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宿舍中的偶然

作者:张卉中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人气: 4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孩子国中毕业,我们母子俩从山上迁回台北,正好外子申请学校宿舍。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着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只不过荒废两年,这个宅院草木丛生,几乎淹没了整个房舍。屋内所有门窗、水龙头、樟木地板全被偷走,屋瓦损坏,有若废墟,所幸每根梁柱都很健康。经过整修,古宅变身为古朴而花木繁茂、碧草如茵的舒适家园。高中同学近二十人曾在此聚会,犹如身在渡假村。

曾在庭院一角搭瓜棚,而那一条条的丝瓜偏偏攀爬到墙边高不可及的树上。曾种了一排排的多样蔬菜,却在一夕之间被虫吃得只剩光秃秃的菜梗。如茵的草皮也因遭虫侵蚀而枯黄一片。不用照顾的芋梗反倒长得既高且茂,让我们一再尝到令人垂涎的菜肴。

有一天,我头戴斗笠,身穿宽松的素朴上衣和功夫裤,敞开大门,在院中洒扫、种作。有人进来问,能否拍摄这古朴的老宅?一组人马进来了。他又问,能否进去里面帮忙打开玄关门?我也不以为意的照做,从玄关出来,他说请往这方向走,我也傻傻的往那边走,完全没意识到他们正在拍电影,那么我岂不成了剧中的角色?说真的,像极了早年有钱人家的佣人。在这个偶然中,感觉自己脑袋空空像个尘世外的人,竟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

曾外出返家时,看到一个年轻女孩试图往我们家里看,招呼之下,原来是位出差来台湾的日本人,她很惊喜地发现祖父母半个多世纪前曾住过的房子还在。我欢迎她进去参观,她激动的边看边落泪,看到了还保留着的旧景观,甚至跪地叩头,并边用手机跟家人叙述。而屋里,虽然整修过,但基本上保持原来的结构,白天被褥等东西也都收拾到壁橱里,保持空间的宽敞流畅,这种和式风让女孩更能直接联系上祖父母当时的生活。

一小时不到的意外插曲,贯穿了三代人两个不同民族间的悲欢离合。这个日本女孩带回去的,不仅是当天她所亲见的与祖父母相连系的景象,还有一卷之前录制的以这个家为背景的影片,完满了一个短暂而意味深长的缘聚。@*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从小就傻呼呼的,东西南北老是搞不清楚,对很多事情都超乎寻常地没概念,闹了不少笑话。半个世纪过去了,好像也没长进多少。
  • 当父亲来山上找我们,狗狗看到他而悲嚎。当他与我们道别,松开了那个令人牵魂的钩子离去,我们获得了他的无限祝福,而狗狗看到他走了,不叫了。
  • 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地震中,我们都处之泰然。今年地震频频,在晃荡中,仍继续手边的工作。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