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艺术永无止境

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表演剧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纪元)

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表演剧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纪元)

人气: 13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黎维纽约报导)在纽约翠贝卡举办的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9月21日圆满落幕。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之一的陈竺君表示,“对自己获得金奖挺惊讶的,但也深感荣幸。”“艺术是永无止境的。过程中,我也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也在其他许多选手身上看到了比我好、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目前就读于飞天艺术学院的陈竺君刚迈入青年组年龄段,这次参赛剧目是演绎古代女性温文婉约的特质。她表示在这次参赛中,更能放开融入剧中角色,“舞台上,自己就像剧中的女子欣赏着江南的溪边风景。”

来自飞天艺术学院的407号选手陈竺君。(奥立弗/大纪元)

评委Vina Lee对陈竺君给予肯定:在舞台上的心理非常平稳,表现平和, 动作方面也完成得很好。

陈竺君这次参赛剧目《芳草江南岸》,刻画的正是古代女子的婉约含蓄,她形容剧中的江南景致有小桥、流水、人家,在春夏交接之际饶富诗情画意。

来自飞天艺术学院的407号选手陈竺君9月19日下午在初赛中表演舞蹈剧目《芳草江南岸》。(爱德华/大纪元)

谈到剧中人物时,她说: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女眷几乎是足不出户,尤其是未出嫁的闺女,但多知书达礼。“偶尔有机会到户外欣赏风景时也会有玩心,但依然是温婉儒雅,进退有节。”陈竺君提到剧中一个小片段:女子在溪边侧弯著身子用罗扇拨弄流水;当发现有人在看时,又会赶紧用罗扇遮住脸庞。

评委陈永佳说:“做为舞蹈演员来说,既要控制身体,又要表现人物,这很难。”舞蹈完全是用肢体表达。不像戏曲可以用说话、唱腔等来辅助。

他补充说,“技术毕竟只是烘托气氛,渲染气氛,毕竟是短暂的。做为演员主要是看他在整个戏当中人物表现是否连贯?是否在人物当中、在情境当中?”

陈竺君分享了自己是如何踏进中国古典舞的世界。她说,小时候是跟着父母观赏神韵表演而兴起学习中国古典舞的念头。刚开始的拉筋、劈腿时感到很辛苦,但庆幸自已从小就修炼法轮大法,随着修炼中心性的提高,克服了练舞过程中一关又一关的考验。

中国古典舞有许多高难度的技巧,需经过无数刻苦的练习才能掌握一系列翻腾的技巧。陈竺君说道,修炼对克服这些难度很有帮助。“一个技巧很长时间都练不起来,就得静下心来,查找自己哪里不足。”她举例:“先前很怕练‘前挺’,翻腾时总觉得做不过去,总想用手去触碰地板。”“但想着自己是修炼人,应该去掉怕心,同时在同学们的鼓励下,慢慢克服了。”这次比赛时陈竺君成功地完成“前挺”这项动作。(编者注:前挺完全不用手触地的空中向前翻腾。)

如何掌握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开始是从学校课堂上学的历史、文学课,但理解不是很深……经过学习古典舞,期间要揣摩人物,还要对时代背景、山川大地的了解,需要额外阅读些诗词,看些古画图片,慢慢掌握中国文化的内涵。”

以前拿过铜奖、银奖,这次是得到金奖,陈竺君谦虚地说,“本来只是想通过大赛提高自己,并没有想到要得到什么奖项,得到这项奖项确实是很大的鼓励,将会督促自己更加努力。”#

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表演剧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纪元)
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表演剧目《芳草江南岸》。(戴兵/大纪元)
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表演剧目《芳草江南岸》。(爱德华/大纪元)
第8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女子组金奖得主陈竺君,表演剧目《芳草江南岸》。(爱德华/大纪元)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8-09-21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