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里根首席苏联顾问专访:解体苏联的故事(3)

里根的首席苏联顾问,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长约翰‧乐柴斯基(John Lenczowski)。(Photo from Pafere)

人气: 9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9日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子涵、制作人方伟采访报导)约翰‧乐柴斯基(John Lenczowski),一位身份显赫的先生。三十年前青年才俊的他是美国总统里根的首席苏联顾问;现在他是华盛顿DC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长,也是该研究院的创办人。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子涵和节目制作人方伟对乐柴斯基先生做了深度采访,他分享了他亲身经历和见证的一段历史——里根总统是怎么结束苏联和东欧的共产阵营的。这是一段精彩纷呈的故事。里根总统当初面临着怎样的问题?他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故事涉及的历史与当今美国和国际情势有着相当成分的一致性。回顾那段历史,了解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对比历史和当今世事,对于我们审视和判断当下的美国和世界纷扰有很好的参考价值。本文为访谈整理。

(接上文)

苏联人民对抗苏共谎言灌输的办法

里根总统当时面对很大压力,他没有害怕,他也没有止步,为什么?因为里根总统对他做的事有非常强的信心,他知道他在对抗的根本上就是一个邪恶的力量。

我们都知道苏联有个很有名的作家叫作索尔仁尼琴,他说过这么一句话:生活在共产党国家,最痛苦的不是当时的食物的缺乏,要排队排很多小时,能够拿到可以糊口的面包或者基本的生活品;生活在共产国家最痛苦的事情是每天被强灌无法摆脱的谎言。

这些被强灌的谎言都是什么?就是党说的那一套玩意儿、那一套东西。党说的那套东西,必须被每一个人重复,每一个人都得去学那些话,谁都不能够不赞同。党说的那一套东西,就像督促军队往前走的战鼓一样。军队怎么往前走?军队里每一个士兵不可以自行其事,每个士兵都必须听命令,都得严守一致,所以军队往前走的时候,就得不断地敲那个战鼓。

在社会主义国家、在共产党国家,党说的那一套玩意儿,被不断地宣传、不断地宣传,就像是让整个社会跟着党走的那个战鼓。如果你不走的话,那么就像军队一样,党就会把你拎出来惩罚你、收拾你。

比如说,你在中国做个记者,如果你胆敢写跟中共路线不一致的东西,你试试看。首先它会把你送入一个洗脑班,在那里你想想清楚,你还想不想要你的工作?如果你继续这么写下去的话、继续不和党保持一致的话,你就会被送去劳改营,或被用别的法子惩罚。你的孩子就没法上大学,或者说(遭受)其它五花八门的惩罚。总而言之,在共产党的国家里它们就是这么弄的。

所以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他就说过这么一句话:当共产党政权的爪子勒进你的脖子的时候,它不光是一个政治迫害,它其实是对你作为一个人的尊严的一种迫害。敢讲出真话,也不光是政治上的一个宣誓,等于是你试图在找回你自己的尊严。

这就是为什么在共产苏联,人们会想出一个法子来对抗那种党对人性尊严的摧残。什么法子呢?很简单,就是每过一阵子,找这么一天,就要求自己不重复政府所散布的谎言。过一阵子做那么一天,就好像嗜酒的人我就约束自己不喝酒,就坚持这么做。让很多很多的人都做这样的事情,那么不久共产党政权就维持不住了。

美国共产思潮的泛起和苏共对美国的渗透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的时候,有很大的大萧条,很多人就觉得,资本主义制度好像不行啊,失败掉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失去工作了。于是很多人就开始寻找解药,有些人在那时候就开始拥抱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这个变种、那个变种成了一种非常时髦的意识形态。所以在那个时候,苏联共产党中很多人的思想就渗入了美国。

到了40年代二次大战的时候,苏联成了美国的一个盟国,那时候美国的政策是,不能批评苏联,不能讲在苏联发生的真相,不能讲苏共杀了多少人、多少人被关在劳改营里,而且美国直接在帮助苏联人去和纳粹打仗。

到了50年代,美国的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势力已非常强大。比如说,很多美国的作家写书,去写关于西班牙内战的时候,把所有在内战中反对共产党的人都叫作法西斯主义;在高校里、在很多文学作品里,有很多认同共产主义的书籍出版,而且对共产党的恐惧也被嘲笑,尽管在50年代,美国确实对苏共产生一种恐惧。

麦卡锡道出苏共渗透美国实情

这里有个很有名的例子,就是约瑟夫‧麦卡锡,今天叫作麦卡锡主义。今天的“麦卡锡主义”好像听上去是个坏词,其实麦卡锡参议员,他不是个狡猾的人,他其实是一个老老实实的人。他那个时候认为,在美国政府里,起码有240个苏联间谍。当然他说完之后,人们就纷纷地去攻击他,把他污名化,说他怀疑了很多无辜的人。但是我们今天回头看,当时在美国政府里,至少有500多个苏联的间谍。所以麦卡锡参议员不仅没有说错,还说少了!只是他说话的方法比较粗糙,他的很多证据没有拿出来。

对于今天的媒体甚至今天的美国情报界,还是把麦卡锡主义看作一个坏东西,因为人们根本就不想面对共产主义的威胁。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例子,美国当时《时代周刊》有个高级编辑,他的名字叫强伯斯。这个强伯斯他虽然是美国人,但是他很信共产党,后来就被苏联给招募进去,当了苏联驻美国的间谍。他是间谍的头子,在华府和巴尔的摩有一个间谍网,招募了各种各样的人,其中招了一个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这个人叫希斯,把他也招进去了。

结果后来强伯斯的梦幻破灭了,他发现共产主义不是那么回事,他就投诚了,向美国政府供出了他间谍网中的所有成员,包括名叫希斯的外交官。结果他供出来之后多荒唐:情报界、美国媒体界,大家一拥而上去攻击他,去为希斯辩护。而这个希斯不仅是一个间谍,他还是一个高级间谍。他高级到什么地步?当初二战结束前,罗斯福总统跑到雅尔塔和丘吉尔、斯大林谈判,商量战后版图分配的时候,希斯就是陪着罗斯福去谈判的!

这就有点像战后东西方的阵营、东西德分割等等之类的东西,有没有共产党间谍在背后的作用?这就很难说了。

希斯是一个中上级的官员,他怎么能够陪着美国总统跑去开雅尔塔会议呢?因为这个希斯是由另外两个人推荐的,一个是当时罗斯福的财政部副部长,叫作亨利‧怀特,另外一个是白宫的高级官员,他的名字叫作拉克兰‧卡瑞,这两个家伙都是苏联间谍,所以总统身边的两个苏联间谍,推荐第三个苏联间谍,跟随总统在雅尔塔会议上给他作参谋,建议他跟他们真正的老板斯大林会谈!

里根应对压力和抵抗 稳健坚定充满信心

因此我们就看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在美国政府里有多深,在美国大学里、美国的媒体里,在美国的流行音乐人、流行作品里,它扎得很深很深。

所以当时在美国产生一种什么气氛呢?叫作“反反共产主义”。本来美国人是反共产主义的嘛,而这帮人就掀起个浪潮,认为反共产主义的人不好,比共产党还要不好。

这就是当时里根总统所面临的抵抗的来源,叫作“反反共产主义”。但是里根没有动摇,他仍然站稳了。为什么?因为他对他的道德高度是充满信心的,他站得很稳很稳。

在政府里还有一批就像我这样的人,是非常支持里根的。我们认为一个屠杀了数百万人民的政权和已经监禁了更多、数千万人的政权,不能不抵抗它。

美国永远不可能和中共建立和平

我们一直在讲怎么去构建和平,而构建和平的方法不可以用治表的方法,必须治本!什么是本呢?就是共产党这么一个邪恶政权,它一直是要用扩张来求生存的,因为它在扩张的过程中,它就是想不断证明它的意识形态的合法性。

上世纪70年代,在苏联有一位非常有名的政治异议人士,他的名字叫做萨哈罗夫。今天人们都知道他是给苏联造出氢弹的物理学家,他当时是世界上最好的科学家。造出氢弹之后,他就成了一位政治异议人士,他跟苏共政权说:“你永远不可能和西方建立和平,除非你和你的人民建立和平。”他说的“和你的人民建立和平”,就是尊重自己人民的人权的意思。

今天,我们认为美国也永远不可能和中共建立和平,除非中共政府和它的人民建立和平。而今天中共和它的人民之间,其实是没有和平的。#(待续)

(转载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1-10 3: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