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软硬兼施 华为难题能否破局?

加拿大人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因走私毒品,1月14日于大连法院被判死刑。(加通社)

人气: 7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5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孟晚舟事件之后,华为一直没有离开过舆论关注的焦点,一方面是华为本身越来越多的把柄被外界抓住,比如说华为和伊朗及叙利亚的交易内幕被曝光,华为在波兰的主管被控间谍罪等等,因此多个西方国家就把华为排除在5G大门之外。

二是中共不惜一切代价施压加拿大,试图阻止引渡孟晚舟,最近又从人质外交升级到死刑威胁,把一审非死刑的加拿大公民直接改判成死刑。那么这种狠招到底能不能达到目的?是否会适得其反?面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任正非也不得不亲自出面公开喊话,为华为背书。

横河先生,我们想问一下,加拿大人谢伦伯格上诉被改判死刑,引起了轩然大波,国际上普遍认为这是中共恶意报复加拿大;但是中国人普遍认为贩毒判死刑很正常,您对这个问题持什么观点呢?

横河:首先,我想谈一下贩毒,贩毒我认为应该是用重刑,在所有刑法当中判的时候可以选最重的判,而且我本人也并不反对死刑,我也反对同样的罪行对外国人从轻处理,国内外的应该是一视同仁。

这个案子在我看来它并不是毒犯该不该判死刑的问题,我们先来看几个时间点,这个案子是2016年3月15日,大连中院对谢伦伯格的贩毒案进行公开审理的;2018年11月20日一审判决15年;2018年12月29日,辽宁高院把这个发回重审;到了2019年1月2日,大连检察院向中院送了一个补充起诉决定书,就是补充;1月14日中院重新判,判成死刑。

这个过程我们看到,当然我不来分析案情,因为那是律师的事情,就是案子怎么辩护、合不合理,那是另外一件事情,我不讲,我光讲刚才讲的时间点。我们看到第一次从公开审理到判决用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第二次重审从开庭到判决,当天完成,就是算上辽宁高院发回重审裁定书的话,也只有16天,两个星期多一点。

一审判了15年,到重审判死刑,这个时间点当中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从那以后,有13起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拘留,其中至少两起是公开对孟晚舟案的报复和施压,就是说这个重判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个时间点特别巧。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案情本身,是案情之外的,但跟案情有关,12月29日辽宁高院对上诉案进行审理的时候,检方说的话。检方说:“正在查证的线索显示,被告谢伦伯格极有可能参与了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在走私毒品犯罪过程中起重要作用。”。

这里用词要注意一下,他说是“线索显示,极有可能”,也就是说在12月29日的时候,检方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而后就直接判了死刑,这就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这是不是报复的问题。

我个人觉得什么问题呢?就是大连中院的判决,第一次是没有受到太多外力干扰的,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由于证据不足判得太重,这是当事人和律师认为的;还有一种是认为,220公斤的冰毒是应该判死刑的,15年太轻了。有人说15年太重,有人说15年太轻,无论哪一种说法,可以看到大连中院可能没有受到太多的干扰,可能受到唯一的干扰是外国人,就可以看到死刑是由于外部的因素重判的。在这里出面的是辽宁高院,当然背后是谁我们也不知道。

这个案子还有一个被忽略的细节,这个案子有两批冰毒,和谢伦伯格有关的是220公斤,还有一批是501公斤,这么大数量的冰毒基本上可以排除是在国外运入的可能性。我们知道现在冰毒的产量最高的是中国,毒贩是贩运冰毒。它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谁生产的?谁销售的?这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谁接收的?卖给谁?这么大的冰毒案,这两条似乎没有人出现。

为什么这么容易在中国可以买到7百多公斤冰毒?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按说起来,至少澳大利亚人,所谓澳大利亚人是接收这个冰毒的,卖给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毒贩的下线,你可以说你抓不到,或者你找不到;那么涉案的生产销售人员是在中国吧,为什么没有听说这个案有大批的生产和卖给毒贩的这些犯罪分子?至少有一批人要被判死刑吧,为什么没有听说?这个案子就有这么一个缺陷。这个我不去讨论案子本身,我从外部看到的就有这么些问题。

主持人:应该说是一个巨大的贩毒团伙,应该是一个团伙集体受审,这个人更应该留作一个活的口供,应该挖出更多的线索来才对。

横河:对,如果它到现在还没有这些线索的话,至少现在没有看到同案的那些那么大一批人,现在同案的是这个贩毒集团的,没有生产、销售那个集团的人的任何资讯。

主持人:那么中共这次这么高调的随意判决,明显的就是想给外界传达一个资讯,外界会怎么解读它这个资讯?外界解读到的资讯跟它想传达的会一样吗?

横河:首先说一下用死刑来施压。“多维”有一篇文章,当然有很多网民也有这样的文章和观点,试图说明这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判决,它花了很多篇幅来证明西方和中国对死刑的概念不同。但是我觉得“多维”文章这个论证可能就错了,因为它其中说到西方反对死刑是来自基督教的意识形态;而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杀人者死、以牙还牙、血债血偿,它是说这个区别。

我们今天不来讨论西方很多国家废除死刑的来源,但是我们可以知道它说的基督教意识形态可能不是废除死刑的原因。因为美国大家知道最有名的,到现在为止处死刑最多的、保留了死刑的是德克萨斯州,而德克萨斯州是基督教势力非常强大,而且政治上非常保守的一个州;倒是很多基督教势力薄弱,而自由派为主的那些州废除了死刑。

还有一个它的说法,其实“以眼还眼”和“以牙还牙”不是出自中国,是犹太习俗,和“打右脸给左脸”的说法同出自于《马太福音》,单独提出来是出自于《出埃及记》,是《圣经》里面的,不是中国古话。它最早出现在古代巴比伦法典,也叫“同态复仇”,这个是题外话。

中共的人质和死刑施压实际上能起到什么效果?首先对加拿大政府形成了压力,加拿大政府如果公开对这个压力屈服的话,它马上面临的是国内的舆论和压力。加拿大的民意怎么样呢?加拿大《环球邮报》汇编了一个读者回馈,其中有一个人提到,说这是个加拿大《瑞普·凡·温克尔》的故事,说加拿大人过去20年一直在睡觉,一觉醒来发现我们所知道的世界已经变了,而且并不都是变好了。

这里引述的这个是华盛顿·欧文的小说,小说题目就叫《瑞普·凡·温克尔》。它是纽约州的一个荷兰人的村庄,一个懒汉村民到山里面去看到一大堆人在那里,穿着古代服装、大胡子,他去跟他们一起打九柱球,后来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回村之后,20年已经过去了。他还错过了美国独立战争。这个就有点像中国人进山去看神仙下棋,回去一看几百年过去了,就那种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那种概念。

这时候加拿大就说是加拿大终于醒过来了,就说这个事情,加拿大很多人认为是唤醒,唤醒加拿大人。加拿大已经发布了旅行警告,同时当然中国也发布了赴加拿大的旅行警告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他已经讲话了,澳洲的代理外长也发表声明,美国国务院也表示说这个是属于政治动机。

这里要谈到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外交部发言人说:支持加拿大的国家,十个手指头就能数过来。就说是支持的人很少。其实这个是一个基本的是非对错的问题,不是说人多打群架。当然,我这里说的是非对错不是说这个人该不该判死刑,这个刚才已经讨论过了。因为它原来有一个判决,刚才分析过了,而是说该不该用死刑来作为一种要胁?这是一个重点。

那么这里关键问题是中共的国际信誉的问题。中共现在在国际上是面临困境。它的最大的困境其实并不是来自于某一个特定的案例,虽然它是由无数的案子所组成的,而形成的最大的困境是整体的信用危机。

这件事情它即使可以增加对孟晚舟案的这个压力,但是对中共整体形象绝对是负面的。这个明显的我认为会得不偿失,但是我又认为中共的这个得失观跟我们的不一样。所以有人认为它怎么会出这一招棋?就说如果这两者是连起来的,那么怎么会出这一招棋?那问题就是说它的得和失也许和我们的就不一样。

主持人:那么现在有听众在网上提问,有一部分您已经回答了,那我现在先把他的问题念一下,他说:“据他的辩护律师说,谢伦伯格直到现在都没有认罪却可以判死刑吗?另外,中国这样不加掩饰的做这种事情不怕国际社会的反对吗?”这个刚才您已经回答了。“那这样可以达到目的吗?”

横河:判死刑的话,如果证据确凿的话是可以的。这个倒是……,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死刑的国家一般都这样。我知道在美国德州是判死刑最多的,也有冤案,就是说个人不认罪,但是各种证据指向他,这个没有办法,只要有死刑在就会有冤案。这其实是反对死刑的一个理由,很重要的一个理由。

能不能达到?刚才正好我已经回答了,我个人觉得是达不到目的的。关键看它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孟晚舟的话,我觉得是达不到的。

主持人:好,那么华为讲到孟晚舟事件,其实虽然中共一直在否认说这次结果和华为孟晚舟相关,刚才您也讲了,“多维”说这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结果。但是大家肯定都会往这边去想的。那您觉得中共它有没有可能就用谢伦伯格去换取孟晚舟呢?

横河:就刚才讲到这个审判跟孟晚舟有没有关系,中共当然不会承认,但是大家要知道,中共本来就不在乎外界把这个死刑判决和孟晚舟的事件连系起来。事实上中共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外界把中国的司法看成是独立的,是不受政治影响的,这个案子和孟晚舟案子没有关系,它不希望外界这么看。它要的就是这个连系,要不然的话怎么能起到作用呢?

如果真的是一个独立的案子,大家都说这是一个单独的案子的话,那它就起不到一个施加压力的作用了。它的目的本来就是交换,你刚才说会不会换?它的目的本来就是交换。但是我想中共绝对不会来公开交换,中共是希望而且会努力的进行私下的交易。

你就知道在过去,中共跟西方国家打交道,很少有在台面上的交易的。台面上的交易都是给别人看的,真正的交易都在私下。就像以前关于人权问题,跟欧洲、跟美国都说,那时候大家绥靖政策嘛,它就说的很清楚,说人权你们可以谈,但是只能私下谈,不能公开谈。所以说就在面子上,它是希望双方都不说。

我觉得它留了这个死刑15天的上诉期,这个就是留着私下交易用的,或者一种是交易、还有一种是默契。这个所谓默契大概就是你放人、我也放人,大概是这个意思,甚至谈都不谈,也有这种可能性,就是想换,但是它最终也不会承认这是换。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华为最近是碰到很多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孟晚舟之后,波兰的高管王伟晶又被以间谍罪被捕。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王伟晶跟孟晚舟的待遇就非常的不同。王一出事呢,华为第一时间就切割了,说他是因为个人原因被波兰逮捕;但是对孟晚舟,华为如果去努力争取她的自由,这个很好理解,人家是大公主嘛。但是这个中共政府也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人要回来,这就让人有点有疑惑了。为什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横河:当然,我们看到和高调营救孟晚舟相比,中共当局它目前对王伟晶被捕的反应是比较低调的,而且预计我认为也不会升温到哪里去。原因我觉得可能有三个可能性,第一个就是刚才你讲的身份不同,因为孟晚舟她是华为公主、又是它的CFO,就是财务官,甚至有人说她是可能的接班人,这是值得华为跟中共当局为她出头的。

而王伟晶他只是一个曾经的低级外交官,他在外交官是低级的;到了华为以后呢,他也只是一个中层管理人员,当然有人称他是高管,在华沙总部里面他可能比较高,但是华沙只是华为在欧洲的两个总部之一,和伦敦的总部分工不同。伦敦的总部管的主要是原来西欧的这个概念,华沙总部只是管东欧和北欧等26个国家,而王伟晶只是一个公关或者销售总监,所以说他的级别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他太低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被指控的罪名不同。就是对于间谍,中共是从来就不承认的,不承认也就没有营救这一说。当然不排除可能会私下的去拖加压力,会去交涉,但是一般不大会公开高调的去这样说的。因为毕竟人在别人手里,那么有些证据就是,只要这个人在手里的话,他会拿出一些没有办法抵赖的证据来的。你像那个早期的金无怠,最近江苏国安厅的这个间谍季超群和他的上线徐延军,中共都没有高调营救,都没有可能达到孟晚舟这么高的程度,那还是国安的正规间谍。

孟晚舟被指控的罪名还不一样。就说作为间谍的话,中共一高调的话等于就承认间谍了,所以它不敢高调。而孟晚舟指控的罪名是金融欺诈,中共从来就不认为金融欺诈是个罪行,就像盗窃智慧财产权一样的,中共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你被我骗了是你自己不好,中共有这么一个概念,所以它可以去高调营救。这是指控的罪名不同。

第三个就比较重要了,就是后果不同。这两个案子有的时候还真的不能比较。孟晚舟她的身份和她所知道的东西,一旦被引渡以后,她可以证实很多被外界对华为的疑虑。华为的背后究竟是谁?华为究竟是一个私企、还是一个国企?它背后究竟是中共、还是中共的某个权力集团、或者是说哪一个具体的党政系统?它的股东究竟是谁?它的背景究竟是什么?华为在全球扩张之战略是怎么样的?它和军方情报机构、政府的关系究竟是什么?这些一旦孟晚舟被引渡以后,不仅对华为而且对中共的这个全球战略、尤其是华为参与的那些部分,都可能会泄露很多机密。

而这个王伟晶他只能证实中共利用了华为来进行间谍活动。还证实什么呢?他自己本人的间谍身份和他本人的间谍活动,他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多的资讯,因为像这种就是他是去搞情报的,就跟金无怠一样,金无怠实际上被抓以后根本就提供不出任何关于中共的间谍(情报),因为他只有他的上线和他传递情报的途径,也可能是同一个人,就接收命令和传递情报是同一个人,他除此以外不知道任何东西,而那个人(他的上线)在国内,他不可能提出来。

王伟晶可能是同样的情况。就是说除了案子本身以外,他说不出任何东西来,他只知道自己该知道的。王伟晶一旦被捕以后,跟他有关的线可以马上就切断的,当然也不排除可以得到更多的资讯啦。

也就是说孟晚舟一旦被引渡以后,她会暴露出金融欺诈这个指控她的罪名以外的很多高层机密;而王伟晶被捕,他的冲击力基本上限制在就是证实华为被中共用于间谍活动的这个怀疑。这样的话呢,王伟晶的案子对华为的全球扩张的伤害可能会比孟晚舟的案子更大;但是孟晚舟案子当中的案中案,对于中共某些人或者某些势力,或者中共本身的威胁可能更大。这两个案子是不太一样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听众又有问题了,听众是说:“任正非最近出面谈孟晚舟,向美国示弱,说自己和中共没关系。这算是出了一招吗?”

横河:对,任正非出现这个事情我觉得是无可奈何,因为别人本来就怀疑华为,而华为的老总出来说话的话,他并不是一个第三者,或者是能被人认为是公正的一个人,本来任正非本来就是怀疑之列,他本人就是作为人家怀疑华为的一个重要的人物,所以他自己这样说的话,用处可能不太大,起到的作用可能会很小。

主持人:那么这个任正非我们看到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高调的宣布说华为不会做中共的间谍,那问题是说,他同时又说自己拥护共产党。如果他说自己拥护共产党,但是如果共产党要求他提供客户的敏感资讯,他会拒绝!那这个说法本身就很矛盾啊!

横河:这个主要是说给别人听的,中国的企业,这句话倒真是,我倒是觉得它确实和企业老板是不是拥护中共关系不大。就是说你即使不拥护,中共的要求你都得服从,没有例外的。

外国企业都不敢说不,外国企业只要在中国有分部的、有工厂的、有公司的,他都不敢说不,何况是中国的企业?当然除非是你不想干了,你就直接打算企业垮台,或者你个人也不在乎坐牢,那是另外一回事。西方公司在中国运作,从来都是在中共的要求下把使用者的资讯交出去的,这也是当时谷歌退出中国大陆的原因。至于说现在谷歌放弃“不作恶”的原则,准备向中共磕头,那是另外一回事。不过中共接不接受谷歌?那还差得远呢!

扎克伯格,脸书,跑到北京去拼命的吸雾霾讨好,都没有用,人家到现在还是没让脸书进去。雅虎当时交师涛的材料出去,他是被人知道了的,因为是在判决书上写的,别人干的同样的事情不知道的多得去了。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中共的新的《情报法》它已经是法律了,你怎么能说中共从来没有要求呢?法律已经要求所有的组织和个人必须配合情报工作。那你拒绝,就是违法了,你怎么可能拒绝?所以说他这个话等于就是公然违法。

第三个,我认为任正非在玩文字游戏,他说: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要求任何公司必须要安装后门。其实法律没有那么具体的,它要求你配合就行了,什么时候要求你安后门,你什么时候就得安。而且有很多事情不是用安后门就能解决的,就是说不安后门它也能够监控,你这个系统本来就是监控系统,还要安什么后门呢?他就是前门走就可以了。至于说用什么方式配合,随时可以具体提出来的,因为只要有这个法律,你必须配合就够了。

任正非还说,华为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政府要华为提供不当资讯的任何要求。什么是“不当资讯”?中共只要说这个资讯是有关国家安全的,那就是正当的。所以说他的所有说法对于消除外界的疑虑毫无帮助。

主持人:听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孟晚舟被引渡之后,守口如瓶又会怎么样?”,有没有可能她什么都不说?

横河:什么都不说的话,那个金融欺诈罪是成立的,就是说这个倒不一定要自己说,因为她以前说过的话就是证据,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不太相信孟晚舟会守口如瓶,这个我不是很相信的。

主持人:就是她如果说了,她是可以交换到对自己的一些好处的是不是?

横河:对,可能会有一个,在美国就是可以换取一些从轻处理、从轻判决之类的,这个就很难说了,但是跟它指控的罪行没有任何关系。

主持人:就是她说不说,那个指控的罪行已经有确凿的证据了,都该怎么判就会怎么判的。

横河:对,这个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好,那我们还有时间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美国刚刚宣布了说调查华为涉嫌盗窃美国公司技术可能会起诉,那这个算不算是对中共报复加拿大的一个回应呢?

横河:现在还看不出来,因为美国,很多人可能不相信,美国人做事情确实是一板一眼的,该怎么样是怎么样,所以你说这两者没有关系的话,我还真能相信。这是美国,你要待久了你就知道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案子目前和美国对华为关注的两件事情关系都不大,哪两件事情呢?一个是华为违反对伊朗和北朝鲜的禁运,这是一个;另外一件事情是从它衍生出来的,就是为了违反禁运而设立的伪装的子公司转移资金,并且隐瞒,这个就涉嫌到金融欺诈,这是孟晚舟的案子。

这次美国司法部起诉的是一个老案子,就是说这个案子2014年发现华为试图偷窃T-Mobile的测试设备,2017年的时候T-Mobile已经赢了这个官司。当时判给它是480万美元,但是起诉它要求华为赔的是5亿美元,那相差太大。这次美国司法部是起诉这件事情,因为原来T-Mobile是原告,现在美国司法部要刑事起诉,罪名是盗窃商业机密。就这类的案子以后还会有。我觉得和中共报复加拿大的关系不大,因为相对来说这个案子要小很多。

但是中共的行为会使美国更加关注华为,有关华为的案子可能会比较优先处理。对于中共报复加拿大,我觉得美国可能的回应是加快引渡程式,而不是说用法律起诉另外一个案子。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9-01-25 1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