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55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5日讯】中国问题疫苗事件,在过去20年间不断发生,但每次发生都会迅速离开公众的视线,不再是舆论焦点。这一次同样,数十万支问题疫苗在爆出人命案后才被公众关注,但短短数日,疫苗话题就从各大媒体中消失。这种情况正常吗?对劲吗?是什么原因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呢?

吉林长春长生的不合格白百破疫苗,日前被查出比原先公布的25万支,多出了将近一倍,多名官员因此被问责。

不过事件在中国很快就冷了下来,似乎除了受害者家属,社会公众不再关注问题疫苗

实际上不仅长春长生,包括武汉生物等生产疫苗的大厂,在未来是否能够保证质量,仍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美国之音》8月21号报导,问题疫苗在中国反复发生,与中国公众的持续关注不够有直接关系。研究发现,密集关注一般只持续3天,3天后,关注度就大幅下跌。

那么,为何中国公众对这种涉及自己和家人生命安危的问题持续关注不够呢?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认为,造成这种情况,有多方面原因。

中国公益人士杨占青:“除了毒疫苗,还有污染的地下水、土壤、空气,还有各种造假的食品和药品,还有P2P跑路等,导致了人们更多的是关注眼前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问题。外因来说,关注公共事件成本很高,轻则被维稳部门警告,重则拘留甚至坐牢。除了这些,被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发布的信息都是经过精心筛选出来的舆论导向所用的信息,导致大部分公众对假疫苗的来龙去脉和危害性了解不多,没有认识到公众参与的必要性。”

长春长生在今年7月被发现,生产的狂犬病疫苗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美国之音》说,众所周知,注射了不合格的狂犬病疫苗再被狂犬咬伤,面临的是无可救药的死亡,然而中共官媒却称,长生的狂犬病疫苗接种后未见严重不良反应,发病人数也在逐年下降。报导质疑,中国的假疫苗是否比真疫苗还牛。

对此,杨占青表示,不是假疫苗很牛,而是中共的宣传和统计方式很“牛”,可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杨占青:“在2010年山西高温疫苗事件发生后,当地的政府就否认疫苗高温后会有安全隐患问题。2015年,山东省发生非法经营疫苗案,涉及到25种问题疫苗,但是原食药监总局,就是专家出具了一份风险评估报告,称这些涉案的疫苗仍然和其它合格疫苗一样安全。因为疫苗异常反应率的高低没有独立的第三方机构介入,是政府完全自己可以控制的。”

报导还说,当今中国是全世界乙肝病毒感染者和携带者超级大国,然而,美国默克制药公司早在1989年就将乙肝疫苗的生产技术,以近乎无偿赠送的价格给了中国,还对中国人员进行培训,以确保在中国生产的乙肝疫苗质量。那么,乙肝疫苗为什么在中国不管用,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

杨占青:“中国的乙肝疫苗并不是完全不管用,我自己的小孩和身边一些小孩注射乙肝疫苗后也产生了抗体,但由于疫苗的生产、销售,在中国这种官商勾结环境下基本是垄断生意,导致厂家研发动力不足、品质把关不严,甚至主动造假,这就造成了很多失效,甚至有毒的乙肝疫苗流入市场。”

旅加作家盛雪:“在这之前,日本也给中国提供了很多年的无偿的免费疫苗,而中国投入在疫苗的研发当中的成本也是巨大的,但是由于它本身是依照中共最高权力的性质和模式,中共的专制被千百次的复制,所以它所有的产业都成为利益攫取的一个黑洞。”

此外,长春长生的相关负责人已有十几位被抓,而武汉生物被曝流出40多万支问题疫苗,却获得当局轻拿轻放的“优惠”待遇,面对民众的质疑和不解,中共当局一直保持沉默。

杨占青:“一方面是与武汉生物的官方背景有关,毕竟是国务院投资的,一查到底可以,但不能查到上面。另外一方面,政府只想平息疫苗事件,平息的方式不是彻底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捂下来,之前还禁止国内媒体深挖疫苗问题,如果现在继续抓人,追究更多厂家,可能会造成公众再一次的关注。”

旅居加拿大作家盛雪:“今天它还是不承认中国假疫苗的严重程度,只能说中共所有事情都在撒谎。”

旅居加拿大作家盛雪指出,毒疫苗事件在处理上,惩罚轻重不同,体现了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此外,在中国,几乎所有的领域都被中共产业化了,然而疫苗是针对人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可以说,中共是没有任何底线,没有廉耻的在从中攫取利益。

点击看完整影片:

——转自新唐人

责任编辑:任浩

评论
2018-08-25 5: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