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政法委副书记李为死亡 当局封锁消息

臭名昭著的武汉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大纪元)

人气: 272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8日讯】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李为被确认于2017年9月前死亡,生前他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报导,有关机构惧怕李为死亡的消息曝光,使其恶行败露,一直严密封锁相关信息。

李为,原为宝丰街副主任,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迫害卖力,昇任硚口区政务中心主任多年;2015年,被调回硚口区任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直到2017年死亡,时年50多岁。

“政法委”是中共内部主管情报、治安、警卫、劳教、司法、检察等系统的机构,从中央到各省(自治区)、市、县共分四级。在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它成为主要指挥系统,实施迫害法轮功,还负责管理中央“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

在桥口区洗脑班实施迫害的罪行

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属硚口区委“610”办公室管辖,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私设黑牢。

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设在额头湾的硚口公安分局拘留所内。2001年中共耗资近百万,修建专门用于迫害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对外称“法教班”。

臭名昭著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明慧网)

2000年至2005年,李为是桥口区洗脑班实施迫害的主要负责人。仅在2001年迫害法轮功的顶峰时期,这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多人。很多被绑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李为指挥和直接实施的迫害,如暴晒、上铐吊铐、罚站、不让睡觉、罚款、不让家人见面等,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2000年底,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时,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洗脑班立即调来防暴警察,十辆警车载着40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冲进洗脑班,加上在场的20多名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当场就有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3人被打昏。

身为该洗脑班的头目李为曾叫嚣说:“进了学习班,谁不‘转化’(逼迫放弃修炼)就休想从我手里出去,除非死在里面。”

曾在此遭受过残酷迫害而后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黄曌、闸远清、蔡曦、陈荣耀、高爱华、蔡良国等,例如:

陈荣耀,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阮家台小区法轮功学员,2002年1月6日,被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警察绑架,被转到额头湾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后被转到硚口区公安分局看守所,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于2002年5月15日在医院含冤去世,时年65岁。

在桥口区洗脑班直接遭受李为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孙泽荣、黄玉梅、熊玉凤、闸远清、颜克俭、彭姓、蔡长珍、徐金荣等。

案例1:

2003年5月29日,熊玉凤被硚口区六角街派出所所长苏某、片警肖某、“610”主任等一伙人从家中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熊玉凤绝食抗议,时任洗脑班主任的李为主谋对她强行灌食,把她四肢分别铐在床架上,成大字形,一人坐在其上身,压住她的胸,另一人摁着其头,还有一个捏着鼻子,李为亲手撬她的牙齿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明慧网)

因熊玉凤不“转化”,李为又生一计,把她双手反背铐在洗脑班一楼窗户的防盗网上,脚尖挨地、悬吊着。手铐铐得很紧,压迫着神经,左手的手筋绷得断了一样,一动手,铐子就紧卡在肉里。她被吊了很长时间,例假来了,裤子被染红了,也不放下来,最后导致她的手失去知觉、失去了劳动能力。

案例2:

颜克俭,农业发展银行汉口支行信贷科长、武汉法轮功学员,2001年至2002年2月,被非法关押了11个月,期间多次惨遭中共人员的毒打,经医生诊断为脑外伤综合症;2002年8月,再次被绑架,被关进桥口区洗脑班。

在那里颜克俭感到恶心、反胃,近20天不能正常进食,在此情况下,李为、马志标等七八人每天按住他的四肢、揪住头发、捏着鼻子、用两根竹片强行撬口灌食,甚至还将他呕吐到地上的食物又弄起来重新往里灌。

同时,李为还指使几十人对他使用“攻心战”、“车轮战”、“疲劳战”,持续几天几夜不让其睡觉,并单独将其关进写满恶毒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标语的黑房,把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逼迫24小时反复不停地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结果还是没有让颜克俭屈服。

气急败坏的李为又强逼颜克俭长时间面壁而站,他站不住,李为就抓住他的头拼命往墙上撞,并对他拳打脚踢,即使他已遍体鳞伤、浑身抽搐、大小便失禁,李还是不罢手。

颜克俭仍不“转化”,李为等人在第二天又将已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颜克俭双手反绑,使他双膝跪地;在其膝盖磨破、血肉模糊,无法跪下之后,又将他的四肢呈“大”字形死死地捆绑在窗户上,接连吊了几天几夜;在其被吊得休克之后,马志标等人不但不将其放下,反而用牙签使劲往其膝盖的处伤口里捅,用竹枝往全身敏感部位来回骚扰,并用烟头贴近鼻孔熏。

据里面人员讲,当时颜克俭已被整成如同植物人一般。

更多的受害者:

法轮功学员孙泽荣,李为等人指使帮教(专门监管法轮功学员)轮番毒打她,致使其昏死过去,送医院抢救;抢救过来后,将她拉回洗脑班,又一轮毒打,导致她再次昏迷。当她再被送医院时,其肾脏已积水。他们把她扔下就跑了。

法轮功学员黄玉梅,其双手分别被铐在两张铁架子的高低床上,五天六夜之久,两侧铁床向两边拉得很开,犹如上“五马分尸”的刑法,致使其双手残废。

法轮功学员闸远清,2002年夏天,被绑架到洗脑班,当时在40度高温下,被关在屋里不让出来;2004年,又被劫持到该洗脑班。责任人正是李为。后来闸远清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蔡常珍被折磨得近双目失明,洗脑班不给治疗,故意延误治疗时间,直到她走路需人领路。

法轮功学员周明利,女,原籍湖南,近70岁,居住于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长寿社区,因修炼法轮功自2001年,曾七次被绑架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迫害,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遭受非人的折磨,最后被迫害致残。

李为任硚口区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时,于2016年10月25日到汉水街伙同该街副书记乐智敏,举行以平安建设为幌子的诋毁法轮功的宣传活动。

武汉地区迫害法轮功者厄运连连

朱腊香,女,64岁,2000年至2004年,在额头湾洗脑班任组长;2002年12月,被“610”评为所谓“先进工作者”。2011年年初,退休后被硚口区“610”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头目;至2015年底,直接参与了对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2018年新年前夕获悉,朱腊香的丈夫“中风”瘫痪。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从警察学校雇用了五六个毕业学生,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其中一个男生叫汤某某、女生姓名不详。

2018年新年前夕获悉,两人外出乘车时,遭遇车祸,女生死亡,汤某某已辞职,离开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彭巧娣,女,50岁,2011年月至2018年4月,任武汉市蔡甸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彭巧娣贪恋权势,为谋取职务晋升,不择手段,涉嫌行贿受贿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提起公诉。她也成为连续四位因贪腐问题落马的蔡甸区长。

多年来,蔡甸区官员为了晋升高位,不遗余力地利用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配合蔡甸区 “610”和蔡甸区国保犯罪。臭名昭著的洗脑班“玉笋山洗脑班”现在就设在蔡甸区,成为秘密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余早荣(迫害致死)、李艳霞、刘克维、袁运兰等。

章勇,男,47岁,武汉市武昌区中华路街雄楚楼社区主任,于2018年2月上旬,患癌症死亡。章勇在社区任职期间,如对辖区法轮功学员不断骚扰,派社区人员跟踪他们,派人到楼道涂抹或撕毁法轮功真相标语或粘贴,指使社区人员伙同“610”、派出所警察蹲守、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1-20 7: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