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人们为什么特别喜欢被奉承(上)

人为什么特别喜欢被奉承呢?心理学对此有很多研究。图为去年7月美国网球明星Andy Roddick(立者)在罗德岛被列入世界网球名人录的时候赞美比利时的网球女选手Kim Clijsters(左)。(Getty Images)

人为什么特别喜欢被奉承呢?心理学对此有很多研究。图为去年7月美国网球明星Andy Roddick(立者)在罗德岛被列入世界网球名人录的时候赞美比利时的网球女选手Kim Clijsters(左)。(Getty Images)

人气: 70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8日讯】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局势,如今扑朔迷离;各种社会矛盾和冲突格外的激烈、错综复杂,道德高度沦丧,社会一片乱象。但人们同时发现,中共官员的群体,从上到下,在末世的惊恐之中,却格外的喜欢被奉承和吹捧,也自我吹捧、自我陶醉,热衷于被赋予各种各样的官衔和封号,诸如各类各式的组长、领袖、先驱、舵手、一尊、定音等等,不一而足。实际上,整个的中国人社会,包括海外华人社区,很多人也有同样的癖好,热衷于各种会长、理事、主席等都算不上九品、基本上属于品外的头衔。种种社会心理归结到一处,就是人的品质和个性方面的问题。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看,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被奉承,为什么有人特别喜欢去奉承别人,这样一个古老的课题。

人们特别的喜欢被奉承,可能有直接的后果。比如这个人处在一个领导者的位置上,或者能够做出影响巨大、涉及许多人的决策,并且这个人的周围聚集了许多善于给出奉承、善于揣测上意、阿谀奉承的人,或者具有这种个性的智库、智囊、文胆、顾问,那么这些当事人个人品质上的特性,喜欢被奉承,就会有更大的现实意义,会给国家和民族带来麻烦甚至灾难。中美贸易战中,人们已经发现,有些今上的红人、御用文人吹得太过、奉承得过高,导致决策者信心满满、进而决策失误,最后拍马屁的和吃马屁的两方都下不来台了。不管这种吹捧和奉承是不是政策失误最后的、根本的理由,让人盲目乐观、陷入自大的陷阱、失去正确的判断能力,都是一件很可惜、很糟糕的事情。

从语义学(Semantics)的角度说,曲意的奉承和由衷的赞美、颂扬和夸奖,以及与恭维、溜须和拍马,都有很大的相关性。同一段话语在不同的人眼里、耳里,在不同的环境因素下,在不同的上下文中,很可能会有不同的涵义、不同的解读、甚至对立的解释。

心理学的研究中,对赞美、颂扬、夸奖,以及奉承、恭维、溜须和拍马,有许许多多。很多学者还研究了溢美之词,包括发自内心的或言不由衷的,是否对别人、对团体、对社会有某些好处;或者曲意奉承从普遍性来说,对社会可能有什么样的坏处。而且,还有人研究人们应该怎么样去奉承别人,或者怎么样去拒绝别人的奉承等等。当然,从超出世俗的观点,从正法修炼的角度,又应该怎样去看待奉承呢?这是另外一个有趣的话题了。

美国的Guy Winch博士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家,他的研究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奉承或者赞美之词的,有些人甚至是痛恨奉承或赞美的。并且,人的自尊心(self-esteem)的强度,可能会影响人们接受赞美或奉承的能力。而人的所谓的“自尊心”,在修行的人们看来,很可能是一种执着心、一种弱点和缺点,会导致人们对外部世界的认知发生变化,对自己的认识也产生不准确的评估和定位。

大部分人喜欢听到溢美之词或奉承,但有些人在听到赞美时会发些牢骚,还有些人则直截了当的讨厌这些东西。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人们是否喜欢听到称赞,或者第一次听到称赞的时候就变得有些反感?Winch博士认为,人们对称赞的反应方式,是人的自尊心的强度的反应,也取决于人们对自我的真正价值的认识。如果这个人自视不是太高、自尊心不是太强,他可能对奉承感到不舒服,因为这与自己的自我观点相差太远。正常社会的人们,会时常的审视和评估对自我的认识,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类似于中国古代圣贤的“每日三省吾身”。

很多人离家上学都曾经有过大学的寝室同屋,如果中国的大学生(或者前大学生)们发现,同寝室的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很负面、态度不好,如果新学期你可以选择室友,你是会保留这个人还是希望换一个人呢?中国人可能大多数会选择换人。但对美国大学生的一个研究发现,很多美国学生会选择保留这个人,不换人;尤其是那些自我感觉不是那么良好的人、谦卑的人,更容易这样。

也就是说,当我们自我感觉不那么好的时候,听到别人的赞扬,我们会感觉到不舒服,因为这与我们对自己的信念有所不同。在西方社会,人们比较真诚,离宇宙的特性不那么远,他们的心态似乎与中国人很有不同。比如,对美国人来说,如果人们相信自己不是那么吸引人,但听到奉承说你是万人迷、众望所归,西方人会觉得要起鸡皮疙瘩、会感受到不那么真诚;如果人们相信自己不那么聪明,但听到奉承说你大智大慧、聪明绝顶,西方人会觉得这是一种侮辱、不会认为那是赞美;如果人们相信自己没有能力成功,但听到奉承说你多么有能力、前途无量,西方人会觉得这是故意在下套子,要让你最终心灰意冷、大失所望。

Winch博士的研究还发现,对奉承和夸奖的反应程度,还和一个民族的文化背景及意识型态、道德观念有关。对某些文化背景的人们来说,夸奖孩子是可以的,但夸奖大人就不合适了;对另外一种文化的人们来说,可能恰恰相反。还有,对那些自尊心比较强、自视较高的人们来说,比如许多西方上流社会、主流社会的人群,从他们的世界观的角度看,奉承和夸奖基本上是与溜须、拍马和捧臭脚等同起来的。对他们来说,接受奉承根本不是得到赞扬和鼓励,而是屈尊俯就或感到领受了蔑视!

中国人群体,从普通百姓到达官显贵,也是这样的吗?还是恰恰相反呢?
(待续) ◇

本文转自59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

评论
2018-09-18 10: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