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发扬台湾戏偶文化──徐建彰

徐建彰示范操偶的动作。 (湘宜/大纪元)

人气: 30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湘宜台湾云林报导)全台第一家布袋戏偶观光工厂─“偶的家”炎卿戏偶文创园区,位于云林县斗南镇,以丰富的内容带给游客最大的满足,举凡戏偶生旦净末丑角色的介绍、戏服制作到布袋戏演变的历史过程、东西方戏偶种类,都有实物的呈现,可说是布袋戏偶的博物馆。

偶的家”戏偶雕刻展示。(徐建彰提供)

以传承布袋戏文化为宗旨的园区,除了传统戏偶外还不定期的举办研习,安排国外偶戏的切磋与交流,尤其适合亲子同游,更是关心台湾民俗文化的人来到斗南必访之地。

国宝大师黄俊雄演活了云州大儒侠中的史艳文,而雕刻出史艳文戏偶的却是斗南戏偶师徐炎卿,在布袋戏鼎盛时期,全台许多的戏偶都是来自炎卿戏偶。早年,为了能在晚间更清楚的观看野台布袋戏演出,他精心开发了萤光偶,让台湾布袋戏走进最风光的时期。

随着霹雳布袋戏的盛行,炎卿师傅又研发了手掌关节会动的戏偶,能做出拔弓、射箭、撑伞等技术的特技偶。不幸的是徐炎卿因积劳成疾,在52岁那年英年早逝。如今则是由徐炎卿的两位公子分别以不同方式继承家业,长子徐俊文接下炎卿起家的班底,供应全台许多传统掌中剧团戏偶的需求;次子徐建彰则与母亲、姊姊一起经营“偶的家”并担任执行长一职。

徐建彰专注的雕刻戏偶。(徐建彰提供)

徐建彰说,从小他不喜欢读书,很早就跟在父亲身边学习刻偶,还记得他第一次拿笔画偶是国小二年级,拿刀雕刻是国中二年级,然后逐步学习相关技术;童年最大的喜悦就是帮忙夜市摆摊后拿到属于自己的零用钱。虽然当时是一边做一边流泪,如今则很感谢有父亲的严苛才有扎实的雕刻功夫。随时代改变,他并不满足传统经营方式,经常有创新的点子和构想,所以投入观光工厂就成了当然的发展。

年轻的他也曾叛逆的负气离家,只为了逃离父亲的管教,只为了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因此他摆过夜市,也经营过超商,就在外面兜了一大圈回来发现,他最最在行的还是戏偶,于是认命的接下这个家族企业。不忍心母亲及姊姊的坚持和辛苦,家人的期待成了他的使命,他开始发挥自己的才华与能力,只希望更有系统地将技术概念交到新人身上,同时认真培养第三代的接班人。

“偶的家”展示的珍藏板大型戏偶,是收藏家的艺术珍品。(徐建彰提供)

谦虚的他认为布袋戏文化的层次一直在往上爬,他则在不断的学习和研究,客户提出的要求让自己有机会不断研发、不断进步,他意识到必须以更新的技术突破传统,开发新作品,才能跟上时代的脚步。

一家人曾经走过辛酸的岁月,在投入心血大量生产新开发的600尊戏偶,在断了原本生产线后,全部资金也投注了,却没有预期的订单,最后只好查电话簿针对剧团挨家挨户的拜访,甚至从台北到屏东,跑遍百货公司、录影带业做直接行销。他们的努力终于被社会看见了,曾经拿到超商大笔订单,创了戏偶在超商成功的贩卖纪录。

公司目前有九个人力,他要求每个人都要多方面的学习,多年来磨练出的经营概念,灵活的行销方式和流程管理,让他在生产线的控管上能有效率的驾驭订单的消化量。

珍藏版大型戏偶,无论造型服饰都非常考究,成了收藏者的艺术品。(徐建彰提供)

一路走来他认为最大的瓶颈就是整个环境的改变,这种演变绝不是个人力量能扭转的,首先是外来市场的冲击,中国大陆及越南不断以低价戏偶向本土进攻,几乎让人无力招架。第二则是原创跟二创的竞争,花了一两年才研发出来的新商品,不到两个月就出现大陆制作同样的商品在全家上市,对他们造成严重打击。

他知道市场的变化与残酷,台湾要成为先驱者,更要快速的转向应变,扩大视野、积极行动才能有生机。除了原有掌中剧团的市场,徐建彰发现还有更大的潜力,则是广大民众参与文化的深度体验,这也是“偶的家”目前走的路线,唯有在传统产业不断曝光情形下,同时彰显文化的核心价值,提升产业的新的价值才是下一步要走的方向。

小朋友在“偶的家”,体验戏偶制作DIY。(徐建彰提供)
偶的家除了传统戏偶外还有泰国提线偶。(徐建彰提供)

他知道除了影音制作、剧情制作、声音制作外,还要掌握的是布袋戏原创与著作权,而且这是一个锐利的问题面,传统文化要维持下去需视整个产业链大家共存,并且要大量生产才有生路,我们希望能跳脱戏偶只是道具的框框,让这项民俗文化变得更多元、更年轻化。

早年不想读书不想传承父亲的事业,如今绕了一圈回来,开始想认真读书也在戏偶上思考突破与创新。到国外学习观摩回来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真正投入戏偶的深度内涵,有机会再进修与自己专业相关的知识,他选读了汉学,希望将布袋戏成为一门学术,要让台湾的戏偶与剧团文化能够有更大提升空间。

“偶的家”展示生、旦、净、末、丑、杂各个角色的服饰及头饰配件。(徐建彰提供)

徐建彰试图改变思维,将表演艺术升等到表演工艺,多次出国考察观摩;他看见世界很多地方都有高水平的收藏家,将不同文化资产当作宝贝、传家宝。他认为改变经营模式不光是为了眼前利益、品牌而已,如何传承文化才是大家要努力的目标。

徐建彰认为台湾布袋戏文化是需要目前全台近两千个剧团及2‚300万人的巩固、拥护,才能看见布袋戏文化的传承与延续。他深信每位收藏家都希望拥有独一无二的艺术品,这是机器电脑永远也刻不出来的,因为手工的东西是有温度的,因此才值得拥有与收藏。希望布袋戏文化不只是台湾的地方文化,更能在国际发光发亮!

──本文摘录自“斗南人文协会县政府社造计划资源调查”◇

责任编辑:韵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