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7394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就开始对萨达姆垮台后的伊拉克政治前景进行定期评估。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结果证明,这些评估准确分析了萨达姆倒台后该国的宗派争端和分裂情况。

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破产,中共也正面临内政外交的困境。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员马蒂斯(Peter Mattis)早在三年前(2015年)就撰文,分析美国如何跟中国内部希望变革的高官、军队或民众一起,协助他们解体中共,以及在中共分崩离析时如何更有效地保护中国民众。

今年8月份,马蒂斯再次在知名期刊《国家利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共崩溃我们准备好了吗?”一文,重申了自己三年前的观点。他认为,美国需要在六个方面做好准备。

马蒂斯说,第一步是美国需要了解党文化之外的中国人团体,知道哪些社会群体是拥护中共的,哪些是抗拒中共的。

中共建政69年以来一直控制整个社会,渗透进任何有可能成为政治力量的群体中。那些不接受中共(意识形态)的群体如法轮功团体则被歧视和抓捕,新生的民间社会和活动家团体在中共官僚主义夹缝中生存。如果华盛顿想要兴“道义之师”,就要理解存在于中共党文化之外的这些群体。

马蒂斯说,如果美国给中共做一个倒台的评估报告,那这种报告不能只是针对维吾尔人和藏人的,而是关于12.4亿汉人,因为他们将主宰中国的未来。

第二,美国应该收集中共高层及其家属的档案,要完善、维护和更新中共领导层的档案,记录他们的海外资产信息、电子和电话联系方式等。

马蒂斯说,如果中共崩溃,中共高层首先考虑的是“自保”,他们的个人和家庭福利是第一位的,而不是“党”的存亡。当中共政权摇摇欲坠的时候,中共体制内的人们着急逃命,这时候某个人(或几个人)就能推动或决策政局的变化。

如果华盛顿想要介入中国的大变革,那么美国跟中南海决策者、中共省级官员和安全部门官员的联络,就显得至关重要。

此外,中共高官档案中还应该包括他们与美国官员或其他美国人会面的记录。通过这种方式,华盛顿就知道哪些美国人跟中共官员有交情,如果情况有变,可以派谁出马联络对方,这些资源也可以用在平常跟中共的谈判上。

第三,确定中国(中共)安全部队的能力,包括国内情报和准军事能力,这对于了解中国国内的抗争或骚乱是否接近临界点,至关重要。

很多对中国进行研究的专家认为, 中共的安全部门将起到(保护中共的)作用,但其实他们也受到包括公民运动者和现代科技在内的各种影响。如果中国通过大规模的公众示威抗议而进行了政治变革,那么也就说明中共军队并不是忠于“党”的。

当中共的中央军委下令对(公民示威)进行干预时,中共的军队领导层必须决定是否支持现任政府、自己掌权还是其它选择。尽管军队官员都是党员,但中国(中共)军队也可能发展出一种跟党分离的职业身份, 如果军队领导层有把党的军队变为国家军队的想法,美国决策者需要知道这些人是谁。

第四,美国决策者需要知道,当大陆个别骚乱事件开始演变为更大的群体危机时,中共是如何应对的。

一般来说,当发生大的动荡或群体事件时,中共根据情况,有时收买或逮捕抗议的发起人,有时把事件孤立化,避免事态蔓延到其它地区。

“稳住”事态后,中共会发动地区或省级政府来解决危机,由于跨越司法管辖区的横向合作不容易,中共需要进行中央干预来协调行动。因此美国需要知道中央和地方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哪些人将在不同层级做出关键决定。

第五,如果中共截断国际联系,美国政府需要找到一种与中国人民保持沟通的方式。尽管有可能绕过中共的防火墙,但根据中共对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干扰证明,在国内通过互联网联络是非常困难的。

马蒂斯建议,如果美国无法找到能够躲避中共网络审查的方式,那么最好能在紧急情况下对中国进行无线电广播。

最后,美国需要建立针对中国国内应急情况的情报工作。如果目前的美国情报搜集和分析设备,包括美国外交部门等不适合这些任务,那么就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建立专业知识来收集和处理信息,以及应对中国境内的政治危机。

马蒂斯说,美国要确保持续努力维持上述措施,这需要美国决策者的直接参与,他们可以帮助收集一些重要的中共官员的个人信息,还可以对情报范围进行决策。#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08 1: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