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一载冤狱九死一生 一位矿工的血泪(上)

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clipart.com)

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clipart.com)

人气: 1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6日讯】“我虽然遭遇了十一年多的迫害,我是幸运的,能够活着走出了监狱。”葫芦岛市的刘全旺说。

“今天通过我的遭遇,用我的血与泪,如果能唤醒公检法司的人们,使他们能辨别善恶,停止迫害,为自己也为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这就是我的愿望。”

他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惨遭酷刑折磨,在血雨腥风的岁月中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仍坚守着自己对“真、善、忍”的信念。

他用血与泪记载了一个修炼者不平凡的生命之旅。

引子

眼看一辆拉煤的卡车开过来,他冲到道中间。司机傻眼了,这不是来找死的吗?车发出刺耳的声音,猛得被刹住了,离他只有半米远。

这次他真是来找死的,可没死成。

他叫刘全旺,那年三十来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是本市的南票矿务局小凌河矿上的职工。他长年在煤矿井下干活,惹了一身病:矽肺病、风湿关节炎、胃溃疡、心脏病、牙痛……

他的亲叔叔、两个兄弟、一个弟媳妇都是小凌河煤矿职工医院的主治大夫。亲属们使出了浑身解数,给他开了各种药,找来各种偏方,然而没有用。

病魔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他不想活了,想一了百了,干脆撞车吧。

街头巷尾听来的故事

葫芦岛市南票矿务局小凌河街头巷尾,茶余饭后人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

就听一人说,“小刘的房子被老张头讹走了。”噢?大伙儿都好奇地听。

“2006年,咱矿上的小刘花了7,000元买了一套40平米的房子,住了12年了,现在叫人讹走了。小刘没舍得花2,000元钱去办房主更名,这次去找卖房的张秀荣老爷子更名。老爷子却说,没更名的房子就是他的,那7,000元的本钱也不给了⋯⋯”

一人说:“要是我,说啥也不给。买卖房子还有协议,协议在法律上也生效,打官司准能赢。”

另一个说:“那个小刘可不是一般的人,人家是炼法轮功的,心地善良。小刘说了,老张头都八十多岁了,活这么大岁数不容易,又有心脏病,别因这事气坏了,打啥官司呀,命比钱重要。小刘就把房票给老张头了,自己租房住。那才真叫境界呀!”

又一个人说:“嘿,你们说的这个小刘,就是和我一个班组的,那真是个好人啊。

“有一次,矿上的下煤口堵了,全矿二百多放炮人员都躲起来了,谁不知道那活儿危险?

“矿上领导开车一家一家去找人,没找着一个人。小刘住在单位的宿舍里,被找上了。人家二话没说,去干。

“三个班、24个小时,从上面爬到下面,不知爬了多少趟。那真是玩命的,多危险啊?领导说了,要给他加钱。可开工资时,一分钱也没多给。”

故事中的主人公小刘,就是当年那个想撞车没撞成的刘全旺。

简直换了一个人一样

1996年,法轮功洪传到了南票区。全国各地这么多人都学法轮功,都传到了小小的南票区,看来不是一般的功法。

法轮功1992年在国内开始传出来,创始人是李洪志先生。媒体报导,这个功法治病健身有奇效,许多患绝症的人炼功都炼好了,而且人学了功后,精神上有很大改观,因为功法要求人遵循“真、善、忍”做好人。

刘全旺也来学功了。

只学了三个月,不想,他身上的病竟然全好了,那真是无病一身轻呀!不仅病没有了,境界也提升了,原来不顾家、吃喝赌的不良习惯也没有了。

小区里成立了法轮功炼功点,他成了一名义务辅导员。那真是高兴呀,简直换了一个人一样。

风云突变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开始迫害。

这么好的功法要被打压?刘全旺接受不了。

1999年10月,他带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中央信访办公室,要好好讲讲自己受益的亲身经历。

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没听他说一句话,就通知葫芦岛驻京办事处把他接回去。他被直接送进了拘留所

拘留所的日子

1

在拘留所里,刘全旺依然读法轮功的书,还炼功。

警察王树林发现了,把他毒打一顿。他不服,绝食抗议,又遭来野蛮灌食。

后来听说,这个姓王的警察和他儿子都遭了报应。儿子叫王力新,也是拘留所的警察,经常打法轮功学员,得了糖尿病并发症,不能上班了。

王树林打完法轮功学员后没几天,腰就直不起来了,到锦州去打封闭针止疼。他们家还在南票区开矿,结果矿塌方了。

2

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正在看《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被发现了,一下冲过来许多警察,要抢书。

刘全旺见状,快速地把书接过来,揣进自己的怀里。全屋的法轮功学员把刘全旺围住,不让警察抢书。

警察强行扒开人群,拽着刘全旺的双脚。他的头倒在地上,被拖了出去。

路过女监室时,刘全旺看到女监的接饭口的小门开着,就迅速地把书扔了进去。

呜!呜!橡胶管在警察手中挥舞下发出急促的响声。从头到脚,刘全旺遭到毒打。他的后背被打得一大片青紫,晚上睡觉不能挨板子,疼痛难忍。

随后,他被戴上了背铐和脚镣,达一个星期之久。那个背铐叫“手捧子”,手一点也动不了。

刘全旺绝食抗议十四天,遭到野蛮灌食。

3

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单位保卫科继续做刘全旺的“转化”,逼迫他放弃修炼。他拒绝,就再被送回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然后再被接回来做“转化”。

有一次,刘全旺被放回家,单位保卫科科长张文友把他身上带的一本法轮功的书抢走了。那天外面刚下完大雪,他坐在保卫科办公室门外的雪地里不走,绝食抗议。

后来,他的老叔来了,把他连拉带拽背回了家。

因不转化,单位保卫科把他反复送回拘留所,循环往复地一关就是半年多。

刘全旺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了葫芦岛劳教所

在葫芦岛劳教所

1

葫芦岛劳教院,在2000年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二百多人,不转化的六十多位学员被送到新成立的“严管队”。

这六十多人坚持修炼法轮功,要求无罪释放,并绝食抗议迫害。

在葫芦岛政法委和“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策划下,一百多防暴警察出动。警察戴着头盔,手里拿着一两根电棍,站成了人墙。间隔一米多站一个警察,排了两道人墙,从严管队门口一直排到管教科。

警察刘国华等人恶狠狠地问:“不服从管理的,往外走!”

空气凝聚了。两道人墙里的警察握紧了手里的电棍,将会发生什么?

刘全旺走了出来,没有犹豫,双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还有五位,陈德文、张旋、赵连新、何凤华、李学民走了出来。

他们坚定地往外走,那是一段血与火的路程。

酷刑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一路上,他们被两排的警察密集地电击,走到哪就被电到哪,一直被电到管教科。

2

六位学员被分别关在六个房间里,每个房间里配备了十多个警察。

“还炼不炼?”警察边打边逼问,从晚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狼牙棒、皮带、鞋底子、拳打脚踢,什么都用上。

六人早已是遍体鳞伤、面目全非,有的整个头被打肿了,只能听声音辨别他是谁。

刘国华等人还把赵连新的裤子脱掉,用电棍捅其私处,将电棍插入肛门;仍不罢休,用冷水泼在他身上,接着电。

赵连新的头胀得要爆炸了,满头是青紫、瘀血,眼睛肿得没了眼缝,惨不忍睹。

第二天,管教科的警察又进行了一场血腥的迫害,挨个电……

3

到第四天,轮到管教科科长要打刘全旺时,科长举起电棍问他说:“刘全旺,我们这样对待你,你恨我们不?”

“不恨,我师父说了,不爱你的敌人你都圆满不了,何况我们又不是敌人,我们既没有杀父之仇,又没有夺妻之恨。”刘全旺平静地说,“镇压是江泽民发动的,你们是警察,是吃这碗饭的,只是不了解法轮功真相,被谎言蒙蔽了,才这样对我们的。”

科长一听这话,把举起的电棍扔到了床上,说:“你回去吧!”

从此,刘全旺没再挨打。后来管教科科长只要看到是刘国华打来的电话都不接了,不再配合打法轮功学员。

有一个警察是信耶稣的,对刘全旺说:“今天你们的被迫害和当年耶稣的被迫害都是一样的,是历史的重演。”“刘全旺,你们就像耶稣一样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1-18 6: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