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盘点中共贪官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中共被指是中国最大的黑恶势力。(KARL-JOSEF HILDENBRAND/AFP/Getty Images)

人气: 52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中共涉黑内幕触目惊心。在中共的豢养和保护下,黑社会黄赌毒泛滥,其组织甚至活跃于各地政府的拆迁现场、打砸抢等“维稳”现场。

近日,昆山“反杀案”中,好勇斗狠被指为黑社会成员的刘海龙持刀砍杀行路人,但被砍丧命。刘海龙外号“龙哥”,民间披露满身纹身、带着金链子、光头的刘海龙是“天安社”成员。

刘海龙曾多次被判刑累计10年以上,今年3月却协助警方抓获贩毒嫌疑人,得到“见义勇为荣誉证书”;在官方初期通报中,黑社会凶手成了“被害人”,自卫者成了犯罪嫌疑人。这一切令外界质疑,“龙哥”是否存在“保护伞”?

上观新闻日前刊文,表示公职人员成为黑恶势力“保护伞”,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被“围猎”、被收买,逐步被控制的“保护伞”;第二种是与黑恶势力形成利益链条甚至结成利益联盟;第三种是徇私枉法,为亲友或私人关系充当“保护伞”。

收买的政法系官员

近日,中共山西监狱管理局长王伟、山西省检察院原副巡视员贾文声、山西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关中翔等4人被双开。据陆媒披露,他们均因“涉黑”,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王伟等政法系一干人马被山西黑老大的妻子买通,为狱中的黑老大开小社,并以火箭般的速度为其办理减刑。

山西省政法系统知情人士透露,因此案落马的山西省公检法司系统官员有50多名,仅仅省监狱局就有四十几人。

贪官与黑势力结成利益联盟

政匪一家,中共官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由来已久。

今年6月25日,哈尔滨市交通系统曾曝出腐败窝案,有122名官员及公职人员为大货车司机充当“保护伞”被查。122人中,出自公安系统的就有108人,其中交警达100人之多。

在收受“保车”人的贿赂后,交警支队副队长提供路条,为大货车保驾护航;“保车团伙”恶势力勾结交警,垄断运输市场;一名交警在长达3年多时间里,违规消除违章记录9000多条,却无人过问;有的“保护伞”还插手土石方工程项目谋利,形成一条“以恶经商、以商养官、以官护恶”的利益链

此外,山西闻喜“盗墓涉黑”案震惊世人。当地黑社会团伙不仅大肆盗掘古墓葬,还开设赌场、霸占矿山、高额放贷、暴力讨债等。中共闻喜县公安的13名警察,长年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两名公安局副局长参与盗掘古墓。连盗墓分子盗墓时爆破使用的雷管、炸药,都由公安局提供。

据中共官媒披露,政法王周永康曾亲自打电话给黑老大刘汉,告诉他“要照顾好周滨”。作为回报,周滨借助父亲周永康的势力,帮助刘汉将其竞争对手袁宝璟兄弟“灭门”。袁氏兄弟三人都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山西黑老大李满林(绰号“三马虎”)上世纪80、90年代在太原黑道称霸一方,心狠手辣,直到2002年才被抓捕归案。李满林在一审被判死刑后,曾供出为自己多年来提供保护、时任临汾市公安局长的邵建伟。由此,牵出更大范围内的大小官员落马。

为黑社会亲友充当保护伞

在中共官场,夫妻档、父子兵、兄弟连贪官“全家腐”屡见不鲜,并为亲友充当“保护伞”。

今年7月,浙江台州市原副市长陈才杰的弟弟陈才强被作为黑社会头目被判有期徒刑25年。陈才强行恶时间长达18年,涉及罪名26个,陈才强多次犯罪后请副市长哥哥出面“平事”,还获得台州市政协委员等身份,中共官场的官黑一家,在陈氏兄弟身上体现。

黑社会是中共所依赖的暴力资源

中共治下,黑社会是其所依赖的暴力资源。媒体披露,山东聊城黑社会吴学占团伙曾想过做截访生意。从北京扣一个上访人员,问政府要3000元,送一个回当地,要5000元。为此,吴学占等绑架、殴打、一名女性上访人员,强迫其喝尿、拍裸照……而这一切都是当地镇长武德明指使的。

有评论称,“先有贪官再有黑社会!”“官员要腐败,必定有黑社会存在。”

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曾表示,中共就是最大的黑势力。中共革命从土地革命到文革,一脉相承它都是利用政权的力量来动员和支持少数的痞子流氓,来裹胁大部分的民众对社会精英进行打击和斗争。中共的革命就是黑恶势力,这就是基层黑恶势力的来历、来源。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9-02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