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吗?妈妈

作者: 李淑桢

“学习”是一种求知的过程,是一种知的喜悦。(图 / 李淑桢)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小妹,国中一年级,听说课业压力还没有开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学生,大约只有七、八个没有参加课后班;这七、八个没有参加课后班的学生中,应该只有一、两个不必赶着去安亲班或是补习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个。

读过《当偶像遇上明星》的朋友可能知道,小妹小三开始,因为我又开始回到戏剧圈工作,所以小妹必须在放学之后去安亲班。我努力不让安亲班成为压榨小妹主动学习的机器,所以不写评量、不检查对错。这样做其实很困难,花了不少时间跟老师沟通,甚至中间还因为老师“非常关心”小妹的成绩,而偷偷地塞给她评量。此事让我深刻地了解,教育的观念被成绩彻底绑架。

学习贵在贯通那一刻的快乐

小妹升上国中的暑假,我听到很多的规劝。“妈妈,你不让她补习,她会跟不上。”、“妈妈,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啦!你到时候想追都追不到!”、“国一可能还可以,到了国二,你就知道了!”当然,听到这样苦口婆心的善意恐吓,我通常都是笑笑的,然后原文传达给小妹,再故意问问她:“妹,听起来好恐怖,不然我们去补习?”她会白我一眼,完全不搭理。因为她知道,我绝对不会允许她把“学习”这件事的责任,推给任何人。

“学习”是一种求知的过程,是一种知的喜悦。“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在学习的过程中,最快乐的莫过于从茫然到贯通的那一刻,就像是世界杯足球赛,在90分钟的拉锯之后,体力用尽、口干舌燥,到最后商停时间剩下30秒,足球以高速旋转,“刷─”一声攻破球门的那一秒,球员兴奋喜悦之情,往往会做出自己都难以理解的亢奋举动。在学习的过程中,当理解的那一瞬间,除了兴奋,你会知道过去所有的努力都值得。

身为童星,国小、国中加起来九年,我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多。记得国一时,因为拍戏,我烫了一头漫画里面富家女才有的卷发。当时国中有发禁,我在青春期如此与众不同,绝对不是好事。难得回去学校的日子,下课时间会有许多我不认识的“同学”,等着要跟我“交朋友”。即便如此,因为没有什么机会上学,所以即使非常害怕,我还是期待着去学校学习的日子。最后的高中联考,我考上了还不错的高中。

让孩子自己找方法解决问题

小妹在四月的第二次段考,数学41分。那一阵子,感觉得出来,她的心情相当沮丧,虽然嘴上讲“反正成绩又不重要”,等成绩出来的一个星期后,导师便召唤她,语重心长地希望她急起直追。在我与她细细讨论后,我发现科任老师在课堂上教的,她没有办法即时听懂,碍于课程的进度,老师也不可能为她一个人停下脚步;碍于面子,她没有去寻找解决的方法,所以考41分是当然的结果。了解整个状况之后,我要求她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去向数学老师坦承自己完全听不懂;第二件事,请她安排时间学习数学,由我陪伴。

在心不甘情不愿的状况下,小妹在隔天完成了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呢,我迟迟没有动作,一直到三天后,她终于忍不住问我:“妈妈,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我?”其实在她问我之前,我跟导师通了电话,从谈话中,我感受到老师对小妹的期待与焦急的心情。即便如此,我还是等著,等着她问我。

“妈妈,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我?”我说:“宝贝,我随时可以教你喔。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就算你的数学小考成绩依旧4、50分,我还是不问你吗?”她想了想,告诉我:“因为学习是我的责任。”是的,因为学习是孩子的责任。只有她自己承认、去面对、去找方法、去解决,那么这个成果才真正是属于她的。

专栏作家

李淑桢

以电影《鲁冰花》荣获金马奖最佳女配角,从影生涯持续30余年。

以台大社工系毕业的背景,这几年积极投入社会公益主持、演讲。

著有《当偶像遇上明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7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信许多耳闻北海道的朋友,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函馆夜景。函馆夜景的确美不胜收,但北海道的交通不比东京有蛛网般四通八达的电车,即使是闻名遐迩的观光名胜,也需要一段路程。若是自由行且没有自驾的朋友,要到函馆山看夜景,得先乘坐函馆路面电车至十字街站,接着徒步到半山腰,再坐缆车上山。
  •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 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大吉岭有限公司》(The Darjeeling limited),电影主要讲三个情感疏离的兄弟,于父亲葬礼后决定前往大吉岭旅行。当时深为电影中混乱的奇异世界所吸引,也对搭乘印度40多节车厢火车的长途旅行很向往。虽然电影并不是在真的在大吉岭拍摄,但为了一圆旅行梦,我决定来趟大吉岭火车之旅。
  •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 一般人对兔子的印象大多是外表可爱、充满活力,相较于原著中作者较为温馨的画风, 真人动画似乎更符合大众想像,也更符合“现实”,设定与原着相同。比得兔和父母同住在乡间一棵大树底下的窝,父亲却被外来居民残忍杀害,母亲耳提面命不要接近人类,但电影将故事集中于母亲离世后的挑战,片中比得兔正值叛逆期,他独自带着妹妹和表哥一起生活,虽养成他一肩担起责任的好习惯,却也变得自负,并多次陷入危机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