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纪委介入调查高院卷宗丢失案 港媒:周强势危

Zhou Qiang, President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s applauded as he walks out to deliver his work report during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on March 13, 2016. China found almost 100 percent of criminal defendants guilty last year, figures from the country's top court showed on March 13, even as authorities pledged to reduce wrongful convictions. / AFP / GREG BAKER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中纪委介入调查“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中共最高法院丢失事件后,港媒指,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势危。图为周强资料图。(AFP/Getty Images)
人气: 157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中共最高法院离奇丢失“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事件不断发酵,除中共政法委牵头调查外,中纪委也介入了调查。港媒指,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势危

香港《明报》1月10日刊发《最高法被查 周强势危》的署名文章说,中共最高法院丢失“千亿矿权案”卷宗一事,不仅余波未了,还愈闹愈大;除中共政法系统的三大部门:政法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介入调查外,中纪委也加入了调查组,这“颇不寻常”。

中共政法委1月8日晚发消息称,由中共政法委牵头,中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凯奇莱)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西勘院)合作勘察合同纠纷案卷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

文章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并非政法委的下属机构,而是直属于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其级别高于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可见这次调查不是政法委自作主张,而是有更高层的背景。

中共政法委统管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政法机构,由于政法委书记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所以外界将政法委书记称为“政法王”,如中共前“政法王”周永康的权力被指仅次于胡锦涛。中共政法委一直被江派人马把持,除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外,现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也被指是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的人马。

文章认为,在大陆言论被严格管控的环境下,如无高层默许,很难想像崔永元指向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言论能在网上持续发酵,事件的矛头指向周强,已是不言而喻。

文章质疑周强可能会步新疆前书记张春贤的后尘。文章说,高院的“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案,能否成为周强版“无界新闻事件”,拭目以待。

“无界新闻事件”发生于2016年3月4日,当时中共正在召开两会期间,由新疆政府主管的无界新闻网突然转发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该事件被指是中共的“头号政治大案”。同年8月底,新疆书记张春贤被调离返京,出任闲职;中共十九大上,张春贤被踢出政治局,到中共人大养老。

周晓辉:当局可能抛出周强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刊发《六个不寻常 最高院周强要被抛出?》的文章说,崔永元、承办“千亿矿权案”的高院主审法官王林清及凯奇莱老板赵发琦的爆料都指向周强干预该案,而且爆料没有被屏蔽、封杀,官媒也都相继报导。

周晓辉认为,在中共官场内,一个高官在任职期间就遭遇此等待遇,只能说明周强离被拿下的那一天应该不太远了。

周强被指具有团派和江派的背景。他曾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曾追随团派大员令计划;而他任湖南省长、省委书记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2013年3月,他被调任最高法院院长兼党委书记。

周晓辉说,如今令计划、周永康都已落马,而令、周此前结成政治同盟,从事阴谋活动。是以周强与周永康存在某种交集也顺理成章。种种迹象表明,周强被高层抛弃,并在某个节点被抛出,是大概率事件。

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

所谓的“千亿矿权案”,是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的合作勘查纠纷案。2003年8月,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开始合作,双方签订“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炭资源合作勘查合同书”,约定由凯奇莱出资人民币1,200万元,由西勘院对波罗井田进行勘查。

合同中双方约定了二八分成的权益比例,即协议生效后,该勘查区无论升值、联合开发,还是矿权转让,所产生的利益,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均以2:8的比例分享。

在之后的履约过程中,凯奇莱公司先后支付了2,100万元,其后相关勘探发现涉及20亿吨储量的优质煤矿资源,估值高达千亿元。

当发现大量储煤后,西勘院却在2005年又与另一家香港公司签订该处井田的合作勘察协议,导致凯奇莱公司“出局”,失去价值巨大的煤矿开采权利。凯奇莱公司随后上告陕西省高院,并在2006年10月获得一审胜诉。西勘院之后上诉到中共最高法院。

2017年12月16日,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合约有效。几天后,终审判决结果送达双方当事人,并于当天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2018年9月26日,这起“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卷宗归档。

2018年12月26日,崔永元披露案件卷宗在最高法院丢失;随后高院主审法官王林清也先后发布了三个视频,揭露该起由周强直接干预的案件及该案二审正副卷宗2016年11月在其办公室离奇丢失的过程。

视频中,王林清多次指周强非法干预了案件,合议庭一致的矿权归属意见被周强指示“要发回重审”。#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1-11 1: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