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消费下沉”? 中共2019年如何拉动经济

近日,陆媒披露,中国在建住宅去化需要5年多,去库存成了开发商迫在眉睫的大事。北京除了普通楼盘加大打折降价外,高端项目也开始了各式各样的促销活动。(WANG ZHAO/AFP)

人气: 97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贯穿2018年的美中贸易战、国进民退和消费降级,绊倒了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2019年,中国经济靠什么拉动?中共的最新选择是“消费下沉”,试图将扩大内需的重担套在底层百姓头上。只是“消费下沉”,到底是拉经济,还是将韭菜割得连根都不剩?2019,中国人要过苦日子。

日前中共发改委会同工信部、民政部、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等十部委联合印发《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了促进汽车消费、补足城镇消费供给短板、促进农村消费、带动新品消费、满足高品质消费和优化消费市场环境六大类,共24条具体措施。

中共十部委出台这个促消费方案,背景是在美中贸易战的外部压力下,国内债务、股市、房市危机频现,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停滞,中共担心经济下滑致使政权崩溃,亟需找到刺激经济发展的新出路。

依据中共数据,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76.2%,比2017年提高18.6个百分点,已连续五年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随着世界各国对中共不公平贸易和盗窃技术等行径,日益警惕和抵制,中国的投资和出口前景愈发黯淡。扩大国内消费(内需),就成了中共所剩无几的经济发展选择之一。

中共拉经济新战略:“消费下沉

2019年,如何刺激消费、扩大内需?中共的选择是“消费下沉”。

尽管中共发改委1月29日介绍《实施方案》时,坚称“消费升级趋势依然强劲”,不过其促消费24条具体政策中,至少有14条是直接指向:农村和贫困地区、农业转移人口、老人、婴幼,以及更新换代(旧货更新)等方面。

而受这些政策影响最大的群体,就是占据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低收入阶层,也就是正在经历消费降级的人群。

陆媒第一财经称该《实施方案》的特色就是“消费下沉”。第一财经称“下沉”是近年经济领域的新词、热词;快手、抖音和今日头条的崛起,很大程度是因为渠道下沉,三四线城市和乡村地区用户占据主体;电商平台拼多多的成功,是得益于挖掘以乡村民众为主体的中低收入群体。民间和学术界更多地称之为“消费降级”。

尽管中共口头上一直否认“消费降级”,但其最新抛出的“消费24条”,其实就是所谓的“消费下沉”:连已经消费降级的中低收入的底层民众都不放过,通过各种行政手段、经济措施,刺激、诱使他们去消费。中共称之为“激发居民消费潜力”。

“汽车下乡”能成经济“火车头”?

中共发改委在当天的新闻会上称,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回落了1.2个百分点,其中汽车消费减速是主因,单汽车消费一项就造成了0.8个百分点增速的落差。

不过发改委表示,2018年中国每千人汽车保有量是170辆左右,距离美国的800辆,欧洲、日本的500~600辆,还有比较大的差距。发改委据此认为,汽车消费潜力比较大。

因此“消费24条”的第一大类政策,就是刺激汽车消费。

只是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28年来首次下滑,反映出经济形势正在恶化。而且国内不少城市的汽车市场已趋饱和,例如苏州、东莞、厦门等城市平均三人左右拥有一辆;同时北上广深等城市还有限牌的政策限制。种种因素制约了汽车消费的扩张。

于是中共的汽车“消费下沉”,瞄准了乡镇农村地区。

《实施方案》第一大类6条具体政策中,有4条是关于推进老旧汽车报废更新, “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放宽皮卡车进城”等方面,甚至明言“可对农村居民报废三轮汽车,购买 3.5 吨及以下货车或者 1.6 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给予适当补贴,带动农村汽车消费”。

中共提出“有序推进老旧汽车报废更新”,意味着可能会通过机动车管理、环保等各种行政手段,迫使预算紧张的中国车主们更新旧车。

至于“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意味着中共期望掀起“汽车下乡”的风潮,甚至指望用补贴这种经济诱饵,刺激乡村居民购买汽车。

补足消费短板?“开发”民工和老年市场

《实施方案》第二大类政策,是所谓“补足城镇消费供给短板,更好满足城镇化和老龄化需求”。

中共名义上“补足城镇消费供给短板”,实质是在中国主流阶层(城镇工薪阶层)消费力被高房价和高负债吞噬殆尽的背景下,准备开发之前被忽视的低收入市场,主要是尚未背负房贷重担的农业转移人口(民工)和老年人口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北京等地方政府驱逐农民工时,蔑称他们为“低端人口”,如今要利用底层民众拉动消费、带动房市,中共就改口称他们为“农业转移人口”。

中共的最新“消费下沉”战略,显然是将民工群体作为房地产市场(主要是租赁房)的一大接盘侠。

另外,补足消费短板中“提升养老服务供给水平”的要求,显示出中共准备将“养老”作为拉动消费的新马车。

可以预见在中共刺激消费的政策驱使下,中国养老产业将“红火”,养老收费或迎来高涨;而中国老年人群的老本(养老储蓄)已经成为中共“消费下沉”的目标,会被消费掉,为党“共克时艰”。

中国农村 是消费新“引擎”还是“韭菜根”?

《实施方案》第三大类政策,主要是全面开发农村市场。其实除了第四类“扩大优质产品和服务供给”没提及农村市场外,其它各大类政策都包含有支持开发乡村市场的内容。

市场对此解读为是新一轮家电下乡和农村消费热潮的信号,认为政府要开发农村市场,拉消费、稳增长。

只是经济寒冬中,连中国主流阶层都拉不动的消费,农村居民用什么来拉?

依据经济学理论,国民经济中拉动消费的主力是中产阶层,因为高收入阶层消费倾向于奢侈品、低收入阶层有心无力。

中国并没有明确的中产阶层,不过可以从收入阶层的划分来获知一二。

统计局今年1月21日称,其内部测算2017年中等收入群体人数超过4亿人(人口占比约30%)。这个“中等收入群体”,被解读为代指中国的中产阶层。统计局并未给出明确标准,仅表示,按照典型的三口之家来看,年收入在10万元到50万元之间。如果以此测算,中国中产的收入门槛至少是月收入2800元~4200元。

而按照统计局2017年的收入“五等分”分组,人口占比20%的“中等收入组” 月均1875元;由此粗略估算,2018年的“中等收入组” 月均应为2000元左右。

(大纪元制图)

这意味着,2018年,人口占比合计40%的“中等偏上收入组”和“高收入组”, 月均收入高于2000元。

分析以上统计局数据可知,按照收入划分,中国目前的中产阶层、或者中高收入阶层,月收入至少超过2800元,在全国人口中的占比,介于30%~40%之间;而低收入阶层,月均收入不足2000元,人口占比至少40%。

再看看农村居民。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元(月均1218元),仅为城镇居民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略多。也就是说,5.6亿的农村居民,绝大多数都属于人口占比40%的低收入阶层。事实上,从消费品零售额数据可知,2018年乡村消费力连城镇消费力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大纪元制图 数据来源:中共统计局)

中共今年推动消费增长的方案,不去指望消费主流的中产阶层(中高收入阶层),而是将提振内需的重担,下沉在包括乡村居民和民工在内的、中低收入的底层民众身上。

中共的“消费下沉”,固然从侧面反映出中国经济和消费形势的严峻,但也使得“消费24条”,不可能拉得动内需,而更可能是连草根阶层都不放过的“割韭菜”新花招。#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2-01 6: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