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外婆

作者:琦君
可爱的小猫。(fotolia)
    人气: 2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只听说“看门狗”,哪有“看门猫”呢?可是我家就有一只忠心耿耿的看门猫。每回当我从外面回来时,它总是毕恭毕敬地坐在我家门口,瞪着一对大眼睛冲我叫。要不就是蜷成一个圆球,一对前腿抱住鼻子呼呼大睡。那么它为什么不在屋里而要呆在门口呢?因为它不是我家的猫。它原是对面楼下邻居的猫,养它只为捉老鼠,从没哪个爱抚过它,喂它饭也是饱一顿、饿一顿的,邻居搬走以后,它更变成无家可归。可是它仍然高卧在大门上面一块水泥平台上,我每天早上拉开阳台门,一定先和它打招呼,我拉长了声音叫:“咪咪唔!我的好咪咪唔。”它就起身伸个懒腰,也拉长了声音回答我:“咪咪—”我们彼此谈一阵,然后它坐下来歪著头看我弯腰曲背做早操。早操后,我一定招待它一碟牛奶。

天气渐渐热了,它不再在平台上晒太阳,就在巷子里跑来跑去,有点凄凄惶惶的样子。有一个下雨天,它浑身淋得湿透了,我好不忍心,立刻奔下去,把它带进家门。它早就盼望有这么一天,就大摇大摆地进来,睡在我为它铺得软软的盒子里。起初它好乖,只睡那个盒子,每天“晚出早归”,喝了牛奶就睡觉。但渐渐地,它要睡沙发、睡床了。我的膝头,更成了它的安全港。一个个梅花脚印到处都是,最糟的是它带来的跳蚤咬得我体无全肤。家人提抗议了:“这样脏的猫,小心传染病啊!”我怎么办呢?只好给它擦药粉,可是它好怕,咬了我好几大口,血一直流。屋子里跳蚤越来越多,我四肢上斑点也越来越多。不得已只好全屋子撒DDT粉来清除,也只好狠心地把猫关在门外。起先它每天一大早就来叫呀叫呀,苦苦哀求我开门接纳它,我还是不能,因为DDT气味对它有害,跳蚤对我们有害,我只好把鱼饭和水放在门口,它吃饱以后,看看没希望进来就跑出去玩。玩累了,就回来在我门口脚垫上睡觉。上下邻居的孩子们都好爱它,给它吃蛋糕、肉松。它到处挂单,得吃得喝。它成了我家的看门猫,也是这一幢公寓里每个孩子的好朋友。

它肚子渐渐大起来,要做妈妈了。有好几天,它忽然不来了。再来的时候,肚子小了,小猫已经生了。我真担心,它把小猫下在哪里了呢?有一个下雨天,它忽然衔来一只雪白的小猫,我连忙给它在门口摆个大纸匣,它马上把小猫放在里面,然后一只只衔来,一共四只,黑的、白的、花的,好可爱。我用纸板盖好,在上面写一张条子:“请小朋友们不要惊动它,它生了小猫了。”小朋友们都好兴奋,纷纷为它送来沙丁鱼、牛奶,蹲著看半天,一点也不打扰它们。它整天在里面陪伴它的小儿女。看它们真幸福、真满足啊。母猫对我们的信赖,也叫我们好感动。

我抬起头来看看日历,哦!那天正是五月十一日母亲节。母猫恰巧在母亲节的前一天,把它的小儿女衔来托付给我。它送了我最最好的一样母亲节礼物—让我做了猫外婆。

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乡间。每回我家母猫生小猫时,我妈妈总用一个深深的大木桶,拿旧衣服垫得软软的,放在她自己床边,让母猫带着小猫睡在里面,不受一点打扰。妈妈给它拌黄鱼稀饭吃,说母猫做月子,要进补才会下奶。妈妈脸上的笑容好慈爱。我说:“妈妈,您当猫外婆了。” 现在我也当猫外婆了,因此,我好想念我的妈妈啊!(本文限网站刊登)

──节录自《琦君说童年》/三民书局

《琦君说童年》书封/三民书局提供
琦君说童年》书封/三民书局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妆扮”是戏剧的要素之一。我国自从优孟为孙叔敖衣冠,巫觋为〈九歌〉中的神灵以来,已启戏剧妆扮的先声。戏剧的妆扮,演员的性别和所饰演的人物,不必求其一致﹔也就是男可以扮女妆,女可以扮男妆;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若考其源起,观其时代风气,那么对于我国古典戏剧的了解,必然有所助益。
  • 不知谁说的,大学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阳无限好了。因为过了这个暑假,到了明年骊歌唱罢,出得校门,就前途未卜了。
  • 南戏北剧孕育的温床就是“宋、元”的瓦舍勾栏,而促使之成立发展的推手就是活跃瓦舍勾栏中的乐户和书会。而“宋、元”之所以瓦舍勾栏兴盛,其关键乃在于都城坊市的解体,代之而起的是街市制的建立。
  • 狗,多可爱的小动物,我多么希望有这么一个寸步不离的好朋友。可是现在我还不知道它在哪儿。也许它还未来到人世,也许它已经出生了。
  • 狩猎术语中有个颇具启发性的词汇,可以形容这类印痕——嗅迹(foil)。生物的嗅迹就是足迹。但我们很容易便忘却自己本是足迹创造者,只因如今我们多数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这些都是不易压印留痕的物质。
  • 毕竟超过了半个世纪,当然不一样啊!道路和运河都整备得很完善,街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可说是焕然一新。这里的很多房子曾经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经过之后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 存在于东京这个都市的传说不少,撇开那些有点灵异或是恐怖的传说外,两个和恋人相关的传说,就是“井之头公园的天鹅船”以及“东京铁塔的点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