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来相会

作者:张卉中

然而不论谁是谁,一出生,就都身不由己的进入了一个由上天所交织的复杂关系网。( Gugganij/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389
【字号】    
   标签: tags: , ,

有位社交媒体朋友,多年收看我转传的大纪元媒体新闻,去年邀请出席社团餐会,我欣然赴约。进入餐馆,有人问我,是谁介绍的,当说出名字时,他吃惊地说,那就是我,那你是谁?

肯定地说,不论谁是谁,有缘来相会。缘聚的一桩桩往事,不由浮现。

大学毕业后,曾参加留学奖金面试,遇到另一位参试者,两人一见如故,却怎么硺磨,都想不出我们的背景有任何交集,肯定素未谋面,那么只可能是前世的缘分啰。几十年过去,他那张圆而可爱的面庞依然清晰地映在我的脑海中。缘分妙不可言。

在校当助教时,曾将未完善的信件投邮,依系主任指示,在邮筒旁等候邮差,取回信件。尽管有些迷糊,系主任一直善待我,在我留学回国前,她就主动推荐,帮我安排了教职。后来再次出国充电时,我们在异域重逢。回国后久未相见,有一天与系主任在路上巧遇,离别时,目送她走下地下道,特别伤感,没多久她就去世了。原来那次见面,冥冥中安排的就是我们此生的告别。一想起系主任,镜头就定格在她那离别时的神情,同时感受到彼此缘分甚深。

大学时,四个初中好友相约郊游。走在田埂上,忽然变天,闪电一道道打入两边的水田,令人心惊胆战,四人一路纵队没命地狂奔,在逃离险境的瞬间,爆发出劫后余生又叫又笑的狂喜。半个多世纪以来,由于散居海内外,三三两两偶而相聚,而逆境中那份生死与共的善缘仍绵延不绝。

小六时的导师曾在我交试卷时,以二十个巴掌教训我的粗心算错,那是爱之深责之切的反应,真不愧是校长在妈妈的请托下所安排的一位严师。大学毕业后,她想介绍表弟与我认识,由于当时抗拒传统媒妁之言,婉谢了导师的好意。在我出国成婚后,有次旅游路过一小镇,顺道拜访外子的同学,未料她的夫婿竟是导师的表弟。他的影像已模糊不清,恰似有缘又无缘的写照。

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读书时,曾去外州找二十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她的妹夫是外子的大学同学。回国后,我们很少联系。又过三十多年,小儿也去了俄大,而她已任职于俄大附近一个研究机构二十多年,对儿子一家照顾备至。她回台时都不忘来找我,我们住得很近,离小学时的老家又都只有几步之遥,一切都那么熟悉。仿佛回到半个多世纪前小学那个年代,那份缘既亲切温馨又自然而然。

善缘留给人美好的回忆。然而不论谁是谁,一出生,就都身不由己的进入了一个由上天所交织的复杂关系网,都得臣服于其中善、恶缘的牵引,演绎出无休止的悲欢离合。善缘结善果人之所好,然而恶缘也如影随行。人虽有宿命,不过上天也网开一面,让善良人有机会能够依循正法大道纯净自己,返回天上美好的生命原乡。守住善良,珍惜机缘。@*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曾搭机飞往日内瓦,邻座是位三十岁左右的陌生女孩。我们渐渐打开话匣,交流关于教育的一些看法,谈得很投机,聊了一个多钟头,欲罢不能。
  • 没想到相隔千里之遥,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两个人,竟含藏着如此深厚的缘分。
  • 文学是人类的文化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对于文明的益处自不需多言,而在电影《真爱收信中》(The Guernsey Literary and Potato Peel Pie Society),文学还进一步成了男女主角结下姻缘的媒介,本片剧本扎实,是一部相当具故事性浪漫爱情喜剧。
  • 一个女子在弗吉尼亚海滩玩皮划艇时,她看到水面上有一只鱼鹰,似乎需要帮助。西方版的“鹬蚌相争”故事,活生生在她眼前上演。
  • 等到玄宗皇帝行到渭水北边,只见姜皎在道旁架设帷帐,摆盛宴为他送行。玄宗皇帝很高兴地与姜皎道别。此后,便定下了君臣的缘分。后来,姜皎果然大富大贵。
  • “‘哪吒!醒醒,人家到了,在等你。’一个声音在叫我。”这是陈凤玲女士在2016年10月份做的梦,时至今日她仍然记忆犹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