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共非洲债务外交陷困境 面临失败

2018年6月23日,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中国工人站在标准轨距铁路(SGR)施工现场。(YASUYOSHI CHIBA/AFP/Getty Images)
人气: 355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评论说,在中共陷入非洲债务危机的时候,美国应该继续维持其在非洲的关键关系和利益。

文章说,中共非洲的经济影响力正因过度扩张而面临崩溃。在过去二十年里,中共在非洲参与了数十亿美元的项目和投资,主要集中在资源开采和基础设施建设上。然而,中共获得这种影响力是有代价的。中共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已经超出其能力范围,从而危及了其国内外的金融稳定。

2018年7月,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自2013年以来,中共国有企业在66个一带一路倡议国家里的1674个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中,有234个项目都在从劳动力到融资等方面陷入了困境。

此外,亚洲逐渐认识到中共经济影响力所带来的害处,对非洲也是参照。例如,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在2017年被中共没收。通过债务,中共最终占领了这个港口,但却遭到国际上的警惕和超过10亿美元的损失。结果,在那之后,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均宣布退出了中共在亚洲的一些项目。

非洲国家对中共的债务总额也在不断上升,如果在整个非洲发生多个类似汉班托塔港贷款违约和没收抵押的情况后会怎样? 这无疑将对中共在非洲的利益造成经济和政治上的破坏,但这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

中共在非洲大撒钱

1999年,中共制定了“走出去”战略,鼓励中共企业到海外投资。自2000年以来,中共在非洲的经济增长呈指数增长:中共从非洲的进口激增了二十倍,非洲现在得到了中共一半的援助,两者之间的贸易额超过了2000亿美元。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中共已经为45亿美元的埃塞俄比亚-吉布提铁路、6亿美元的吉布提多拉雷多用途港和32亿美元的蒙巴萨-内罗毕铁路等项目提供了大部分资金。虽然很难把中共在整个非洲大陆进行的数千个项目和投资拼凑计算到一起,但美国企业研究所估计,自2005年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的私人和公共中共贷款已超过2980亿美元。

中共不仅成为了较发达非洲国家的最终贷款人,取代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或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贷款和条款更为严格的贷款机构,还成为了更多得不到贷款的落后国家的第一贷款人。

中共投资非洲出现警告信号

但是,随着中共对非洲大陆的经济战略继续展开,最近的事态发展证明了人们的担忧是有道理的。首先,在中共与非洲领导人及个别精英之间的关系不断发展之外,还有广大非洲民众的焦虑和疏远感日益增长。

尽管中共官方反复宣传“China-Africa 的合作受到了非洲国家和人民的真诚欢迎”,但在过去几个月,肯尼亚和赞比亚爆发了反中共抗议活动。非洲民众开始指责中共的存在和经济扩张。

《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一位美国作家将中共在非洲的影响力描述为“野蛮的新殖民主义者”,并得出结论,非洲只有两个掠夺者: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者和中共。掠夺性贷款、土地掠夺和失业都因此大量出现。

其次,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中美贸易战持续不断的背景下,中共的金融投资变得风险更大、可持续性更差。尽管中共政府做出了乐观的预测,但中共的财政状况正变得捉襟见肘。

一些评论称,2008年,中共为了避免经济衰退,在国内项目上花费了超过5860亿美元,并在2015年注入了高达1万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撑不断下跌的国内股市,但中共官员对其内部财务状况守口如瓶,秘而不宣,几乎没有公开信息,或(信息)被掩埋在精心策划的政府报告之中。与此同时,中共却向非洲各国提供了数千个项目和数十亿美元的私人和公共贷款。

这些融资项目通常都遵循着秘密而严格的债务补偿准则,常常与高额利润担保或其它形式的抵押品相挂钩。当斯里兰卡在2017年违约时,它被迫交出了在汉班托特的港口,创造了一个新的掠夺性术语——一位印度分析人士所说的“债务陷阱外交”。

从事私募股权投资活动的埃及公司Qalaa Holdings董事长艾哈迈德‧海卡尔(Ahmed Heikal)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我认为中共政府没有意识到这种作法最终可能会导致何种未来。你可以这样做一次、两次、三次,但如果这已经开始成为一波为被迫偿还债务而交出抵押资产的浪潮,我认为这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反弹。”

第三,由于大举融资,中共目前在多个国家的债务中拥有相当大份额。例如:中共持有吉布提17.2亿美元国债的88% 。事实上,连接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的铁路花费了吉布提高达5亿美元的中共贷款。另外,赞比亚欠中共的债务达总债务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

更令人担忧的是,非洲债务的幽灵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 中共自己在国内或国际上欠下的债务数额尚不清楚,却同时在整个非洲大陆作出巨额投资的承诺,中共似乎忘记了其财政极限。中共在2017年向非洲联盟许诺了1亿美元的捐款,在2018年宣布了640亿美元作为更广泛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但这些投资或相关债务是否能被偿还都是未知数。

中共出口信用保险公司(China Export and Credit Insurance Corporation,简称 Sinosure)的王文说,该公司在合资企业上损失了十多亿美元。中共官员对该问题保持沉默。

随着中共的内债和外债到期,任何非洲债务国的拖欠或违约等小动作,都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席卷整个非洲大陆的违约洪水,最终使中共自己的财政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无法自拔。#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1-31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