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州:注定失败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本质上是精神鸦片,共产邪魔以人本主义为由用来引诱人类背离神佛走上自毁自灭的不归之路。 (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人气: 10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3日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的发表引起各阶层对共产主义的深入讨论。笔者想在这里谈谈自己的想法。现代不少西方年轻人痴迷共产主义,被其所谓的“物质极大丰富”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之说所迷惑。其实,共产主义是一个用花言巧语编造出来用以骗人的东西,是经不起实践的考验的。

责任虚无化注定共产主义必亡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指出, 人是善恶俱存的。人向善去恶,道德不断升华,是生命在人世间的真正目的和意义。而人的道德底线又往往是由人的责任感来界定的,这包括对自我、对他人的责任感。责任感的缺失会造成社会互信的流失,社会总体功能的退化。

那么为什么说共产主义实践是注定要失败的呢?因为共产主义实践无一例外的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并需要相应的大政府强权来统治的,长此以往,这必然导致对个体责任感的摧残,社会道德的败坏。随之而来的社会功能的退化也必然注定共产主义实践的失败。所以,共产主义实践注定要失败的根本原因恰恰在于共产主义与生俱来的反道德性。

众所周知,所有制是对产权关系的一个界定,是有关产权的规则。产权就是对生产资源(包括劳动力资源)的使用权和对相应产出的分配权。产权与社会责任是紧密相连的。产权关系的确立会带来相应的社会责任的具体化和明确化。

人人生而平等,因为神佛给了每个人同样的道德升华、重返天国的机会。天赋人权最根本的就是人向善去恶、道德升华的权力。信神的人都明白,人的道德升华是人与神之间非常个体化的体验。道德升华是不能由他人代替的,更不能通过他人强迫实现,这必定是个体自愿的选择,不懈努力的结晶;否则这只会是他人道德升华的成果。也就是说,被迫的行善终究不能算行善。因此,个体的向善去恶、道德升华,不但要以个体对社会责任感的方式来体现,也更需要社会对个体选择的尊重,对个体努力的尊重。这其中就包括对个体劳动成果的尊重,多劳多得是人间正常运作的理。

在正常的社会里,财产的拥有是对个体劳动成果尊重的具体体现,财产的拥有就是对产权的拥有,也就是对劳动成果的拥有。即使在把资产管理委托给职业管理者的情况下,财产的拥有者还是保留着监督权、罢免权以及最重要的决策权。也就是说,财产的拥有与产权的拥有是一致的,一体的,拥有财产的标志就是对产权的拥有。

然而,在公有制的社会里,财产的拥有者被剥夺了对产权的拥有权。财产名义上的拥有者(人民)无法实现产权的使用,而产权的实际行使者(共产党)又不是财产的拥有者,这二者在公有制下的分化隔离不可避免的造成了社会责任的虚无化。而责任感的缺失直接导致了社会互信的流失,和社会总体功能的退化。通常来说,政府权力越大,政府机构越庞大,个体的社会责任越不直接、也越不明确,也就越虚无化。虽然公有制给社会带来的这方面损害,在短时间内不一定显现,但假以时日,这个损害对社会总体上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总的来说,实施公有制的范围越广,社会责任越不直接,社会责任虚无化越严重,造成的危害也越大、越明显。大面积实施公有制后,通常不超过几个十年,危机就会呈现,社会、经济难以为继。当年中共农村改革首先搞的责任制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刘少奇最早在1962年为了因应大跃进时期发生的全国性大饥荒就推出了“三自一包”的农村经济政策,“三自”指自留地、自由市场及自负盈亏,“一包”即包产到户。这时离中共建政仅有十三年,而离中共大面积实施公有制还不到十年。

公有制导致社会经济运作成本剧增

总体来说,经济规则不同,人的经济行为就不同。相应的,资源的配置会不同,产出的分配形式也会不同,经济效益、发展速度也会不一样。

更具体的来说,因为公有制引起了产权规则的变化,给原本简单明了、很直观的社会经济关系带来了不必要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整个社会经济系统的行为也就不同了。

因为财产的拥有者与产权的行使者被公有制硬行分离,不但社会责任虚无化,社会经济运作也违背了多劳多得的经济原理,社会整体的劳动积极性受损,经济效益明显下降。因为管理人员并不需要对名义上的主人负责,又不是真正的财产拥有者,在分配劳动所得时,往往会偏爱与自己关系亲密的人。又比如,政府权力巨大,又没有来自名义上的主人的监督治衡,弄虚作假的空间很大,又人浮于事;喜欢钻营、投机取巧的人,因有利可图,纷纷加入共产党、加入政府,形成“苍蝇叮臭肉”的逆淘汰现象,恶性循环,贪污腐败、无作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常态。这些都毫无意外的极大的增加了社会经济运作的成本。

实际的公有制 = 共产党私有制

实际上,既然拥有财产的标志就是对产权的拥有。那么也可以说,谁真正掌握了资源的使用权和产出的分配权,谁也就真正拥有了产权,尤其是当名义上的拥有者不具有任何监督权、罢免权和决策权的时候。比如,在奴隶社会,奴隶就是没有任何产权的,他们既不能支配资源的使用,连人身自由都没有,当然也不能决定产出的分配。在公有制国家,人民虽然在名义上拥有一切,但他们也是既不能支配资源的使用(包括自身的劳作),也不能决定产出的分配。实际上,公有制和奴隶制是极为相似的。简而言之,实际意义上的公有制是不存在的,只是一个骗人的伎俩,实质上只是一个非法的私有制,即共产党私有制,一个巧取豪夺的骗局。人民早已沦落为公仆、奴隶,而所谓的“人民公仆”——共产党——才是真正的主人。

因违反人的本性,必然强权专制

如果劳动与所得脱节,实际产权结构就自然变得模糊,甚至于颠倒扭曲产权关系,违反了多劳多得的社会原理。当劳动与所得完全脱节时,任何名义上的所有制就是变相的奴隶制。而奴隶社会是只能用暴力来维持,而共产党还不得不在暴力之外,添加谎言来维持,所以共产党执政的国家都是大政府、集权体制,无一例外的将暴力和谎言作为唯一有效的维稳手段。其中一个必要的步骤就是用各种理由暴力镇压社会精英,愚化社会,使得“皇帝的新衣”可以招摇过市,也就是暴力与谎言相结合。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中共的反右运动,通过这个运动,中国有见识、有骨气的知识精英被一网打尽,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建政之后三十年间,各种政治运动层出不穷。然而,这样的社会系统要求庞大的秘密员警体系、繁杂的规章制度、严酷的各类惩罚,社会成本巨大,导致弊病丛生、恶性循环。最终,人民的利益被少数人的权力所牺牲。

* * *

现代人往往以为,选择什么为立国之本,选择什么为民族的前途,这些完全是人的意志可以支配的,可以随意想像的,是谓人本主义。但是,社会经济运作自有其内在的规律。任意扭曲规则,不但关系到人民的幸福,民族的兴衰,也关系着个人的生死存亡。

共产主义本质上是精神鸦片,共产邪魔以人本主义为由用来引诱人类背离神佛走上自毁自灭的不归之路。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1-23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