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意诗心】蜡梅花 有韵如梅蜡亦香

作者:章华路

蜡梅的花相当别致精巧,寒冬还常凝缀着半透明的冻雪。(fotolila)

  人气: 263
【字号】    
   标签: tags: ,

那年,还是在北大读书的穷学生。为了看一眼“真正”的,而不是室内盆栽的梅花,曾特意在刚放寒假、新年前的一段时间,乘了廉价的硬座火车和夜船,到江南寻访以梅闻天下的地方。没想到始终无缘得见梅花,却与娇黄清香的蜡梅不期而遇。

听说那是因为江南梅花的花期一般要晚至2至4月,也就是过年后。而蜡梅花期是头年的11月到来年的3月。才知道,原来这寒山野水间,竟还有比梅花开得更早、更耐寒,且一样疏影横斜,淡秀闲雅的香花。蜡梅,真如古人所言,是百花里的“寒中绝品”。

蜡梅的花相当别致精巧,寒冬还常凝缀着半透明的冻雪。其中一种圆瓣的“磬口蜡梅”,从盛开至残谢一直半含,像极了佛寺铜磬。虽说只有一种黄色,即使不同品种的颜色变化,也只在这黄里再分深、淡、鲜、纯等,但那却并非一般的黄,而是确实黄亮宛若蜜蜡。欲透未透的,兼有冰的晶莹与玉的和润,很像那田黄石中珍贵的“冻”。

偏这蜡一样的黄花,香又极清远,有“一花香十里”之谓。若在室内,只在瓶中插上一枝,则香可盈室。以至那部世界最早的梅花专书——范成大《梅谱》中竟赞她“香怡过于梅”。并且那香味也十分似梅,仿佛天生即有同一种清韵。于是宋代又有词人说她是“菊分颜色,梅分风韵”。

宋徽宗赵佶《蜡梅山禽图》。(公有领域)

在植物学上,蜡梅其实与红梅、白梅、绿萼梅……不同,并不是梅花的一种。她是蜡梅科蜡梅属,而梅花为蔷薇科李属。从《梅谱》看,至少宋人已清楚蜡梅“本非梅类”。然而耐人寻味的是,直到今天,人们还是愿意对她以“梅”相称。

常常感到,蜡梅这两个字,真是道尽了她所特有的香与美,可这并不是她的原名。明人《学圃余疏》中说“考蜡梅本名黄梅”,直到北宋中期,才由一代文豪苏轼、黄庭坚二人“命为蜡梅”,由此盛于京师。但还是有人宁可“言腊时开,故名腊梅”。尽管其实“非也,为色正黄似蜡耳”。

也许在一些人看来,蜡毕竟太淡而无味了,所以才有“味同嚼蜡”一句成语。而位居十大传统名花之首的梅花却那样馨香,把这二者合在一起太无道理。但事实上在花那里,二者的精华已经融合,成为一个新的美丽的生命。美往往就在这看似无理,而实为突破与超越中出现。

蜡梅(KeepOpera/维基百科)

蜡梅原产于中国中部的秦岭、大巴山、武当山一带,现在湖北神农架的云山深处还有大片野生的原始蜡梅林。可是蜡梅对于气温并不十分挑剔,在这座北方的城市,只要稍加避风便能正常生长开花,只是花期比江南略晚,一般要到2-3月。城外西山卧佛寺就有百年老蜡梅和许多新株。其实又何止是在远处的西郊,在市内,和我们近在咫尺的一些公园,有心人都会发现翠竹丛旁或太湖石前蜡梅的花与香。

真觉得好花和好友一样可遇而不可求,相逢相知,似要有不少缘分在。@*#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维《长江积雪图》
    生自广寒云幔里,未访梅花,已是绝尘意。几度浮沉天与地,依然清韵长飘逸。
  • 秋花筑小楼, 秋水净怀柔。 谈笑古今论, 逍遥天地游。
  • 为觅秋踪到远乡, 秋归何处野茫茫, 玲珑几树寒光里, 惟取冰花别样妆。
  • 戈壁有沟奇且秀, 蜜串晶珠,坠得虬藤瘦。 雪水流清清欲透, 坎儿古井年逾久。
  • 海样鸣沙月样泉, 旅驼古道绿杨边。 凡尘霭霭千年梦, 法像层层几世缘。
  • 南方的冬天,霜降时,空气里充满了一种特别的草木气息。是寒霜落在树木、草叶上,氲湿了,又在朝阳照射、日头回暖里渐溶,霜气在冬日的天光里静静散发开来,轻柔、清冷,充满了深冬里的水寒气,还有熟透了、衰败了的草木气,田野里烧荒的烟气,遍布,无处不在。所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便是这样一种亘古的况味。
  • 旋开美若诗, 腊梅告春知。 花开春有意, 冰雪莫还痴。
  • 大觉先知告腊梅,行将冬去又春回。 迎风斗雪殷殷盼,振聩惊天炸一雷。
  • 三九四九天最寒,灿灿腊梅绽笑颜。任尔风狂大雪舞,绾香送福满人间。
  • 风常有信花常盼,日渐清明廿四番。 踏雪寻梅行远径,金钟何处奏春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