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轶事:李白葬友 孝解危难 水神语告终身事

整理:宋宝蓝

美丽的洞庭湖,伴随着隽永的传说,将名士的情义和神祗的眷顾,永远留在世人心里。图为《楼阁山水图》局部,江户时代18世纪日本画家和书法家池大雅(1723年至1776年)作品。东京博物馆藏品。(公有领域)

    人气: 510
【字号】    
   标签: tags: , ,

洞庭湖,因洞庭山而名。据《湘妃庙记略》记载,洞庭山原本是神仙的洞府(神话传说中的神仙居所)之一,洞府之庭,故称为洞庭。古人就以“洞庭”来命名环山的一片水域,称为洞庭湖。

传说中,中华人文初祖黄帝在洞庭之野命人演奏乐曲《咸池》祭地,当演奏到第八遍时,会召来地神现身。历代名士,像屈原、李白、杜甫等人歌咏洞庭湖,也留下不少精彩篇章。此外,洞庭湖在历史上也留下了不少轶事。

李白葬友

唐朝诗仙李白于《上安州裴长史书》中说道,昔日,他和蜀中友人吴指南一同前往楚地游览。不料,吴指南病死于洞庭湖上。李白除去丧服时,依然痛哭不止,好像失去至亲一样。在炎热的天气里,他伏在友人身上,眼泪都哭干了,最后哭出了血泪。

过往行人看到这番景象,都为李白感到伤心。有一只猛虎靠近李白,他也依然坚守不动。李白将友人葬在洞庭湖畔,然后就启程前往金陵。几年以后,李白再来寻觅友人尸骨,加以祭拜,哭泣著挖出友人骸骨,尸骨拣拾装好包起来,背在身上,昼夜不离己身,一路徒步行走到鄂城,借钱将友人骸骨厚葬在鄂城东面。

李白不忍心友人客死他乡,魂魄没有归处。于是依照礼俗,尽心尽意为其改葬。这段故事见证了李白对友人的情义,连身后事都为之设想周全。

日本 相阿弥(1485–1525)绘《李白庐山观瀑图》,美国旧金山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孝解险厄

龙阳书生曾寿贵乘船过洞庭,湖面风浪迅猛,同船的人都战战兢兢,惟独寿贵蒙上被子,沉沉地酣睡。曾寿贵于梦中来到一座大殿,堂上的王者召见寿贵,并赐他入座。

王者对他说:“这么大的风浪,你这个少年书生怎么能冒险搭乘此船呢?你知道黄卷通吗?如果不是这个人,整艘船早就葬身鱼腹。我是水府神君,你可以将这番话转告世人。”

书生醒来后,发现风波已经平息了。于是询问船中的同行者,谁叫“黄卷通”,原来是一名少年。众人都说,黄卷通侍奉父亲极为孝顺,勤恳苦读,丝毫不荒怠学业。

同船的人都托黄卷通的孝德,得以平安渡过洞庭。后来黄卷通也登科入仕。

龙阳书生曾寿贵乘船过洞庭,湖面风浪迅猛。图为宋 李嵩《楼船出海》。(公有领域)

洞庭水君 语告终身事

据《江夏县志》记载,江西进贤有一书生,名叫樊尚。有一天,樊尚于梦中梦到一位神人,穿着红色衣袍,面相极为奇特。他对樊尚说:“我是洞庭水君,日后您会成为进士,必当管辖我的土地。”

明神宗朱翊钧万历(1573年-1620年)末年,樊尚登科,朝廷派遣樊尚担任江夏令。樊尚到任当天,正好碰到乡民修建洞庭神君庙,于是他捐出千两,襄助乡民修建洞庭神君庙。

樊尚进入庙中瞻仰礼拜神像,发现神像栩栩如生,就像梦中看到的洞庭水君。樊尚心中感叹:“神明能讲出我终身之事。”

美丽的洞庭湖,伴随着隽永的传说,将名士的情义和神祗的眷顾,百代流芳。@*#


洞庭湖秋月,15世纪作品,作者不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公有领域)

出自《洞庭湖志》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许多人把记梦的诗都归入游仙诗,使人产生一种错误印象,好像记梦的诗也是以一种假托的手法来表达作者不便直言的思想内涵。再说,许多人认为记梦的诗即使真的在记梦,那也同样是虚妄不真的,和假托手法的游仙诗没有本质区别。产生这种想法的根本原因是这些人不承认梦和现实或未来事件之间有确定的联系。其实,古今中外都一直有人能够根据梦来作出对未来事件的预测。
  • 白鹤挽救了300多人生命财产的消息传出后,东洞庭湖区的人们开始视白鹤为幸运鸟。湖区规定,每年白鹤来东洞庭湖度冬时,人们不得掏鸟蛋、毁鸟窝,不得在白鹤栖居的湖面上捕鱼打猎。这之后,东洞庭湖的白鹤愈来愈多,成了白鹤生长栖息的乐园。
  • 正史和历代古籍中有不少名人转世的记载:李白为报郭子仪的救命之恩,所以转世为郭家后代再续前缘;南宋岳飞转世为大明战将徐达;唐朝宰相牛僧孺转世为刘沆,这些故事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 绍兴城外的若耶溪上的风,晨吹南风,傍晚吹北风,打柴人到山里砍柴去、回过溪的时侯总能遇上顺风。据《会稽志》记载,以前的若耶溪上吹的是顶头风,有的砍柴人在翻船时没顶。一个孩子的善心让风向改变了……
  •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这是杜甫对李白充满倾慕的歌颂,清新飘逸卓然不群,正是李白最传神的写照,也是他作品的风格。虽然出生在格律诗的全盛的年代,但李白还是最喜欢写那不拘字数、不拘长短,自在又痛快的古诗或者乐府。
  • 在《古风》其七中李白写出其与名道“千岁翁”安期公相见场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则描述李白在崂山东海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东巡琅邪之中,在崂山曾经召见过这位比彭祖还寿长200年的安期公,密谈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师从河上公。当年,安期公离开时,给秦始皇留书并留言,“千年之后,求我于蓬莱山下。”(汉刘向《列仙传》,晋皇甫谧《高士传》)但千年以后,却是李白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并和安期公一同畅游天庭。莫非历史深邃的时空中藏有更深的谜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