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旅

作者:张卉中
生命轨迹 老夫妇 夫妻

人的命是天定的,人走了只不过是转换了生命轨道,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pixabay)

  人气: 216
【字号】    
   标签: tags: , ,

舅舅和舅妈热心公益,豁达开朗,受人敬重。他们总是笑脸迎人,令人感到温馨。

舅舅出身书香门第,是医界翅楚,随和风趣,在世界各地开会参访之余,以画笔彩绘当地风情,留下了许多珍贵手绘纪录。舅妈出身名门望族,端庄貎美,气韵高雅,在医院当志工,并以撮合婚姻为乐,直到八十多岁膝盖开刀坐轮椅,依然每天去医院值班,热情不减。

有人因为内孙较少而感到遗憾时,舅舅说,在国内的就叫内孙,国外的叫外孙,令人莞尔,又富深意。是呀,珍惜身边的人,何必在意名分上的内和外呢。想起当年我的孩子,是外婆那个摸得着看得到的小外孙,他远比在国外的内孙更令外婆开心。舅舅的睿智幽默让人回味无穷。

舅妈勤俭朴实,总是穿着几十年不变的旧服饰。有一天,她身怀巨款去银行,在永康街过马路时,意外的被警察拦下,说她闯红灯,开了张罚单。舅妈掏出了旧钱包,倒出里面的铜板,慢条斯理的一个一个的数。警察看她那付穷酸像,算了,挥挥手让她走了。

其实舅舅和舅妈曾遭丧女之痛,女儿在产房里因血崩而逝。现场那么多至亲,包括她的父亲、叔叔、夫婿、弟弟们都是医生,竟然束手无策,挽回不了这个遗憾,令人深受打击。但是历经这段伤痛,舅舅和舅妈日后却又那么豁达,不仅仅因为他们将情感转移,如常的为社会奉献,相信他们对人生也有了进一步的体悟。

其实,人的命是天定的,而且人走了只不过是转换了生命轨道,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也可能是去了一个非常美妙的世界,也可能将来又回到人间以另一种关系相遇,再续前缘。

虽然孩子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其实,那个生命只不过是上天暂时托付的,父母子女的角色也只是一时的。当养育任务完成时,生命又还回去了,上天将再为他安排新的生命之旅。我们未曾真正拥有过他人的生命,然而,有多少人能看透此梦幻,不为其所苦?@*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都市工作的女儿和媳妇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种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尽管山明水秀,空气清新,独居的老人家却不打算过来同住,并说一年后你们若还留在山里,我再上去看看。
  • 健健说我是旧的妈妈,虽似无心,但这也很有可能。人过去多在世间转生不知多少回,他叫我像叫亲娘似的,或许不远之前的哪一世,我曾是他的妈妈。
  • 同学还谈了好多班上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事,感觉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连出去远足好像也沾不上边。好在同学上传了照片,同学的脸蛋和名字都很熟悉,否则不知怎么对自己交待这段几乎空白的岁月。
  • 姊妹情 姊妹
    大姊长我十二岁,二姊长我两岁。我跟大姊说,小时候你帮我们洗澡,好辛苦。她说,不会呀,把你们两个往那儿一摆,就像玩偶一样,很好玩。
  •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