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妻遭冤判 残疾丈夫上诉无门

人气: 3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2日讯】“渴了,水!”“水呢?听着没!”下意识地喊了两声,没人应答,躺在床上的五十多岁的夏聂平不禁呜呜哭泣起来……“十多天啦,我每天和著泪水吃饭,又在哭泣中睡觉。”

夏聂平双腿残疾又得过中风,平时离不开妻子单素芬的照顾,可妻子只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警察劫持到看守所里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两年。

他终于有了一个幸福的家

夏聂平从小残疾,是家里的老小,备受哥哥姐姐及父母的疼爱。他脾气非常暴躁,妻子单素芬比他小七八岁,是农村出来的苦命人。妻子聪明、善良,非常勤快。

两人的组合令夏聂平的家族喜忧参半:残疾的小弟有人照顾了,可他媳妇是真心的吗?

尽管夏氏家族的人狐疑、揣测、防备,以及残疾丈夫百般责骂、刁难,单素芬以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善良、大忍的胸怀,对待夏家。她的所作所为感动了整个家族,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残疾的丈夫在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稍有不顺还会大声责骂,可单素芬一点怨言都没有。这个家被她收拾得井井有条,里外都靠她一个人。

夏聂平深知,妻子这么好,一切应归功于法轮功。妻子曾经贫血到身体只剩四克血,干活时晕倒在地。自从她学了法轮功后身体快速好转,精神境界提高了,身体从此健康了。

夏聂平在家里开了个家电修理点,挣点钱供孩子读书。夫妻俩靠一些低保、公益岗的收入及妻子打的一些零工维生。他很珍惜这个家庭,深知妻子是他和孩子的精神支柱,而妻子的精神支柱就是法轮功,所以他非常支持妻子修炼法轮功。

时常有西阜新派出所的警察来找夏聂平修理一些家用电器。只要他们来,无论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东西,他常常不要钱,免费服务。他知道,在大陆这个对法轮功残酷镇压的环境下,警察就像老鹰一样随时会侵犯他们家。他以一个残疾之身用讨好的方式,以求得对妻子和这个家的保护。

不幸降临到妻子头上

然而,夏聂平的希望还是落空了。恶运接踵而至,一次次降临到他妻子头上。

第一次被抓

2017年8月28日,阜新市海州分局和西阜新派出所十多个警察非法闯入夏聂平家,海州分局国保大队的指导员冯树朝和西铁派出所指导员曹旭也在其中。他们没穿警服,不出示搜查证,搜查想要的所谓证据,连洗衣机盖都打开看看。

曹旭对夫妻俩说:“王杰就是我送(迫害)的。”王杰是位70岁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了七年。警察还在她家中无人时抄了家,连她老伴留的买棺材的钱都被抄走了,也没有提供现场录像。

由于受到惊吓,单素芬身体当时就抽搐得不能动弹,警察还说她是装的。在单素芬的强烈要求下,他们让她到公安医院和二院去检查,可他们根本不好好让她检查,还骗说送她回家,然而却把她送到了新地看守所。看守所检查她身体后拒收。

单素芬又被拉回到海州区分局。此时她的身体因抽搐过度直躺在分局办公室的地上。

没法收场,国保大队的冯树朝又装好人给单素芬的丈夫打电话,说考虑到他们家的特殊情况应该照顾,把人放了,让去接人,还保证说没事了。

夏聂平赶紧让朋友背着去接妻子,见妻子躺在地上很生气,骂她怎么能在众人面前躺着。警察们赶紧假惺惺地都来扶单素芬起来。

单素芬回到家中后坚持炼功,身体又恢复了正常。

被公安两次构陷

2018年4月27日,阜新市西阜新派出所派人去单素芬家,说去年的事(她被绑架)还没签字,当时单素芬没在家。

第二天又来了一个片警和一个警察,让签字,单素芬没有签,说:“我还要找你们,把我迫害成那样,还得把东西还给我。”

他们看到单素芬的身体好了,就在2018年5月12日把她构陷到海州区检察院。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两次把卷宗退回公安。

2018年7月初左右,西阜新派出所警察曹旭等人又闯到单素芬家,没有看到单素芬。曹旭就对夏聂平扬言:“我就有两个权力,一个是把单素芬带走(送进看守所关押),一个是取消你们的低保和公益岗。”

两个都是要命的事,夏聂平被吓得浑身无力,要不行了。由于再次的惊吓,单素芬的身体又出现了病态。

当警察看到单素芬又能上班(公益岗)了时,就又一次把她构陷到海州区检察院。2018年月4日,检察院通知说案子要交到海州区法院。

不准请律师辩护

2018年10月16日下午2点,海州区法院要对单素芬进行非法庭审。

夏聂平被朋友背着,带着孩子和单素芬,和他们聘请的北京律师一同来到法院。他们看到,偌大的审判庭只给他们留了两三个旁听的席位,其余都被公检法司机构的内部人员占满。

可还没等夏聂平坐稳,审判长佟强突然通知说不开庭了。一问原因,竟是因为他们家请了北京律师,还为单素芬做无罪辩护。

再次被劫走

2018年12月21日,海州分局的冯树朝只身一人来到夏聂平家里,说办事路过这里看看他们,没啥事。他看到夏聂平肿著的脸还很关心的样子。

夏聂平招呼正在擦地的单素芬给冯树朝沏茶。稍坐片刻,冯树朝谎说出去接个电话,再进来时,只见一帮警察蜂拥而至。他们强行将穿着拖鞋与半袖的单素芬往屋外拉,塞进警车里。

夏聂平哭喊著扔给妻子一件外套,对冯树朝哭嚷着:“你为什么骗我?!”

单素芬被关进了新地看守所。

残疾丈夫为妻上诉无门

2018年12月25日,海州区法院在新地看守所里对单素芬非法开庭。她被非法判刑两年,被罚款5,000元。她要求上诉。

夏聂平知道后不断地给法院、社区、司法所打电话,要求上诉,要求自己做妻子的辩护人,要求司法援助。

他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司法所说:“别的法律援助可以,唯独法轮功的不行!”法院说:“只要你媳妇写‘不学、不练的保证”就能回家。’”审判长佟强告诉夏聂平,单素芬有十天的上诉期。

夏聂平隔三差五地给佟强打电话,问他妻子的案子是否交到了中级法院。他把希望寄托在中级法院法官身上,希望他们能同情他的遭遇,放回善良的妻子。

对他来讲,妻子的这桩冤案涉及两条人命啊:妻子离开炼法炼功,身体能否撑住里面的恶劣环境?在看守所里开庭时,妻子坐着,旁边都得由两个人搀扶著。一旦妻子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自己还怎么活啊?

2019年1月8日,也就是单素芬所谓上诉期满的第十一天里,海州区法院打电话告诉夏聂平,说因单素芬没有书面材料,不允许她上诉。

夏聂平的希望彻底落空了⋯⋯   #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1-13 8: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