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437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曾被誉为励志企业家的浙江女富豪,为何一夜之间从首富变“首负”?

9月25日,一纸30亿债务违约的公告,令浙江民营企业家、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从“浙江女首富”的人生巅峰摔至谷底。

据《新京报》报导,周晓光和新光控股集团已被列入法院“被执行人”名单。

9月27日,新光集团举行债务沟通会,董事长周晓光缺席。

新光集团在沟通会上向投资者表示有能力应对债务危机。大陆新媒体UN联合财经报导说,债权人称“没信心”。

就在前一周,依据《福布斯》全球富豪实时榜单,周晓光还凭借36亿美元的身家稳坐浙江女首富的宝座。

而如今,不仅30亿到期债务新光集团违约,另外还有130亿元债券压顶。

从首富到“首负”,中间的距离有多远?

浙江女首富的经历或许可以给出一个答案:咫尺天涯。

从地摊妹到亿万富翁

上世纪70年代末,17岁的周晓光为了生活踏上行商之路,在全国各地摆地摊做生意,赚成了“万元户”(上世纪80年代有钱人的代名词)。

80年代中,颇有经商头脑的周晓光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买下一个摊位,成为最早一批在义乌摆摊设厂的人。

90年代中,周晓光夫妻俩拿出700万元投资办了新光饰品厂,很快以连续翻番的速度发展,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那时的周晓光在商界赢得“饰品女王”的称号。

2004年,察觉到中国房市蕴藏的机遇,周晓光夫妻跨界房地产,并向多元化转型。十年间新光发展为集实业、地产、投资、商贸等多元业务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总资产200多亿。

2016年4月,新光控股集团借壳控股A股上市公司新光圆成,主营房地产和商业经营。

20年的时间,地摊妹逆袭成亿万富翁,证明了周晓光的商业能力。

首富变“首负” 举债扩张惹的祸?

不过,高速发展在铺就周晓光首富之路的同时,也将她推上了通向“首负”的快车道。

过去9年新光集团负债增长8倍。时至今日,新光已发展为总资产812亿元,总负债469亿,员工近万名的民营巨头。

周晓光奔首富的“腾飞之路”,带有深深的时代烙印,或者说是中共特色——负债驱动式高速发展。

然而负债驱动的发展,并未带来现金流和经营的改善。

2010年底新光集团货币资金与短期借款缺口约3.6亿元,到2018年上半年这一缺口已扩大到57亿元以上、增幅近15倍,远超资产扩张的速度。

即便是深陷流动性泥沼,新光还在扩张。就在今年7月份,账上只有2亿资金的新光圆成(新光旗下上市公司),还准备花80亿~100亿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中国传动。

新光的举债扩张不但埋下资金链断裂的“地雷”,也打破了周晓光从首富到“首负”的间隔。

成也债,败也债。从首富到“首负”,真的只有咫尺之隔。

民企向政府求救?

新光集团的“腾飞”,或者说周晓光的首富之路,与中共用债务刺激经济的发展路线十分相似。

2010年以来,新光集团总资产增长近6倍,负债增加近8倍,期间经历的三轮资产、负债扩张,时间上与中国房市/房价的几次大涨,也高度吻合。

近年来中共开始去杠杆、去产能,降低政府和企业(主要是国企)的债务风险,政策急转之下,债务经济模式也遭遇急刹车。

而高负债撑起来的民营企业,很难抵挡住政府去杠杆的重拳。

随着贷款被收紧、融资更困难,再加上税收、环保、社保等层出不穷的新政策,民企纷纷倒下。即使是新光集团这种地方上的明星企业也难逃厄运。

尤其是房市被政府强加越来越严厉的调控后,主营地产的新光圆成2017年营收暴跌17.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也骤减。新光集团自此掉入流动性陷阱。

实际上周晓光的债务危机去年就已经爆发,但通过变卖地产项目暂时渡过难关。

今年新光集团计划继续出售包括酒店、物业、股权在内的各项资产,以保证债券的兑付。

同时,周晓光还计划让自己起家的新光饰品也上市募股融资。

只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逾百亿的短期负债成为新光集团难以逾越的债务大山。

新光集团把救命希望放在了政府身上,据传已向省市政府求援。

新光发言人徐军向“e公司”证实确实正在争取政府的支持,“不过目前政府尚未回应”。

新光积极向政府呼救,从侧面透露出中国民营企业在夹缝中求生存的艰难。

例如新光集团虽然是民企,却也不得不“向党靠拢”,是当地所谓民企党建工作的旗帜。

新光作为浙江义乌市的明星企业,多年来给政府提供了巨额税收,解决了大量就业,又向党表了“忠心”。

现在新光遭遇危机了,以为能够稍稍获得政府(党)的一点支援。

然而现实并不乐观。

据UN财经了解,义乌市宣传部门对新光求救的传闻,不承认也不否认,仅回复说“争取省统筹”。

而《证券时报》报导说,消息人士表示,“新光集团的求救呼声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但政府至今还没有下文。政府的态度,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

民企路在何方:羊羔在狼群中寻出路

新光集团的发展可谓是中共债务经济的一个缩影。

如今中共为降低政府和国企债务风险、而政策大变脸,从债务驱动翻脸为去杠杆等紧缩政策,结果在银行、税收等各方面都处劣势的民营企业,立即就面临生存危机——资金断链。

距离新光所在义乌市仅百余公里的上市民企金盾,老板今年1月跳楼。

上市民营房企中弘老板7月份跑路。

他们只不过是被中共政策剧变的浪潮、先行吞噬的牺牲品。中国经济,风波正在起时。

中共党魁9月27日的最新表态:“继续做强做优做大国企”,以及“毫不动摇地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保护民营经济发展”,几乎点破了中共政策迷雾背后的秘密——国企、公有经济才是中共的命脉和输血管;民企也是需要的,只不过是补充公有经济的养料,就像被狼群圈养的羔羊。

周晓光从女首富变“首负”的经历,也如同民营企业在中共体制下所走过的风雨路:历经千辛万苦,在被政府严重扭曲的市场趋势与中共翻云覆雨的政策变脸中,艰难求生,顽强成长,却不知黑暗的前方,何处是悬崖。#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9-29 6: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