协常委的释学诚性侵女弟子丑闻被曝光,引发舆论震惊。(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7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0日讯】在佛教中有一则关于释迦牟尼《菩提树下降魔成道》的故事:

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即将成佛时,魔王波旬愁释迦太子成了道,地位比自己来得高,天上人间都舍弃了自己而去听从他的教化。出于妒忌,魔王发动全部魔军去恼害释迦,可是释迦巍然独坐、寂然不动;魔兵徒劳无成,魔王再派三个最妖冶美丽的魔女去迷惑太子;魔王见女色的诱惑又归失败,愈加大发雷霆,亲自带领最凶狠可怕的妖魔鬼怪来害太子。可是,任你昏天黑地的惊扰,终不能损害太子一毛。

最后,魔王无可奈何的说:“等到你的法将来进入末法时期,我再派我的徒子徒孙出家到庙里,披着袈裟,乱你的法,以达到我今天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看你怎么办?”释迦牟尼当时就落泪了。

在《佛说法灭尽经》中,释迦牟尼也曾预言佛教进入末法时期的种种乱象:“我涅槃后,未来正法将要灭尽之时,在这个连基本五戒都不能守持的污浊众生世界,魔道将日益盛旺。行魔道的人将加入佛门,以佛门弟子身份破坏并倒乱我的正法。他们穿俗世间的衣物,贪恋好色饰的袈裟,行饮酒,吃肉,杀生,贪昧之事。他们没有慈悲心更互相憎恨妒忌。”大家再转过头来看看,在“无神论”中共的统治之下,当今大陆宗教界出现的无数骇人听闻的乱象,与释迦牟尼佛2500年前的预言究竟还差多远?

——2018年8月1日,一封长达95页的“教科书级举报信”在网路上疯传,由中共亲手栽培并扶持上位的中共佛教协会会长、且高居中共全国政协常委的释学诚性侵女弟子丑闻被曝光,引发舆论震惊。尽管举报被迅速删除,释学诚当晚也声明否认所有指控。但各大西方媒体CNN、BBC、路透社、英国卫报都刊登了相关报导。CNN更大骂释学诚是“披着袈裟的恶魔”。在海内外强大舆论压力下,释学诚于8月15日不得不辞去中共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从而坐实了“红色大和尚”释学诚的“Me Too”丑闻。

——2018年8月8日,网路上流传云南省昆明市圆通寺最近推出的提供“加价超渡”新业务,只要给亲人多加500元钱,新服务就可保证亡者下辈子投胎美国,消息一经流传,引起中国网民群情哗然。

——2017年12月11日,中共佛教协会副会长、海南佛教协会会长印顺和尚,在海南佛教协会学习十九大精神培训班上说,自己已经手抄3遍十九大报告,还准备要再抄10遍。印顺还说,中共就是现世佛菩萨、十九大报告就是中国当代的佛经,佛教徒要先爱国爱党,才谈得上佛教信仰。不少网友纷纷质疑:“印顺大和尚是否是打入佛教内部的地下党支部书记?”

—— 2017年8月8日,清华大学建筑博士徐腾发表《他奶奶的庙》一文,介绍了河北易县的“奇葩”寺庙不仅供奉了来自佛教、道教以及其它宗教的各路神仙。而且每一座神龛都有人承包,每一尊神像都有人收费。当地承包者为了敛财,甚至“按需造神,各取所需”,包括迎合开车者的心态随意编造出的手持方向盘的所谓“车神”,等等等等,让人哭笑不得。

——2015年9月30日,温州假和尚遭准儿媳举报“娶妻吃肉”被免去市政协委员职务。54岁的释智通除同时兼任两座寺庙的住持,还为苍南县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也是苍南佛教界唯一的市政协委员。其儿子前女友举报释智通“虽然14岁出家,但有妻子名林银香,爱吃牛肉不爱吃菜,出门专车路虎揽胜,或者奥迪A8,出入五星级宾馆,冬虫夏草泡茶……”

——2015年8月8日,少林寺方丈、中共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永信遭弟子实名举报,控诉其“十大恶行”。其实早在2011年10月,海内外媒体就疯传“政治和尚”、少林寺CEO释永信嫖娼被抓、包养北大女生及在海外有巨额存款和别墅,与女明星有染等等丑闻,引起舆论大哗。有分析认为,多年来释永信历经无数次举报,都能够安然过关,这跟李长春、江泽民在背后遮庇有关。

——2014年11月8日,重庆晨报报导,一位元39岁郭姓尼姑指责一名58岁的刘姓和尚令其怀孕,要其负责。但对方却说,孩子究竟是谁的还不知道呢。结果尼姑气急自杀,被送往医院抢救。

——2013年6月,皈依福建昭明寺的杨文德,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警方立案调查。此前,昭明寺先后有多位在家弟子因高利贷崩盘跑路,昭明寺方丈界空大和尚将1,430万元“三宝钱”也存放到了担保公司,因高利贷崩盘,他担心这笔钱“打水漂”。

——2010年底,天籁寺住持、湖南娄底佛教协会会长圆通被前妻举报,以挪用资金、重婚等罪获刑6年。2007年10月,圆通悄然与杨某在长沙市岳麓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二人育有一女;2009年8月,圆通又大张旗鼓的与另一娄底女子陈某举行婚礼,还请当地村党支书作为证婚人。

——2003年5月3日,峨嵋山伏虎寺财务总管演观尼姑与中共政协委员、手握峨眉山全山经济总管兼报国寺财务总管的师兄缘性和尚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淫乱成性的缘性和尚利用手中的巨额香火钱包养了从40岁到18岁的7名情妇,甚至还有女大学生。玩腻了演观的缘性因不愿还俗与其成婚,演观便顾请她的另一个情人师弟宏传和尚将缘性杀害抛尸。

——长期主管西藏政策的中共前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和前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曾受到体制内的北京藏学学者降边嘉措的猛烈抨击,指责他们利用宗教名义收受利益。海外报导称,在过去十多年经朱维群批出的“活佛”指标一个要价高达三千万人民币。而经朱亲自批准的“活佛”名额,已难以计数。此外, “寺庙头香”赫然在淘宝网全球首拍,据说峨眉山宝光寺头柱香拍卖成交价达99万,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还有一寺庙“新年敲钟权”拍卖竞标,第一钟就拍了八万八千元。 如今“承包、股份、上市”成了寺庙“新三宝”,“发展旅游、打造名片”成了寺庙“新袈裟”……

善心尚存的人们不免要问,这是佛寺,还是商场、江湖?铜臭味加红尘味,佛门还有几分清净?佛教在人们心目中还有多少神圣、庄严?佛寺供奉的,是明心见性、自在光明的佛陀,还是唯利是图、坑蒙拐骗的魔鬼?这与2500年前释迦牟尼佛预言的末法乱象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评论指出,这一切背后的黑手,其实就是大力宣导“宗教搭台 经济唱戏”的中共。主持寺庙道观的和尚、道士,都是从中共控制的佛教、道教学院毕业的本科生、硕士生,甚至有些还挂有官职,如局级、处级、科级之类的,他们实际上是披着袈裟的中共官员。从而导致大陆宗教被世俗化、宗教团体机关化、宗教场所商业化、宗教领袖政治化或干部化等等乱象。

与当年耶稣的出现触怒了犹太教,释迦牟尼佛的出现触动了婆罗门教一样,也正是这些邪变宗教与宗教痞子,出于维护末法时期宗教和出自于在佛教中的威望受到了冲击的目的,不惜被中共邪灵所利用,替中共邪党打压正信鸣锣开道。

早在1996年,浙江省佛协举办的《台州佛教》月刊就率先发表了对弘扬“真、善、忍”普世价值,并使亿万人身心受益的法轮功的一系列批判文章。此后,《上海佛教》、《广东佛教》等佛教刊物都先后发表过批判文章。1998年元月,中共佛教协会召开专门座谈会,与会的佛教人士、宗教学者对法轮功进行了所谓比较深刻的分析,并形成了一份完整的纪要。同年,经中共直接打入宗教内部的代理人赵朴初审阅同意,《法音》等佛教刊物纷纷刊载诋毁法轮功的文章。

2000年5月21日,“人间佛教”传人赵朴初沦为地狱之鬼之后,11月13日,中共为镇压法轮功,又成立了“中共反X教协会”或“关爱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帮助中共控制几大宗教的魔子魔孙们均成为全国各级邪会理事,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寻找理论依据,并沦为 中共“杀人不见血”的文字打手。

2001年3月19日,中共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佛教协会会长圣辉,中共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等5人作为中共反X教代表团成员出席在瑞士召开的联合国第57届人权会议会议,肆意污蔑法轮功。在中共610恐怖组织私设的洗脑班和黑监狱,还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反复观看海外XX法师的光碟,企图蛊惑人心,动摇学员的正念。

释学诚和释永信等等伪君子、宗教痞子还口头揭批和撰写专文攻击法轮功及其法轮功创始人,被追查国际多次点名通告。“政治和尚”圣辉也因卷入广东省光孝寺、法幢寺和南山寺等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等丑闻,于2006年10月被迫辞去中共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和秘书长。

2018年1月31日,湖北电视教育频道制作《对X教说不、向阳光出发》的所谓反X教警示教育系列宣传片,中共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北省佛教协会会长、黄梅五祖寺主持、湖北省反X教协会常务理事正慈还在在电视中继续诽谤法轮功。

无数事实证明,中共把持下的宗教团体,不仅已经变异成了中共的摇钱树和从宗教内部破坏宗教的邪恶工具,而且也成了魔鬼中共和大魔头江泽民发起政治运动,迫害法轮功,欺骗大众,毁灭众生的罪恶帮凶。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8-20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