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意诗心】梅之花 高洁如雪香自清

作者:章华路

而梅花又另有超过冰雪的动人之处——那沁透一切的清香,且“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Fotolia)

  人气: 272
【字号】    
   标签: tags: ,

把那些蜂蝶们竞相追逐的热闹轻轻让出来,直退到“众芳摇落”的寂寞寒冷里,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尽风情” [1]。

梅花,便这样独自冲开冬的裂隙“先天下而春”,却毫无傲意,依然只是“浓淡由它冰雪中”。也许在一个高的境界里,傲,也是一种尘俗罢,梅之不俗,便包涵了她的不傲。

想来在冰雪中开放的梅花,或许本自冰魂雪魄,与清莹的冰雪一样至纯至洁。就连“故作小红桃杏色”的红梅,都“尚余孤瘦雪霜姿”[2];就连飘然飞落的残英,都是“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3]。于是才有了以“冻梅碎蕊”咏雪,以“剪雪裁冰”咏梅的诸多佳话。

而梅花又另有超过冰雪的动人之处——那沁透一切的清香,且“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4]。纵然黄昏里暮霭沉沉,淡雾中月迷津渡,我们也能“遥知不是雪”,为什么呢?就是“为有暗香来”[5]。便是零落成泥,碾压作尘,此香也依然“如故”。[6]

纯如雪而香于雪,因纯而香,这也许就是苏东坡所说的“梅格”。而“梅花香自苦寒来”,那珍贵的每一丝每一缕,都是从寒彻骨髓的苦中不断净化自己修炼出来的。

恶意封杀生命的“苦寒”,却反而成就了梅花—个纤尘无染且清香四溢的超凡境界。

图为清 董诰《月映梅花》,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梅花很早出自我们中国,汉初更有了重瓣梅花,至宋朝,梅花品种已多逾百种。自从推出《诗经》的春秋时期开始,至今三千年的沧桑变化中,人们爱梅之风一直不变。不止是“曾为梅花醉似泥”(陆游)、“梅妻鹤子”(林逋),甘为“梅痴”(张大千)的诗人画士……而且还有许多平常百姓,“无问智愚贤不肖”。

古人赏梅,注意其神、韵、格、品、姿、态、景等许多方面,后来才只以“古”、“曲”、“疏”、“欹”等等为高,以明朝诗人陈仁锡《潜确类书》中的“贵稀不贵繁,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合(含)不贵开”为“四贵”,并几成定式。

而我们最好能从这里走出来,因为绝不是非此就一定不美。

就像那首以三段泛音的方法颂扬梅花的古曲《梅花三弄》,在大家以为非中国的古琴、箫甚至更古老的埙不能奏出个中三昧时,西洋的钢琴却已成功地演绎了其深层的意境美。

真正的美并不拘泥于一格,如果一定要以某种人为的标准“绳天下之梅”,得到的可能只是些龚自珍《病梅馆记》笔下可怜的“病梅”了。

曾在一次梅花画展上,被一幅国画所触动。其所着力的画面主体并不是梅花,而是旧式窗櫺前斜斜地半掀半卷且有些残破的竹帘,淡淡地透着昏黄的月影与粉红的梅影,只在竹帘被掀起的下角探出一小枝虬劲而俏丽的梅花。

元 王冕《墨梅》(公共领域)

那韵致、那意味,就像在心底轻轻感叹:“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7]

很可惜,并非所有的地方都能亲睹这样的“不同”。

眼下,又是江南梅花“留连野水之烟,淡荡寒山之月”的好时候了。那流水空山、断桥孤馆、茅舍闲庭,和数不清的梅溪、梅坞、梅亭……哪儿没有令人神往的香雪如海或疏影筛月呢?更不要说那些素以梅闻天下的地方。

想到古时长安的范晔,能有江南好友在“折梅逢驿使”时,把梅花作为江南仅有的珍贵之物,千里迢迢的“聊赠一枝春”给他,而没有遭遇毫无操守的拦阻与破坏。不由感慨。好在人之珍爱,在心而不在形。天地间珍爱梅花品格的心,能够超越许许多多。

[1]宋 林逋《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2]宋 苏轼《红梅》。
[3]五代 李煜《清平乐.别来春半》
[4]唐 崔道融《梅花》。
[5]宋 王安石《梅》。
[6]宋 陆游《卜算子.驿外断桥边》
[7]宋 杜耒《寒夜》
[8]宋《太平御览》引南朝宋盛弘之《荆州记》。@*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维《长江积雪图》
    生自广寒云幔里,未访梅花,已是绝尘意。几度浮沉天与地,依然清韵长飘逸。
  • 秋花筑小楼, 秋水净怀柔。 谈笑古今论, 逍遥天地游。
  • 为觅秋踪到远乡, 秋归何处野茫茫, 玲珑几树寒光里, 惟取冰花别样妆。
  • 戈壁有沟奇且秀, 蜜串晶珠,坠得虬藤瘦。 雪水流清清欲透, 坎儿古井年逾久。
  • 海样鸣沙月样泉, 旅驼古道绿杨边。 凡尘霭霭千年梦, 法像层层几世缘。
  • 地僻孤光远,荒城秋夜凉。 长天如幕,霜风为伴,何处起清商。
  • 旋开美若诗, 腊梅告春知。 花开春有意, 冰雪莫还痴。
  • 凌寒冒雪降瑶台,冰清玉洁严冬开。香风幽幽送福至,天遣信使报春来!
  • 独向东君意满枝,嫣黄姹紫竞其时。 香飘漠漠声先远,势拔群群发未迟。
  • 夕的夜晚,外面传来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忙碌了一天,我虽早已劳累、困倦,仍坐在书桌前,执意守岁至子时。我想,在这2013年的最后一小时内,其实也是可以有多种选择的。比如,可以选择好好睡上一觉,还可以选择上网浏览、看电视或回复朋友的新年祝福短信等等。而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何不借着新旧年轮更迭的时刻,静静地回顾走过的匆匆岁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