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意诗心】雪之花 悠悠天地看飞花

作者:章华路
王维《长江积雪图》

传王维《长江积雪图》(局部),火奴鲁鲁(檀香山)艺术馆藏。(公有领域)

  人气: 378
【字号】    
   标签: tags: ,

生自广寒云幔里,未访梅花,已是绝尘意。几度浮沉天与地,依然清韵长飘逸。

不知道天上的花是不是都纯净得透明,至少那在冬日从天上偶然飞落下来的冰雪之花是如此。她们是那样清净绝尘、晶莹剔透,以至在人间只有洁白无瑕的琼瑶美玉之花如“琼英”、“玉花”等等才能与其相仿佛。冰清玉洁连用,象征着纯洁的极致。

雪花独特之美,应该还有飘然潇洒。以天为家,以云为根,以风为友。并且,在悠悠的天地之旅中以舞为行,“玉蝶”般轻盈地“风前共做娑婆舞”,是能在空中飘飞旋舞的玉色花朵。

每一朵晶洁的雪花,都是由精巧别致的各式六角小冰晶相凝相簇而成,因此又被称作“六出花”、“六英”。而最能体现雪花奇特的,还是古人对她们的“剪水花”之称,说她们是用最纯净的天上之水剪出来的。唐人陆畅就曾在《惊雪》一诗中叹道,“天人宁许巧,剪水做花飞。” ——天上的仙人难道竟这样巧,能用水剪成飞着的花。

冰花,指水汽遇冷凝结的“花朵”,姿态曼妙,变化万千。(fotolia)

虽然生自一样的云天,或者刚刚还在一起共舞,而落下来的时候,同样纯洁潇洒的雪花却有了分别。那松针竹叶上的,显得高洁尊贵,而落到污泥里的,看起来却脏而低贱。有时,松竹上的雪,也会又落到污泥里,而且往往是由于一种人为。

但雪花一直是在天地之间沉浮,又何至于因松竹之尊而喜,以污泥之辱而悲呢?

其实,雪决不会变成泥,无论纯净怎样被玷污,那都只是在表面的“现象”一层,改变不了清者自清的内在本质。一些对雪的纯净视而不见,肆意践踏的人,却只是在显示自己眼的污浊与脚的肮脏,选择一个可悲的结果。

雪花和她的姊妹花——精致的冰凌花与洁白的霜花,包括宛如玉树银花的雾凇,都已超越于人间草木之花太多。

窗外开始飘起雪花,这是生平首见,兴奋极了。(pixabay)

她们常以美妙的“凝华”方式“开花”,从飘渺的气态直接凝为花样的固态,并发放出珍贵的能量;亦常在风吹日晒的苦中“凋谢”,去尽外层杂质,提纯精华,直接由固态化为气态,从地上回到天空,完成殊胜壮丽的“升华”。

人们早已把千姿百态的雪花形容为梨花、柳絮……《续拾遗记》中还提到“百花霜”,谓宋仁宗天圣年间,青州盛冬时,浓霜凝于屋瓦“皆成百花之状”。

也许最重要的正在于,她们不是某种具体的花,却能像任何一种花,如同那内涵无限丰富的“无”,可以生出各种“有”的“没有”。

“冬,终也,万物于是终也。”[1]“冬”字为“终”字的重要构成部分,显然带有终结的意味。然而在阴盛阳衰之极的“冬至”,已有一阳初生。终结,实在便是另一种开始。

“雪,洗也,洗除瘴疠虫蝗也。”“腊雪甘冷无毒,解一切毒。”[2]雪花在冬天来到这尘世,或许就是为了净化。终结污秽,开始净洁。

甚至雪还可以表示一种对于耻辱、冤恨等干干净净地清洗,所以有“雪恨”、“雪耻”、“昭雪”之说。

“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唯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总难忘明末散文大家张岱《湖心亭看雪》的这段文字,甚至连一些心里的喧嚣与噪音也被洗去了。在雪给予的这种纯净和静谧中,我们会对于广大的宇宙和微小的自己真正感悟到一些什么。

有时真想把雪后特有的清新称作是“雪香”,却又觉得并非一个“香”字可以“了得”。

王维《长江积雪图》
(传)王维《长江积雪图》(局部),美国夏威夷火奴鲁鲁(檀香山)艺术馆藏。(公有领域)

[1]汉 蔡邕《月令章句》。
[2]明 李时珍 《本草纲目》@*#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秋花筑小楼, 秋水净怀柔。 谈笑古今论, 逍遥天地游。
  • 为觅秋踪到远乡, 秋归何处野茫茫, 玲珑几树寒光里, 惟取冰花别样妆。
  • 戈壁有沟奇且秀, 蜜串晶珠,坠得虬藤瘦。 雪水流清清欲透, 坎儿古井年逾久。
  • 海样鸣沙月样泉, 旅驼古道绿杨边。 凡尘霭霭千年梦, 法像层层几世缘。
  • 万里晴空风雪霁, 湛蓝溶透万千重。 远山莽莽新妆秀, 深谷幽幽野径封。
  • 中华民族古来流传,说冬青是西王母的长生树。古井伴老冬青,这一幅图画宛然是梁鸿孟光这对人间仙侣的定影,贞节高洁留在历史中,给后人缅怀。
  • 枇杷花迎寒,素华冬馥,薛涛“情戒”给了生命新的篇章。情海失落的薛涛在成都浣花溪畔,闭门幽居枇杷丛里。她退尽漫烂还素华的后半生,就好像枇杷树负雪扬华(花),转入另一种心境。
  • 四野一片雪,净洁清凉界。 冽冽风起处,满地飞花屑。
  • 雪域惊天色丽莲, 冰心玉骨秀非凡。 弹风戏苦寒中炼, 揽月摘星梦里禅。
  • 天女御风献瑞彩,玉殿琼楼降瑶台。山披银甲长蛇舞,树着素妆梨花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