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数据说话 房市如何吸干中国人“六个钱包”

人气: 203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在中国,房市泡沫和消费降级是时下最流行的名词之一,却被政府否认。不过数据分析清楚显示出房市泡沫是如何吸干中国人的“六个钱包”,从而强迫中国人的消费不得不降级。

今年4月中共央行官员建议民众掏空夫妻双方的父母、以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三代人“六个钱包”的积蓄,支付首付,贷款买房。

“六个钱包”之说令舆论哗然之余,佐证了中国房价之高远非民众所能负担。

而低价竞卖平台拼多多今年异军突起,以及二锅头和涪陵榨菜厂商股价逆势飙涨100%,则象征着中国人已经进入了全民省钱的消费降级时代。

中国房市与消费降级有何关联,房市泡沫如何掏空中国人的钱包?

体制内外众说纷纭,如雾里看花,但用数据说话,可一目了然。

中国实际税负超过绝大多数国家,导致中国人实际上可支配的收入,远少于名义收入。因此下文用购房支出,同扣除了消费性开支后的可支配收支结余(注1)进行比较。

中国人的购房负担,可以用购房支出/可支配收支结余来反映。

当年购房支出/当年收支结余,可以反映中国人为了买房或持有房屋,当年花费了多少能动用的收入。

累计购房支出/累计收支结余,则代表中国人为了房子,已经花掉了多少历年来的积蓄。

购房支出,包含了购房时的首付,以及每月房贷还款等开支。

由于每个人购房情形不尽相同,所以在计算购房支出时,需要假定一种购房模式来进行分析。

自媒体“老蛮数据透析站”以三成首付、20年等额还本、购房利率6%,作为中国人的购房模型(注2),并以此推算每年的城镇居民购房总支出。

房市吞噬中国人当年结余收入

从下表(中国城镇居民购房支出与可支配结余对比)可知,在过去10年中,房市泡沫逐步吃掉了中国人当年的结余收入。

年份/(亿元) 年度城镇居民收支结余 年度城镇居民购房支出 年度购房支出/收支结余 城镇居民累计购房支出 城镇居民累计收支结余 累计购房支出/累计收支结余
2008年 28312 16054 56.7% 70508 153837 45.8%
2009年 31669 24303 76.7% 94811 185506 51.1%
2010年 37755 30209 80.0% 125020 223261 56.0%
2011年 45266 35794 79.1% 160815 268527 59.9%
2012年 56163 41708 74.3% 202522 324689 62.4%
2013年 58343 51736 88.7% 254258 383032 66.4%
2014年 66488 55339 83.2% 309598 449520 68.9%
2015年 75597 63901 84.5% 373498 525117 71.1%
2016年 83556 79746 95.4% 453244 608673 74.5%
2017年 97218 92800 95.5% 546044 705891 77.4%
2018年1-6月 57849 63993 110.6% 610037 763740 79.9%

(中国城镇居民购房支出与收支结余对比)

中国人的购房负担,从2008年的56.7%,猛增至2009年的76.7%。这与2008年末中共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推行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相吻合。

2013年购房负担从上年74.3%跳涨至88.7%,对应的是中共央行当年大放水(投放货币)。

2016年购房负担从84.5%增至95.4%,与2015年底的房地产去库存政策脱不开关系。

过去两年的购房支出与收支结余比例逼近百分百,显示出中国人当年的余钱几乎全部被房市吞噬。

该比例在过去10年的变化反映出中国人每年能动用的钱,被越来越多地投入到房市中,而且中国人的购房负担受中共政策驱动,已变得越来越重。

房市啃掉中国人八成老本

到了今年上半年,购房支出/收支结余已经高达110.6%。

这意味着整体上中国人当年挣的钱,除了维持生计外,其余的全投入到房市都还不够;还必须得啃老本,花费三代人的历年积蓄。这就是中共所提倡的“六个钱包”买房的由来。

而从累计购房支出/累计收支结余可知,截至2018年上半年,整体上中国人为了房子,已经啃掉了八成的老本。

考虑到中共的高税收并未提供相应水平的社会福利、中国人必须尽可能的预备养老、医疗等各种应急资金,可以说多数中国人的“六个钱包”已经被房市给榨干。

而房市吞噬掉民众当年挣的钱,并进一步啃掉百姓老本的必然结果,就是逼迫民众节衣缩食,挤压用于生活消费的开销,这也是当下中国消费降级的缘由之一。

中国房地产市场多年来一直是海内外经济学家们讨论和批评的热点,包括中共体制内学者们都承认,中国房市泡沫是政府卖地为生的财政政策,加上放水式货币政策的必然恶果,不但抽干了实体经济的资金血液,也榨干了民众的消费力。

注1:城镇居民当年可支配收支结余总额=当年可支配收入总额-当年消费支出总额。收入和支出数据都是基于中共官方数据。其中的消费性居住开销,指的是物业水电支出或租房支出,不包含购房按揭等投资性支出。

注2:依据该购房模型推算出的、截至2018年6月底的城镇居民购房总负债(47.9万亿),与根据央行和建设部官方数据计算出的购房总负债(48.9万亿),差异仅2%。因此可以认为该自媒体的购房模型,相对符合中国现实。#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8-09-18 10: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