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怕失败 林冠廷:专注在自己的世界

文/林冠廷

林冠廷。(圆神出版社提供)

人气: 2019
【字号】    
   标签: tags: , ,

“请问你对台湾教育有什么看法?”

“你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当YouTuber?”

这是我这几年在演讲或接受采访时最常被问到的两个问题。起初,面对第一个问题时,我都会很诚实地告诉对方:“我没办法评论,也不了解台湾教育问题,因为我不曾在这个环境中接受教育。”

我两岁去美国,中间一度回到台湾,但也是在台北美国学校受教育,接着再回美国念书,直到完成大学学业后回台湾。我一直都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比较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因此,当有这样的问题冒出来时,我完全不知道这会是一个问题。

当被问多了,从别人口中听到我怎样开放,或者我怎样不同,慢慢地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思考方式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我也开始观察并试图了解,才明白这问题背后应该是跟我个人受教育的历程与台湾多数人不一样而触发。

大家看到我有比较开放的态度,会自动判断是否跟我接受的“美式教育”有关,然而我觉得应该跟父母亲的教养与价值观最有关连,然后才是跟美式教育组合后产生的变化。

活到老,学到老的“初学者心态”

为什么这样说?台湾的朋友们真的不要以为美式教育有多开放,因为美国校园里的“上学模式”跟台湾没什么两样,同样都是一位老师在讲台上面对数十位学生,老师单向授课是主要的形式。只不过,美国环境本来就允许更多的个人意识展现,自由观念也从小就深植在生活中,因此孩子能够展现自我,而非像东方社会“群体先于个人”是主流价值观。

虽然我们现在看起来好像每个人都有自由,也能够畅所欲言,可是我们彼此也都知道现实生活中做很多决定时,都要考虑到父母亲的感受,包括选念系所、选择工作、选择配偶等。

回想在美国求学的生活,比较多的记忆不是课堂,而是同学、玩滑板、去朋友家玩,脑海里的老师早就成了一张张像印象派的脸,模模糊糊。

教育是什么?真的已经想不起来我在学校都在干嘛,所以你若真的问我“怎样的教育比较好?”我满赞成自学或者是蒙特梭利的教育方式,目前我就是把孩子送到蒙特梭利的幼儿园上学,希望培养他的自主性并开发潜能。

我的教育历程,可没这种自发性的学习环境,跟在台湾的你一样,也是老师在上、同学在下,但是,我在中学遇到了一位老师,他启蒙了我非常多的思考关键,甚至影响我许多价值观。记得有一次,他一上课,就把课本扔在地上,问我们:

“历史是什么?”

我们都吓傻了,答不上话。

“历史都是谎言!”老师很认真地思考这件事。

历史怎么会是谎言?这问题,我相信对现在的台湾读者来说,都不会太惊吓,因为我们经过政党轮替,民主政治发展也有很长的时间,大家对于历史的看法,也越来越多元,但是在我那个年代加上中学老师这样讲,可是让学生耳目一新又有一点刺耳的感觉。

另一位影响我的人是教艺术的老师。

艺术老师不断强调“Personal is universal and be stupid.”,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要我们真的去当笨蛋,而是要把自己放在一种谦虚不知的状态里,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专家,以为什么都懂,那才是真的 stupid,老师谈的就是“初学者心态”这种概念,换句话说,人无论多厉害,都要抱着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这样才能学得更多、学得更快。真正的专家,始终会保有初学者心态,才能不断更新自己的节奏与步伐。

不要害怕失败,持续尝试就对了!

至于常被问到的第二个问题:“你是如何知道自己要当YouTuber?”

答案是:如果不是原本的计划失败,我从来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YouTuber!

刚回台湾找工作时,我进入广告圈。我很喜欢创意方面的工作,一心希望成为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但是最终我被炒鱿鱼了,因为贡献度不够,广告生涯从此宣告“谢谢再联络”。你们看,我是不是也满惨的?被老板炒,而且是被认为表现不佳,要说很丢脸,的确没面子,但如果我陷入挫败的情绪中而爬不起来,那就意味着我真的承认自己是个很失败的人,因此,失业后,我很积极地抱着自己的作品去找工作、投履历。

这大概是十年前的事,那时工作已经很难找了,尤其我们这一行,我比不上刚入社会的年轻人便宜,也不是功成名就,值得老板花大钱请的创意人,我等于走进高不成、低不就的“暧昧阶段”,我想应该有不少读者朋友都经历过这状态或正在经历这阶段。

整整失业一年,后来透过朋友引荐,我认识了“摄影时尚教父”林炳存,他是很多大咖艺人的御用摄影师,非常厉害,但即使他有今天的地位,对工作仍然抱着热情与专业的精神,这也呼应了我前面提到的“初学者心态”。

我跟着大哥工作七、八年,每天都充满挑战,但也很有成就感,因此奠定了影像美学与技术的基础,后来大哥告诉我:“你自己可以独立了!”

于是,我的人生第二次宣告离开舒适圈。

要出来靠自己,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自由工作者,听起来很自由,很多年轻人都很向往,但如果案源不稳呢?加上我有小孩要养,这可是让人很紧张的事。

起初,因为我才刚离开广告圈,自然把接案目标锁定在拍广告。我拍过四星彩、啤酒广告,提案给广告公司时,都以“不够专业”被打枪。

哎!即使心中明白主会引领我,但是遇到这些不顺遂,我还是免不了深感挫败。幸好,正值我人生低潮时,网路跟微电影开始蓬勃发展,没有预算、拍不了专业广告的困境,在网路影片都可以获得解决,让我摆脱没案可接的困境。

怎么说?

我打造自己的频道与平台,建立自己的品牌,一步一步走过来,现在要和我合作的业主,前提是知道我的风格,于是就会有“品牌合作”的概念,不再是我“服务”客户的关系,这样一来,我的创意就能够获得发挥,不会受限于业主的单方面考量。

这过程当然也是一路摸索、跌跌撞撞,才会有今天的模样,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是:失败真的不可怕也不可耻,哪怕你被别人否定,但是只要你愿意继续尝试,一定会走出自己的路。

信心不是天生的,灵感也非凭空而来

失败,绝对不是你的专利,也不是我的,这边要跟大家分享另一个曾经面临人生重大挫败的人的故事—世界排名第七的羽球好手周天成。

别以为排名第七是理所当然的事,或是认为周天成有天赋,轻而易举就可以登上世界体坛舞台,都错了!

我曾跟着他度过一整天,深入了解一名运动员的日常作息后,打从心底赞叹运动选手的意志力真的超强,如果不是这份坚定,成功不容易到手。

周天成的父母亲很喜欢打羽球,在他幼稚园时也带他一块儿打,意外发现这小子很有天分,决定好好开发他的潜力,于是周天成加入小学的羽球队,就这么一路打到国小高年级,比赛成绩都很优异,有一回,周妈妈问他:“要不要换跑道,改打网球?”周天成回答:“不要啊!我都已经打到全国冠军,干嘛换?”从此以后,周妈妈再也没第二句话,周天成的羽球路就这么走下去。

“为什么当时妈妈会希望你改打网球?”我问。

“因为网球奖金比较多啊!”周天成笑着说母亲这务实的考量。

但是,小小的周天成的内心完全不因为妈妈或者奖金所动,他似乎很早就知道自己要走的路,这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容易的事,为何周天成可以?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当选手、打奥运,这是我自己的目标,爸妈看到我从小就有目标,也很高兴,他们对我没有过多的干涉,老师也对我很包容,不会要求我的成绩,而我自己也很自然地不会去和别人比较国语、数学,只专心打我的球。”

这是周天成一直以来的专注,他甚至没有“Plan B”。

Plan B的意思是在原定计划之外的第二个选择、第二条路,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有备案的习惯,就工作上来说,这也是缜密的表现。可是在周天成的人生里,根本没有这个词,即使他在一年之后遭逢十连败,可以说是一打就输。这样还能继续吗?不退下吗?

周天成不是不能转换跑道,而是他根本没想过“Plan B”这件事,因此输了,就继续努力,就是这么简单。

每次他去演讲时,听众问他:“为什么可以这么有自信不用Plan B?”周天成说,三天不练球、五天不练球,然后出去比赛,你会有信心吗?当然没有信心,因此“信心是持续练习累积出来的,而且要发展出自己的特色。

这一点我很同意他说的,就像我也曾经每天练习抛出十个点子,往往就在发想第八个、第九个、第十个点子时,脑子会有一种挤不出来的爆炸感,这很像在运动或者做重训时,身体快抵达终点时面临崩溃临界点的那种感觉,创意需要练习,也是一种脑力的训练,久而久之,时间点到了,灵感就会“掉”下来,这绝非凭空而来的。

用行动证明自己的选择

周天成的故事这两集影片上线后,引起很多学生族群的共鸣。有一回,我去桃园家扶中心演讲时,就有同学跟我分享他的经验。

这位同学也读体育系,大学以前也是被压着读书,父母亲与环境就是不断用一般的标准来要求他,但是他自己明白运动才是他的最爱,上了大学以后,他对于教练与救护员的角色有更多认识,也更加喜爱,因而慢慢将人生往这方向调整,希望把所学的知识跟更多人分享。

我听了这位同学的历程后,很有感触。

其实我也是被妈妈一路带着走并接受传统教育的模式,即使人在美国,父母亲对小孩还是会有所期待,这一点,我跟周天成一样比较幸运,我们的父母亲都不太会限制我们发展自己喜欢的事。

举例来说,我阿公、我爸是医生,当然他们第一个期待就是我当医生,继承衣钵,但我很早就表明对行医没有兴趣,我爸就不再多说。

此外,我爸基于爱台湾的热情,收藏很多戏偶,数量多到足以让他打造一座颇具规模的博物馆,他也曾经希望我传承他的热情,但我对戏偶没兴趣,他也不再勉强我。

周天成的父母亲对他当然也有所期待,但是他也会主动沟通,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用行动证明自己的选择与决定。

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出来

不管是周天成还是我,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父母亲对子女有期待是很自然的事,为人子女其实不用太抗拒,但是我们可以为自己做的事,就是不放弃沟通与踏实付出,久而久之,我相信父母亲都会慢慢看到你的坚持是值得被肯定的。

从另一方面来说,父母亲也不用太担心小孩的未来与前途,如果没有长远且通盘思考孩子的人生该怎么走,一味地聚焦升学,担心小孩上不了好学校,这样只会把人生过得很狭隘,而且可能原本有的天赋才华也会因此被埋没。

就像原本我们的世界充满了各种水果与花草树木,但是却因为目光短浅且太强调竞争比较,把世界变得全都是苹果、全都是樱花,多元缤纷只剩下一元样貌,这样一来,原本好吃的苹果、美丽的樱花,都会让人心生厌腻。

我很赞成小孩的功课不要太多,多出来的时间就是去玩,去探索自己真正的喜好,越早开始尝试了解自己,对人生的茫然就会越少。

毕竟,这是自己的人生,得要自己面对,纵使此刻看起来好像摆脱不了来自父母亲的压力,那么只要想想五十岁的自己,还是要这么害怕父母吗?抑或只是拿父母当自己逃避人生抉择的借口?这样答案就很明确了。

请你先相信自己,别怕向父母亲表达自己的志趣,也不要害怕路上遭遇的失败。人生该往哪走,你才是自己的领航者,唯有你愿意为自己承担时,才能走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摘自《台客剧场的人生实验室》:圆神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8-09-23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