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活摘》纪录片震撼澳洲首都观众

9月17日晚《活摘》纪录片播放震撼坎培拉观众。(安平雅/大纪元)

人气: 21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凯文澳大利亚坎培拉报导)9月17日晚,坎培拉的沃道夫酒店的会议厅播放的纪录片《活摘》(又名《大卫战红魔》)引起与会的澳洲主流社会人士震惊,纷纷表示“我们能做些什么”。多名嘉宾,包括导演、影片的主角之一及寻找失踪亲人的美国华裔博士等与观众进行互动,并就如何帮助揭露、制止中共罪行进行进一步探讨。

纪录片《大卫战红魔》讲述了两位“大卫”独立调查在中国发生的活摘人体器官及进行交易的事实,揭露中共反人类的罪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是著名国际人权律师,曾获颁加拿大勋章;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是加拿大前皇家检察官,曾任外交部亚太司司长。

2006年3月,证人安妮等在海外曝光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安妮的前夫是沈阳的医生,曾活体摘取约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两位“大卫”受邀对此进行独立调查。同年7月6日,他们发布联合报告,确认了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称此罪行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影片曾在2014年的11月摘得加拿大汉密尔顿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桂冠,同年12月8日又在全球最大网络电影节上夺冠。2015年5月该纪录片还获颁著名的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第74届皮博迪奖等。

影片中收录了多名曾经到大陆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的第一手资料,从侧面揭示了大陆器官移植业异常。

影片震撼了坎培拉的观众,现场提问者踊跃。

9月17日《活摘》纪录片震撼坎培拉观众。观众提问活跃。(安平雅/大纪元)

有观众询问导演李云翔是如何了解到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的?李云翔表示,自己在2006年新闻里听到强摘器官消息,当时涉及的医院距他的家乡很近。他开始并不相信这件事,逐渐地反问自己:“万一这是真的该怎么办?”

直到后来,李看到两位大卫关于强摘器官的独立报告,他开始相信这是真实存在,于是他想,“如果可以把强摘这件事拍成电影,那么观众也可以成为独立调查者。我在影片中提供他们拥有的证据,然后让观众决定他们是否相信强摘这件事。”

《活摘》纪录片震撼现场坎培拉观众,嘉宾与观众进行良好互动。(周东/大纪元)

他强调说:“实际上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并且愿意在荧屏前公开发声的人。”

有观众表示:“想更多了解我们的政府对活摘器官做了什么,很显然,加拿大政府和美国政府都发声了。”

麦塔斯回应说:“政府面临的挑战之一是中共政府一直否认任何指控,并且阻止独立调查。我希望澳洲政府能够告知民众真相,而议会应该像欧洲议会那样立法制止。”

他还介绍说,“我今天见到了一些国会议员,他们逐渐意识到了中共强摘器官的问题,并对此感兴趣。国会已经成立了一个小组委员会调查强摘器官问题,他们致力于避免(在强摘器官方面)沦为中共的同谋。”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坎培拉的《活摘》纪录片首映上与观众互动。(周东/大纪元)

麦塔斯说,美国国会众议院 2016年6月13日,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欧洲议会2016年7月27日通过48号书面声明,要求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理事会采取行动制止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包括立即进行独立的调查。还有一些国家立法禁止本国居民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

有观众提问,在悉尼跟墨尔本展出的人体展跟法轮功被迫害有什么关系?

麦塔斯对此回应说:“关于人体展中的尸体来源,我在2016年6月的报告写过,尸体来自警察局、关押中心,包括被强摘器官的场所。”麦塔斯分析说,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镇压法轮功以后,大量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上访,然后被关押。

“许多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连累家人、同事,没有报出自己的姓名,而这些被关押的且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就成为了强摘器官的受害者。他们中的一部分被强摘器官,一些被做成塑化标本展览 。”

黄万青博士介绍自己弟弟失踪15年,要求正在悉尼进行塑胶标本人体展的展览方提供尸体的DNA,以核对DNA进行确认。(安平雅/大纪元)

美国华裔黄万青博士的弟弟15年前在上海的警察手中失踪,由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他怀疑他的弟弟被做成塑化标本展览。

他说:“我到这来,因为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我要求正在悉尼的人体展的展览方出示所有的被展者的DNA,以便进行DNA核对,看看我弟弟有没有可能在其中。不光是我弟弟,在中国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失踪。这些年来,据海外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400多名法轮功学员失踪的案例。”

现场的观众以热烈的掌声表达对他的行动的支持与理解。

麦塔斯说,本次尸体展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不知道来源,只声称尸体来自监狱。中共整个强摘器官产链是不透明的,而且禁止第三方调查。

还有观众提问说:“在影片里我们看到了安妮和她的医生丈夫的故事。按理说因对执行强摘器官感到忏悔而发声的医生应该很多才是,难道那些医生们没有人性吗?

麦塔斯表示:“我们发现这些医生的自杀率相比之下很高,我不知道这是否跟参与强摘器官有关,我想强调的是中共对法轮功的妖魔化。”

他举例说:“纳粹人控制整部国家宣传机器,刻意妖魔化犹太人,说犹太人吃自己的孩子,然后开始血腥地迫害。这种来自政府的洗脑宣传对外人来说很可笑,但是对被封闭的、生活在那里的人来说,这些宣传会改变他们对这个世界,包括对犹太人的认识。纳粹的医生、狱警、律师等一套系统,我自己也是律师所以我更熟悉律师,纳粹的法律体系很完备的。一个完备的法律体系和对犹太人的血腥迫害能够在一个国家并存,是纳粹对他们自己民众的洗脑造成的。 ”

9月17日晚,观看真相影片《活摘》前,观众参观真相画展。(珍尼/大纪元)

麦塔斯还说,同样的,在中共刻意妖魔化法轮功学员之后,法轮功学员也被认为“不是人”,没有人权而可以被肆意虐杀,比如监狱狱警被告知被关押的法轮功可以被随意杀害而不用负责。对中共以外的人来说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对长期接受中共妖魔化灌输的人来说,尤其是那套强摘链条上的人来说,这些就顺理成章了。

还有现场观众表示,如何帮助制止这件事等等。活动结束后,人们仍三五成群进行交流。

坎培拉当地一所大学的讲师表示《活摘》纪录片震撼人心。(骆亚/大纪元)

James Neill博士是当地大学的讲师,他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看完影片后非常震惊,尤其是器官移植的数量极为庞大。

他介绍他两周前去了悉尼人体展,回来后就发消息到社交媒体上,他说:“有人回复我说:你知道尸体的来源吗?我就查人体展的网站,说是自愿捐的。我要仔细研究的时候,发现他们只提供了少量信息,然后就没有了。”

他说:“我只好去找相关报导,发现人体展官方的说法是有待商榷的。他们没有办法解释所有尸体的来源,而那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有强摘器官这件事。现在我知道强摘这件事不仅有,而且规模很大,而且是持续性的。我没看多久就明白了,一年10万,这是种族灭绝(genocide)。”

他还强调说:“把尸体做成标本可以用很久,但是强摘器官存活时间很短,必须一直不断地强摘才能支撑器官交易业。”

坎培拉的白领Nicole Harrowfield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很恐怖,值得关注。”她的同伴Kali Marshall说:“自己在墨尔本听闻法轮功,后来在网上看到一些相关介绍。今晚看了这部影片后了解更多。今晚传递的信息很重要。”

Harrowfield还表示,要让自己的朋友们了解在中国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

责任编辑:宗敏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