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婴儿奶粉纷扰之势如何解?

澳洲尚可以解决婴儿奶粉的供应问题,但对几乎没有选择权的中国人来说,信任危机及安全奶粉的需求或是今后一段时间都无解的痛楚。 (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颂恩综合报导)与“婴儿奶粉”联系在一起的“代购”近年一直是澳洲的热门话题。上周,澳洲警方刚刚破获了一个专门盗窃婴儿配方奶粉的华人犯罪集团,令如何解决澳洲奶粉供应短缺及平息纷扰不堪的市场再次成为各界讨论的焦点。调配供应、规范市场尚易解决,但引发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却是令中国人感受切肤之痛的无解之题。

限制出口亦或增加供应?

买不到奶粉的澳洲母亲的投诉、超市内华人为抢购奶粉互相推搡的混乱场面,此类事件与场景已成为澳洲主流媒体近年来关注的焦点。

对于如何解决奶粉短缺问题,各界也多有讨论。

澳洲联邦参议员韩森(Pauline Hanson)日前表示,新加坡和其它一些国家已经禁止国际游客在当地购买产品转售海外。

她敦促澳洲政府将非正式出口的婴儿配方奶粉限制在每人两罐,以帮助缓解当地零售商店的产品短缺问题。

澳中代购协会会长Mathew McDougall 博士在该机构组织的野餐会上。(大纪元)

对于政府是否会对婴儿奶粉采取限制出口的问题,澳中代购协会会长(Australia China Daigou Association)麦克杜格尔(Dr Mathew McDougall )博士认为:“总体来说澳洲政府是支持出口贸易的。解决的方式是生产商与零售商以及中国社区共同合作,来保证零售范围外有可供应的库存。加之充分的管理,让代购和澳洲母亲们都容易买到他们所需的产品。”

澳中代购协会1月初向澳洲两大超市建议,为中国代购开辟专门的奶粉在线“代购登记注册”,这样代购无需前往超市跟澳洲父母争抢奶粉。

Woolworths上周表示正在考虑澳中代购协会的意见。但同时也表示,“我们不会考虑任何有损奶粉上架量的提议,也不会挤压澳洲家庭获取奶粉的空间。”

澳洲奶粉火了 澳人也火了

营销公司Access CN的董事王芃(Livia Wang)对九号台说:“你会感到很不可思议,每天最少有2万到3万个奶粉邮包从澳洲和新西兰 寄往中国。”

澳洲九号台近日曝光了一段发生在墨尔本东区博士山(Box Hill)的Woolworths超市里华人混抢奶粉的视频。视频中,大批华人聚集在奶粉货架前争抢婴儿配方奶粉,过程中还互相推搡,一些人甚至被推倒在地。Woolworths员工不得不把婴儿奶粉撤下货架放回仓库。

有超市发现,即使他们有每位顾客只能购买两罐的限购政策,但一些华人顾客购买了两罐后,将其放进商店外的包包中,又返回商店继续购买。

悉尼居民希尔(Janet Hill)和女儿看到好事围Woolworths超市外有一大堆顾客自备的购物车,一个又一个的华人顾客把刚买的两罐婴儿配方奶粉放到购物车后,转身又进入了超市。

“我们被(这个场面)惊呆了,在场的其他人也是。” 她对九号新闻网说,“尽管Woolworths的货架上用中英文标示着限购两罐,但是货架还是被彻底清空了。一旦货架空了,他们就一哄而散,各自拉着自己的购物车走了。”

另一位居住在布里斯本的母亲艾玛(Cindy Emma)在脸书上贴出来一段视频,并在下面留言说:“这就是每天早晨发生在Toowong区Coles超市的情景。每天都是相同的人群跑进超市,争先恐后地尽最大努力搬光奶粉,留下空空如也的货架,当我质疑他们的行为时,他们还嘲笑我,觉得很好笑。Coles,你打算怎么办呢?”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超市员工对澳广说,当超市员工试图阻止这种反复购买的行为时,他们遭到辱骂,有时甚至被人吐口水。

但超市却没有为这些遇到麻烦的员工提供帮助。

“作为一名员工,看到我工作的公司没有任何帮忙的举动,这让人很失望。我曾试图阻止一名已经进来三次的男子,他变得很生气、很凶,否认他已经进来过。(这种现象)需要停止,Woolworths和Coles需要做点什么。”这名员工说。

市场纷扰谁之过?

而对于代购来说,他们有不同的感受。麦克杜格尔对每日电讯报说,代购前去超市买奶粉感到遭人“中伤”,觉得自己像“罪犯”一样。

家住新州中央海岸的金女士两年前开始做代购,她说自己所住的区不是华人区,奶粉没有那么短缺。“如果超市的货架上剩两罐奶粉,我会只买一罐,留下一罐。”

在澳洲舆论指责代购扰乱市场之时,代购群体也觉得委屈。那到底谁应该来承担责任?

澳洲参议员日前敦促澳洲政府将非正式出口的婴儿配方奶粉限制在每人两罐,以帮助缓解当地零售商店的产品短缺问题。(Getty Images)

自从2008年中国曝光了大陆产三鹿毒奶粉导致六名婴儿死亡后,官方有报导说,毒奶粉已经导致了5.3万婴幼儿患肾病。《新纪元周刊》以数字推算受害幼儿可能超过600万,其中三鹿牌奶粉的严重受害者近200万。

虽然距离三鹿毒奶粉事件已十余年,但数百万家庭的受害者仍然饱受毒奶粉后遗症的折磨,受害者因维权被抓坐牢,而毒奶粉责任人却纷纷获得减刑。

三鹿奶粉事件对中国人来说无疑是一场道德的大地震,残酷的现实让中国消费者对陆产奶粉的信心彻底崩塌,无数中国家庭宁可花高价从国外购买奶粉。

对于澳洲来说,尚可以解决婴儿奶粉的供应问题,但对几乎没有选择权的中国人来说,对大多数仅有一个孩子的中国家庭来说,为保护下一代,代购就成了受家长欢迎的商业人群。与此同时,信任危机与对奶粉的需求或是今后一段时间内都无解的痛楚。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