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美中贸易谈判金正恩凑热闹

中共整个体系跟人类的正常的思维是反的,它就是为了毁灭来的,对中共来说根本就不存在纠错的问题。( 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人气: 5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7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逢九必乱,到2019年,果然一开年就令人耳目一新,首先是中美第一轮贸易磋商刚刚结束,低级别的谈判居然也取得了一些成效,让各方对未来都升起了些许憧憬。

同时金正恩选择来到北京过他的35岁生日,但是事先又没有任何的预警,让人摸不透内情。是北京想藉北朝鲜向美国施压呢?还是来做投名状?与此同时,崔永元挑战最高法院,和北大教授呼吁中共体面退场,也颇耐人寻味。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中美第一轮的贸易磋商,这个第一轮磋商是9日结束,现在磋商的结果已经公布出来了,似乎中美双方对目前的进展都表示满意。您对这个结果有什么评价呢?

横河:我觉得这个满意并没有一些事实来做支持,因为这个级别比较低,本来就没有很多拍板的东西。川普总统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进展非常顺利。美国贸易办公室发了一个声明,声明里面讲的一些问题,比如他说这个谈判主要是要实现强制技术转让、智慧财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就是我们前一段讨论过的,做结构性的改变,必要的结构性改变。他谈了会议还重点讨论了中国对于从美国购买大量农产品、能源、制成品和其它产品和服务的承诺。

根据这个贸易办公室的声明来看,似乎这次进展比较好的就是直接买美国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以前谈到的订单外交的部分,这个是可以预料的,这是中共能改的,而且马上可以兑现的。美国要求的就是这次谈判或者下次谈判能够比较清楚的知道买哪些东西、买多少、什么时候买,就是要明确。

对于这次美中低级别谈判结果的乐观程度,其实关键是对这次谈判的期望值,就是你期望多高才能判断它好和不好。如果只是对话态度的话,那当然是好的;如果是订单的话,相对也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如果是法律和条文的话,我们知道中共正在做的,像《外国投资法》中规定不允许强制转移智慧财产权,设立最高法院的智慧财产权法庭,但是关键问题还没有说出来怎么做,就是具体这些怎么实施,这个基本上是没有谱的。所以美国贸易办公室声明当中就强调,任何协议必须包括查核机制,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毕竟中共在信守承诺上纪录是很糟糕的。

市场反应比较乐观,因为股票是一个相对短期的行为,但是真的要看它的反应的话,要看那些专家,尤其是那些没有利益冲突的专家,他自己不在哪一个具体的公司里面做事,就没有这个利益冲突。章家敦1月9日在推特上就谈出他的观点来,他说至少从长期来看的话,中国经济是没有希望的,他认为中国是继续支持国家主导的解决方案,所以即使能够达成贸易协定、能够提振信心,他说也不会产生持久的影响,因为问题是结构性的。

当然我相信最终是会谈出一个结果来,它不可能永远僵持下去,但是我还是对长期的结果不抱乐观态度,我相信美国最后可能会维持一定程度的关税惩罚来作为查核机制的一部分,怎么来确保查核机制,它一定要保持一个惩罚措施,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主持人:这次会谈的第一天刘鹤就出现在会谈的现场,而且谈判时间也延长了一天,外界普遍解读这些迹象是北京示好的表现,大家也是分析主要原因可能就是中共的经济增长放缓。您觉得除了经济放缓这个原因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因素促成北京这么急于达成一个协议?

横河:经济因素其实是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所谓改革开放40年,经济就是最大的政治。我们上次谈到什么是中共的改革?中共的改革就是搭美国的便车,搭顺风车,它后来说要“弯道超车”的话,超的也是指美国,不管它怎么样去煽动反美,在国内怎么样煽动反美,在国际上怎么样表示强硬,中共的高层知道得很清楚,他们能有今天就是因为美国,所以它必须和美国搞好关系,真正的搞好关系。

以前搞好关系比较容易,因为美国实行绥靖政策,所以中共只要愿意,它就总能搞好,就是中美关系是评价党魁的最重要的指标。你不要看中共的官员的评价指标在不同的场合,在不同的级别都有评价指标,你不要以为中共党魁没有,中共党魁也有,党内其实有一些机制的,只是说一般人不知道而已,所以这点谁都不敢怠慢,每一个党魁上台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搞好中美关系。

我们记得1999年中共驻南斯拉斯大使馆被炸,按说起来这是个很大的事情,其实当时中共就一直企图以低调解决,虽然也有抗议,那个是做给国内看的。三年以后江泽民访美,这个事情就没了,专门到小布希的德州农场去作客,挣表现。

从政治上来考量,我们现在撇开直接的经济问题,从政治上来考量的话,现在这一段时间是40年来或者是50年来,50年来就从1972年开始,将近50年来,中共和美国关系最紧张的时候,也是在最低点,而且中国的经济也在最低点,你别看“多维”说中共已经经过多少比现在更难的难关。没有的事情!中共没有经过比现在更难的难关。尽管你可以说中美关系紧张到这种程度,可以找各种原因,也可以说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但是谁摊上谁负责,所以没有人愿意摊上在现在跟美国闹僵的这种责任,这个就是北京急于和美国达成协议的除了经济上的直接原因以外,还有另外的原因。

主持人:虽然这次会谈是有些成果,但是大家也公认中美的实质分歧没有消除,您也一直这么说,北京原先是想继续使用拖延战术,这次美国代表示明确表示了,他说双方谈判的关键如是何落实和执行,也就是说美国现在看懂中国的招数了。您预计它下一轮高级别的会谈会有什么成果呢?

横河:现在我没有什么新的预测,原来的预测,这次低级别的会谈以后,我原来的预测现在并没有变化,我认为是买东西容易,要结构性的改变难。当然,具体分析到这次谈判和下次谈判的话,我觉得时间性是一个关系,就是刘鹤什么时候带团访美来谈,这个可能其实也挺重要的。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连买东西可能都不是那么容易,我们上次或者前一次谈过,中共曾经许诺过要买多少多少万亿美元的产品对不对?但是这个承诺和它在欧洲的时候,就是习近平访问西班牙的时候做的承诺,说中国要进口多少商品,是一模一样的数值。也就是说这一大笔钱并不是指定买美国的东西,也不是指定买欧洲的东西,是整个中共可能花的钱,也就是说对外购买的东西,钱就这么多,买谁的多,其他人可能就少,所以如果加大购买美国商品的量的话,可能就会影响到对欧洲承诺购买的大批商品。当然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我觉得下一轮谈判可能会集中在结构性改变的这个讨价还价上,虽然说美国说要全盘接受,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全盘接受的话,那就没什么可谈的啦。所以说实际上可能还是有谈判空间。我觉得下一次可能就在这个结构性改变的讨价还价;还有一个就是落实查核机制。这是下一次谈判的主要内容。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在中美磋商这几天,金正恩又突然来访,那时间上是完全重合的。那您觉得这两件事情背后它有什么联系吗?

横河:这个肯定是有联系的。因为本来我们知道中美朝他们这三方之间的关系在这两年,尤其是川普总统上台以后这两年就一直没有能够完全分开,就说每一次这三国当中其中两个国家的首脑在会谈的过程当中都有协力厂商的影子在,这个没有例外。这一次偏偏金正恩还是过生日,因为这个过生日是个很私人的事情,他居然把它联系到国家,这中间肯定有关系。

我觉得可能性有两个,一个就是比较小的方面,就是金正恩到中国来要物资,要东西。因为禁运到现在,联合国禁运、美国禁运到现在并没有放松。我觉得可能金正恩个人、他的家族在消费上可能就没有这么奢侈了,就成问题了。因为它是个人列车嘛,个人列车去中国拉满一车个人的消费品应该算不上违反禁运。生日可能是起这个作用,多少起一点这个作用,就是你过生日总得给点礼吧。

但是更重要的是政治,就说现在我想在中美贸易谈判当中,习近平肯定是需要金正恩的,金正恩可能也很快的,因为我们知道现在这个美朝关系当中关于落实去核化的问题,美国很快就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所以说金正恩也需要习近平。

在这两点的话呢,就是双方都需要对方来作为跟美国谈判的筹码,中方是希望可能在美中贸易谈判当中再强调一下,就是除了贸易战之外,在贸易战之外中方还有筹码。可能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但是我们从公布出来的习金会的内容来看,并不是像我们以前猜的那样,就说北京要利用朝鲜向美国施压,就是来劝朝鲜向美国怎么样表示强力。但是现在非常像是说它劝朝鲜改善半岛关系,进一步和美国协商弃核问题。那您怎么看这个态度?

横河:我想这是贸易战之外的筹码,它本来就有两种用法,在国际关系上人家叫作什么?叫“胡萝卜加大棒”。那就是说有一个大棒以外还有一个胡萝卜,也就是说一种是威胁,一种是利诱。

一般的情况下我们所说的筹码指的是威胁,就是拥有核武器,比如说用核武器做后盾的话,那么这就是属于威胁一类的。但是劝说他弃核,同样可以体现出影响力来。因为习近平如果想表示,就说在贸易战上虽然中共没有多少谈判的筹码,但是贸易战之外的筹码还是有的,那么北朝鲜就是筹码之一。

这是做给美国看的,那么他只要让美国看到,就说中共对朝鲜还有影响力,这就够了。这个影响力不见得一定就是核武器,强化核武器是一种影响力;去核化,就是能够说服他去核,这也是影响力,也足够让美国考虑中共的作用了。

不过我个人倒觉得好像这次他们似乎谈得并不是很好。因为中美谈判,大家可以看到是延长了一天,但金正恩实际上是减少了存取时间而提前离开的。一般来说,提前离开不是一个特别好的迹象。

主持人:那么除了这个贸易磋商之外,我们发现最近还有几件事也非常值得关注,比如说崔永元他就爆料了“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卷宗离奇丢失的事件,那他直接挑战的就是最高法院。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几个回合下来呢,最高法院居然是处于下风了,北京高层居然要组织联合调查组对最高法院进行调查。您以前在我们节目中分析过“邓玉娇案”,说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村官他上面都有层层的庇护。但是为什么现在让我们感觉到有点风水轮流转的感觉呢?

横河:我觉得首先就要注意的一点就是这不是崔永元个人在挑战最高法院,这个可能性几乎是零。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崔永元本人不是这个案子当事人,他和陕西这个案子没关系,他怎么会知道2016年的时候这个案卷失踪的事情?这个案卷失踪是2016年。最高法院的法官王林清自己去找崔永元爆料的机会几乎是零,他就是再去找的话,最高法院的法官也想不到去找一个前央视的主持人嘛。

而且刚才讲的丢失的这个案卷发生在2016年,今天有人把它翻出来了,崔永元把它翻出来了,有人说这可能是因为最高法院判决了一年以后仍然不知情,这个叫作“司法白条”,因此要挑战。

其实我觉得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最高法院判了以后不执行的案子多去了,如果是牵涉到双方都有后台、都很强大的话,可能判了也就判了,要执行也是很难的。最高法院都不在乎是不是执行,周强都不在乎,谁会在乎?有谁愿意而且有能力去把这个事情挑出来然后要求执行的?

这件事情不管是原告和被告,双方都是有后台的,就是说原告也不是什么白丁,不要看是一个民营企业,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打赢官司,在陕西省开始就打赢了,后来又到最高法院。当然其中有过一次翻过来。就说他也会去找关系、找后台。

在中国政界,商界要想经营到这种程度,能够去打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还赢了陕西省政府的,他肯定知道关键应该是后面,在背后找人,而最不可能的就是找崔永元。他要找崔永元,他不可能在中国混到今天。

而且事情到了今天早就超出这个判决执行,甚至超出这个案子本身了。因为现在重点,大家关注的是最高法院这个案卷失踪后来又回来了,就是说是最高法院内部的司法黑暗了。这个就比个案要严重的多。

从这个案子暴露出来的这个司法黑幕,我们先看一下,本来它是一个民企和地方政府的探矿权和矿权的民事诉讼,但是居然会发展到把最高法院内部的案卷给偷走这样的丑闻。当然所谓民企嘛,我个人讲有后台,双方甚至可能是实力相当,大概也不可能有一方真的是无辜的,或者是有一方真的那么正义,我是不相信的。

从这个案件审理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出,就是从地方到中央它的权力是怎么样一步一步介入这个司法程式的,如果没有这个事情发生,人家还不知道。就说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司法是不公的,但是究竟怎么不公、怎么运作的,这次其实让大家看得很清楚。你看曾经插手这个案子的包括已经倒台的最高法院的副院长,和现任最高法院的院长。

至于崔永元所说的先有了判决书然后再审理,其实这个事情在中国的司法机构当中是常态。两高曾经在2001年的时候就这个法轮功问题专门发过内部的文件,就是说政法委来协调公、检、法三方,大家都同意了判决结果才能开庭的,这是正式有档的。当然对法治国家来说不可思议,对一般的中国民众、不了解司法内幕的也不可思议。但是在中国,重大的案子不这样才是奇怪的。

这个案子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最高法院院判决以后它仍然没办法执行,这让外面人知道了、看到了也是觉得很奇怪。还有一个就是,它的案件是正副卷宗都同时消失了,而且监控录影也坏了。居然要这个主审法官来自己发视频自保,这个比好莱坞大片、任何一个大片,想像力更丰富,还真的没有看到这么丰富的。

这个事情曝光以后,最高法院先是否认,后来又承认了,而且马上就开始自查,查的时候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主审法官给弄消失了,主审法官王林清就找不到了。然后又出了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

当然了,这里面其实反映的更多的很可能是高层的这种斗争,不过我相信查到最后不管怎么处理的话,都不会出现什么伸张正义的事情,就是说真的查到最后可能还是不了了之,当然可能会处理一些人,但是真正处理这些人,跟正义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没有。

目前的情况看来呢,可能对周强是不利的,因为这个案件丢收的副卷,它本来是不对外公开的,它记载的是一些法庭之外的、法律之外的一些黑箱操作,也就是说谁看到了这个副卷宗的话,他就看到了这个黑箱里面是怎么操作的。

现在当然我们不知道究竟是谁让它第一次消失的,但是我们可以知道,这个消失以后现在把它公布出来,对最高法院,主要是对周强是不利的。那么当初为什么会消失呢?很可能也是对某个人不利,我觉得是对周强不利,因为这里面有谈到有他批示。如果是周强自保的话,那就说明他已经遇到问题了,才需要把这个偷走。如果是别人做的事情的话,那么目标也是找周强的碴,或者是找最高法院的。2016年到现在,人事上没有重大变化,所以周强受的影响最大。

那么这件事情没有被封杀呢,崔永元这次说,说明法治前行,就是没有被禁声嘛。其实这个案子,从头到尾正好证明在中国没有法治。你想想看,最高法院的案卷消失了,就说这件事情没有办法用法律程式来调查解决了,因为最高法院最高了,你再不能往上了。既然只能用爆料方式,那只能说明没有法治,最高法院都没有,哪里还能有呢?

没有禁声呢正好说明它不是一个法治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禁声本来就不是最高法院的事情,是更高的许可权,或者是别的部门的许可权。最后还要政法委和纪委出面协调来调查。说明什么问题呢?其实政法委自己就是共产党干预政府的工具嘛,有政法委就说明中共没有法治。

这里不是说哪一方有理,我觉得很可能两方都没理。但是通过这个案子可以让大家看到,中共的“依法治国”究竟它的实质是什么?这是一个最好的教材。

主持人:我们的听众关于崔永元这个案件有好多好多问题,我给您总结一下,请您统一回复一下。第一个他说,崔永元说他自己的后台很硬,那您认为他的后台来自哪里?媒体说高层要抛弃周强,那高层何必用崔永元,直接抓周强就行了,何必绕个圈子?那么王清林是不是在这里面也不干净?

横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说了,就这个案子呢,双方都是有势力有后台的,要不然也不可能竞标一个上千亿的矿。至于说王清林,我个人现在不能说,但是中国最高法院的法官要能够真正清廉的话,恐怕在最高法院早就被淘汰出去了。因为中共是一个逆淘汰的机制,只要你还没有贪,大家都不会放过你;能够让大家跟你和平共处的一定是贪的。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他不是现在才上来当最高法院法官的,那是几年前的事情。

如果高层要做这件事情的话,这个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这很可能不是高层直接了当的,哪一个像习近平要什么周强,这个可能性不一定在,但是呢,可能有别的势力要整他,而这个别的势力可能不容易直接了当地用原来反腐的方式把他整下去,而必须要用另外的某种方式。就是说这个势力也很大,但是不见得就一定是习近平本人,因为再往上的话,其实政治局常委还有一大批人。

再一个,我觉得是天意。周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他曾经也做过,你像李旺阳死,我觉得就跟他有关。早期的时候,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他是共青团中央书记,他组织共青团和青年,做了很多很多迫害法轮功的事情,这种事情谁做的谁就要承担责任,而且这个责任的承担不见得是用同样的这个方式告诉大家,而是用其它的方式,就是说是要受惩罚的。

我觉得这个曝光的过程很可能就是刚才我讲的,让中共的法治曝光在全世界面前,所以这不一定是中共高层想要看到的结果。但是一旦这样做了,很可能就起到这样的作用。就是说社会上的很多事情不是人所想像的,也不是人可以操纵的事情,就是说有一个看不见的手,我们可以说是神,让这些事情出现。我是倾向于从这个角度来看。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个事情,就是说现在有一个北大教授郑也夫,他呼吁说中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他这个话一出震惊四方,特别是在舆论控制日益紧缩的今天,这样的声音能有管道发出来,而且郑教授目前我们所知也还平安,这可以说是非常不同寻常的,您是不是也会用这个天意来解释?

横河:对。首先我们讲,刚才讲的几件事情其实都是有相关的。就说2019年肯定不是一个太平的年,而且这几个事情都跟中共的本质、性质有直接的关系。郑也夫谈到几个观点,其实在我们海外,这么多年来我们都讲的其实是一种常识了;但是他人在国内,而且是体制内的,他能够公开讲出来,本身就具有意义。

我觉得他几个观点我可以再简单归纳一下。他直言说中共从来就没有过符合人民利益的政策,唯一的例外是40年前的改革,但是那个改革也只是回到1956年以前,或者是更早,更早的话我觉得就是1949年中共建政了。

我自己一直就认为文革是一个例外,就是为文革平反是个例外,所谓纠错。因为文革打击的是中共的体制,所以其它以前所有的政治运动才有一部分被纠错,是因为随着文革的纠错被纠错的,就是那一次。

而文革结束以后所有对民众的打压,包括89年的拉萨、89年的六四天安门屠杀,和99年迫害法轮功,至今没有一起纠错的,所以它其实从来就没有纠错的机制。实际上这种说法对中共的统治是全盘否定了,而这个是符合事实的。

还有一个他的观点,就是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观点,他认为从来就没有过政治体制改革,而且他非常不看好还在提倡政改的人,他把社会上还在呼吁政改的叫做弱智。这一点是很特殊的。

他认为中共几乎丧失了纠错的机制,我认为这是我们的看法,就是正常人的看法。其实是非对错在中共那里是反的,就说我们认为那是错的要纠正,它根本就不认为那是错的。既然不错,为什么要纠正呢?所以中共的整个体系跟人类的正常的思维是反的,它就是为了毁灭来的,对中共来说根本就不存在纠错的问题。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9-01-17 5: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