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十三五文件自曝基因研究是其产业政策

从基因编辑技术在人体试验的率先使用,到贺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中国的基因编辑技术越发备受关注和质疑。尽管国际社会一致批评贺的研究成果,中共也试图隐藏,但中共的文件显示,基因编辑是一个受到中共国家意志推动的研究领域。(Fotolia)

人气: 214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从基因编辑技术在人体试验的“率先使用”,到贺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中国基因编辑技术越发备受关注和质疑。

尽管国际社会一致批评贺的研究,中共也试图隐藏,但中共的文件显示,基因编辑是一个受到中共国家意志推动的研究领域。

从盛赞到指责 中共官媒对基因编辑异常反应令人质疑

贺建奎自2018年11月底宣布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出生后,中共喉舌第一时间加以盛赞,《人民日报》吹捧这是基因编辑领域的“历史性突破”。

而贺建奎本人早已是中共中央电视台(CCTV)的明星。2017年9月23日,CCTV为“喜迎中共十九大”制作的一个特别节目中,将贺建奎称为“世界基因界的新牛人”。摄影机跟着他去了许多不同的地方,包括他的实验室,他的公司,一家医院,甚至是足球场,将他描绘成一个令人敬畏,深受喜爱的科学明星。

但是,令中共和贺建奎感到意外的是,当基因编辑婴儿试验对外公布后,迎来的不是赞美之词,而是来自全球的谴责。批评指,从伦理上讲这是在“定制人类”;从技术上讲,多年后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可能会浮出表面。

在国际舆论谴责下,《人民日报》紧急删稿,CCTV也将2017年9月的节目从网站上拿掉。但是,从YouTube上仍可获得该节目的存档副本。

两大官媒的异常举动令人费解:中共政府对基因编辑研究到底持怎样的态度?

基因编辑被列入中共五年规划目标

中共国务院在2016年7月28日印发的一份文件中,充分披露了中共对发展基因编辑技术的大力支持。该文件是由国务院下发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及各直属机构。国务院在首页上强调各单位要“认真贯彻执行”。

国务院2016年7月下发的文件。(中共官网截图)

大纪元记者发现,在这份名为“‘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的文件中,中共至少五次提到基因编辑,并将其归类为“发展引领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要求相关部门要“重视基因编辑”。

在文件中的“专栏21”,基因编辑也被纳入“战略性前瞻性重大科学问题”之列。文件在此处再次强调要“加强部署基因编辑”。

中央社等媒指出,国家政策的支持,使得基因编辑从此在中国进入了到高速成长的“快车道”。

《华尔街日报》披露,在中共的基因产业政策的推动下,约束较少的中国科学家在全球率先将基因编辑技术用在了人体试验。《华日》发现,至少有86名晚期癌症患者的基因被编辑。

BBC报导称,2018年早些时候中共批准的使用基因编辑工具CRISPR-Cas9进行基因编辑的临床试验,共涉及300位患者。

《华日》根据收集的资料披露,已经进行的基因编辑试验从未被公布结果,也没有对受试者进行跟踪,这令海外科学家感到震惊。他们认为,由于基因编辑在多年后仍有可能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因此受试者应该被监测多年才合理。参与试验的吴式琇医生坦言,在一次试验中,21名患者中至少19人死亡。他否认死因与基因编辑有关,但却没有给出更多细节。

《华日》还披露,在一项基因编辑人体试验中,一名印度男子的癌症虽然有所改善,但却患上心脏病和脑中风;这名已故男子的家人说,中国医生们没有调查死亡原因。这令外界质疑,基因编辑可能引发其它病症。

在中国,申请进行基因编辑人体试验很容易。带领杭州市肿瘤医院的团队试验基因编辑工具的吴式琇医生可以在患者身上进行试验,这与全球同行业的做法大相径庭。吴所在医院的审核委员会只用了一个下午就签字同意他进行试验,无需经过国家级监管机构的批准,在不良反应报告方面要求也较少。

吴说,他曾试图发表他的研究,但一些西方学术期刊拒绝接受。他没有做出详细说明。

基因编辑试验的潜在后果

首先,从伦理上讲,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若不加控制,将会实现“定制人”。许多科学家和伦理学家担忧,这样随心所欲地“创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诞生而来的生命,将变成人造生命。从而带来伦理危机。

其次,从技术上讲,基因编辑技术能否有效帮助人类摆脱疾病,目前尚存很大争议。

BBC报导说,改变一个人基因后的长期影响目前还是未知数。比如,预料外的变化可能导致细胞癌变,如果患者身体对插入的基因有反应,可能触发免疫反应。

修改基因,操作过程中很可能出现“脱靶效应”,误伤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变、基因缺失、染色体异位等后果。中国科学院生物与化学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椰林此前对BBC表示,基因编辑CRISPR技术脱靶效应很明显,“除了目标基因外,还很可能导致其它基因损伤。这种副作用在动物身上经常发生,概率非常高,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事情。”

此外,基因并不是独立存在,还会不断和其它基因互动。修改一个基因,可能影响其它基因的运作,甚至改变细胞的整体行为,对人的器官和系统都产生严重影响。基因改造所导致的不良后果,如同是一颗长期潜伏在体内的炸弹。

如果是人类的胚胎基因被修改,胚胎的任何变化都可能遗传给后代,这意味着,哪怕是一小点改动都可能会带来深远影响。

美国科学家警告说,多年后意想不到的后果可能会浮出表面,并强调需要对患者进行长期跟进。

中共政府否认资助基因编辑婴儿项目 引外界质疑

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试验激起全球学术界的批评后,中共政府开始否认提供过资金支持。

贺建奎承认,基因编辑婴儿的结果是不小心公布的,“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

据英文大纪元报导,贺建奎工作的南方科技大学很快就切断了与他的关系。该大学表示,贺自2018年2月以来一直处于停薪留职状态;他的研究是在校园外进行的;该大学和他所在的部门说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项目。

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出生的深圳和美妇女儿童医院也否认参与了贺的实验。

然而,针对这些机构突然表示不知情或未参与,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表示高度怀疑。

中国问题评论人士文昭在他的YouTube节目中表示,根据贺建奎提交给中国临床试验登记处的材料,贺建奎获得深圳和美妇女儿童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进行实验的日期是2017年3月7日,而那个时候,贺仍然在南方科技大学工作。

在几个中国网站上可以看到贺的《伦理评价申请表》扫描件,显示了深圳和美妇女儿童医院的官方印章以及七名伦理委员会成员的签名。审查的结论是,“该实验符合道德标准,获得该委员会的许可。”

贺建奎提交给中国临床试验登记处的材料显示,他的项目由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资助。但该委员会否认资助了贺的项目。

文昭对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的否认深表怀疑,他说,除非贺建奎能在家打印现金,否则他没有办法在没有外界资助的情况下开展这么庞大的项目。

前上海某大学的理学教授草祭分析说,基因编辑的婴儿项目是由高层中共领导人推动、委托南方科技大学,并由贺建奎的团队执行。

草祭认为,贺的项目涉及数亿元人民币。如此庞大的资金不能简单地拨给一名副教授,该项目一定是已经得到高层政府部门的支持。

草祭还发现,贺建奎是一位精英生物学家,他通过“千人计划”从美国被招募回南方科技大学。入选“千人计划”的科学家的薪水和研究经费水平远远高于国内其他科研人员。因此,如果没有高层当局的支持,贺不可能从该大学获得长期无薪假期来进行他的基因编辑项目。而且科技部有专项经费可支持这类不能公开的研究项目。

草祭表示,贺建奎的实验涉及从200多人中筛选出来的数十名候选人。最终参加实际实验的每对夫妇都可以从南方科技大学获得28万元人民币(40,630美元)的补偿。

草祭认为,在诸如中国这样严密控制的社会,如果没有国家高层支持,上述所有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草祭认为,贺的问题是“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这才是他要面对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烦”。

曾任中共军队主任医师和前哈佛医学院心血管研究员,现任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主席的汪志远先生说,基因编辑婴儿试验在中国进行并不让他感到惊讶。

汪志远说,在共产主义治下的中国,人类生命的尊严得不到尊重,而医学伦理却被无情践踏。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贺建奎的团队告诉参与实验的父母,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他们将“处理”“有毛病”的婴儿。#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1-05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